唯愛與瑰夏不可負 作品

第762章 天庭之墜

    

一種鮮為人知的用途,就是用來包裹、儲存妖丹。”杜祐謙張了張嘴,正要辯解,卻瞥見豐曉依嘴角那一抹笑意。想了想,他改口道:“師尊真是神通廣大,徒兒什麼都瞞不過師尊。”“嗬嗬,為師既然動了收徒之念,又怎麼可能不調查清楚呢。兩個月前,為師便派了數人,分別去調查你在凡間的言行舉止、調查你被軟禁那四年裡的一舉一動、以及脫困之後,在那煞池的所作所為。”杜祐謙低頭道:“想必師尊對徒兒還是很滿意的。”“嗬嗬,”豐曉...第762章天庭之墜

天庭的墜落,並非毫無預兆。

那一天,天上地下,所有的生靈都沒來由地覺得惶惶不安。

小村裡,公雞慌亂地撲稜翅膀,咯咯咯地叫個不停。

平時溫順的犬子像發了瘋一樣,對著主人狂吠、齜牙。

漁民們又驚又喜地發現,在溪流、湖泊、江河的水麵上,浮現著密密麻麻的魚,無數的鱗片反射著陽光,美麗而壯觀。

老鼠離開了地洞,蚊蟲狂亂地飛舞,森林裡的動物逃難似的拖家帶口離開……

它們其實也不知道該去哪裡,隻是本能地慌亂逃竄。

不光是動物,普通人也能感受到那種喘不過氣來的壓抑。

農民無心農活,城裡人憂心忡忡地看著天空。木匠心不在焉地割到手,藥店的夥計神不守舍地抓錯了藥……

沒人能說出,究竟哪裡不對,畢竟,太陽照常升起,天也沒有塌下來。

但他們就是能本能地感覺到,好像就要大難臨頭了。

天庭裡,早已亂做一鍋粥。

幾個時辰之前,終於有真仙預感到了天庭即將墜落這個無可挽回的事實。

他們也終於發現了不對勁,但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或者也可以說完了。

生活在天庭的珍禽異獸都焦躁不安,難以安撫。

天兵天將也拋下了職守,惶惶然如喪家之犬。

天官長大塚宰等官員,十大殿的殿主、副殿主,都求見天帝,想確定這個預感的真實性。

玉帝戴著黑色帝王冕,垂旒也無法遮擋他銳利的目光,“不用懷疑了,吾已經看到了天庭墜落的場景,就在不遠的未來。三千世界,都將絕天地通,吾等隻能儘快回到仙界,失去對下界的掌控。”

宙光殿的殿主清淨離溟上仙失聲驚叫:“為何會這樣!為何我們會失去對人間界的掌控,難道有強敵對我們發動了攻擊?”

天帝威嚴的眸子從垂旒後掃過他,“吾說的,是在一段時間內,三千世界的天庭大多都將墜落,至高天庭將失去對所有下界的掌控。”

神識激烈地碰撞,真仙們飛快地交流著意見。

在這些真仙和神仙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天帝再次開口:“有那麼多化神、步虛修士被暗算至死,戰爭早已開始。區別隻是,以前吾等不知敵人是誰,而這一次之後,敵人肯定再也無法繼續隱藏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有人失魂落魄地問。

“等。等到那個無可挽回時間的到來,吾等被世界排斥,藉助排斥之力立刻返回仙界。有人想早點返回的亦可,不過隻能憑自己的力量橫渡虛空回去了,因為至高天庭與吾等已經斷去了聯絡,通道已經斷開。”

立刻有人去驗證,很快就臉如死灰地告訴大家:“通道確實斷開了。我能感覺到,至高天庭在遠離我們,而人間界在開始排斥我們。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我們天庭明明是人間界的真正主宰。”

高坐於玉座上的天帝輕輕嘆息:“今後……就不是了。”

杜祐謙以馬甲號站得遠遠地,旁觀百官們像菜市場的大媽一樣吵來吵去。

這其中,其實有不少人的洞府,會在三萬年後被他光顧。

也有一些,會在未來的幾千年、一萬年,與他歷次的轉世身有著交集,或為敵,或為友,或一起宴飲達旦,或一起對抗妖族。

為了獲得天庭墜落的第一手資料,杜祐謙在數十年前,冒險運作,混了一個天庭神職,成了一個七品小官,潛入了天庭。

所以今日他能親臨現場,親自觀察感受天庭墜落時的每一個細節。

看著眼前的一幕幕,他覺得很滑稽。

又有些悲哀。

隨之而湧上來的感覺,是驚悚。

天庭有這麼多真仙呢,為何沒有一個預感到天庭的墜落呢?

是誰,混淆了天機,矇蔽了他們的預知。

杜祐謙再次將目光隱蔽地投向天帝。

他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位天帝,並非當初在宙光碎片中冊封自己的那一位。

感覺……似乎比那一位弱了太多,太多。

那一位雖然早已隕落,在宙光碎片中的念頭還可以與自己交流,還能冊封自己,甚至還能預測到天庭墜落之後的事。

而這一位,卻是直到天庭墜落前幾個時辰,纔有所預感。

並不是說這一位不強。

而是,行百裡者,半九十。

這一位已經領先其他的八階真仙太多太多,但是宙光碎片裡的那一位,很可能已經十分接近九階了。

他們之間的差距,看似不大,但想要彌補這點差距,恐怕不是幾萬年的時光就能做到的。

天帝威嚴地說:“諸位道友,各位已授仙職的愛卿,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天庭一旦墜落,吾等就會被迫飛昇。將來再回到這個世界,也是不知幾萬年後了。各位可以去整理一下個人物品,能帶的帶走,不能帶、不願帶的,就留下來。還有,若有想帶去仙界的親朋、後裔,這次也可一併帶上。十大殿有成仙之資的小輩,能帶都儘量帶上。今後,成仙會越來越困難,而成仙後想要飛昇至仙界,沒有吾的指引,成功的希望也會很渺茫,十之**,會迷失在星空裡。”

於是真仙和神仙們都趕緊散去,各自做著準備。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天庭的墜落,開始了。

並沒有劇烈的震動。

但是仙人們腳下那堅玉打造的天庭地基,開始變得透明,虛化。

富麗堂皇的宮殿,雖然因為自身的材質堅固,以及在陣法的保護下,沒有分崩離析,但隻要天庭地基消失,它們也不可避免地會掉下去。

那些珍禽異獸已經開始沒頭沒腦地亂飛亂躥,不時就有一隻“嗖”地掉落下去、

包括神龍在內的神獸們並沒有露出恐慌之態,但它們的身影越來越淡,這本就隻是至高天庭裡豢養神獸的投影,此時至高天庭與此地的聯絡幾乎被完全切斷,投影也無法再維持了。

天帝悠悠嘆道:“愛卿們,等會宮殿開始墜落時,你們都施法讓其減速,減少地麵凡人損傷。”

“遵旨!”寥落的聲音響起。解釋。這是在替自己培養一柄無比鋒利的神劍,有什麼不耐煩的。“為什麼你們交手數百招,一直都不動用勝負手?”杜祐謙笑道:“盈不可久。勝負手威力巨大,消耗也是巨大,破綻同樣巨大。勝負手,是誰勝?誰負?你在有把握的時候放出勝負手,自然是能一擊得勝。可若是在沒有把握的時候,放出勝負手,那就是加速自己的敗亡。我與那柳赤心的實力差距不大,底牌也差距不大,按理說我就算能拿下他,自己也要付出相當慘烈的代價。可你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