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非芽 作品

第2882章 不要緊張

    

那麼嗆。特別是想到這是外孫女婿孝敬自己的,他抽起來簡直覺得不要太美。一家三口很是安寧,結果就被宋喜雲給一驚一乍給打斷了。一聽到宋喜雲的聲音,薑筱的好心情就跌了下去。老薑家的人不可能永遠不回來,她就知道,該來的沖突還是會來。“喜雲啊,咋了?”葛六桃見她風風火火沖進來,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宋喜雲瞪大眼睛看著他們,不敢置信地道:“二嬸,你還好意思問我咋了?我倒想問問你們,這是咋回事!”她說著,指著兩家中間...就連孟朝軍都忍不住嘴角一扯。

他?溫柔?

這是想要笑死人啊。

江筱是早已經有心理準備,知道崔將軍會來,不過她沒有想到崔將軍早就已經過來了。

對於他來說,現在來療養院一定還真的是有點兒早。

“崔將軍,我來啦!”

江筱這麼一句話,讓孟朝軍也不由得一愣。不 江筱與崔將軍說話的語氣也顯得太過放鬆隨意了吧?

什麼叫我來啦?

但是,他很快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崔將軍哼了一聲,“我不喊你你會來?我說小炮仗,你這樣可是不對的,自家的男人還有一輩子時間好陪呢,有什麼好天天膩歪在一起的?”

小炮仗?

孟昔年看了江筱一眼,挑了挑眉。

看來他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啊。

看來,一夜的時間,江筱都沒能把她這兩個月做的事情給講完啊。

看來隻能今天晚上繼續了。

“怎麼說話的?”崔夫人輕拍了崔將軍一下,站了起來,對他們點了點頭說道:“歡迎二位,快請坐吧。”

孟朝軍和孟昔年在沙發上坐下,崔將軍的眼神就朝孟昔年掃了過來。

“孟昔年。”

“到!”孟昔年反射性地就要騰地站起來敬禮,江筱拉住了他。

“別緊張別緊張。”

別有什麼特別突兀的動作,小心嚇到了崔夫人啊。

孟昔年這纔想了起來。

沒錯,他差點兒忘記了。

他趕緊又坐下了。

崔夫人卻笑了笑道:“小薑你也不要緊張,我真的好多了。”

崔將軍打量著孟昔年。

他對著孟昔年的時候完全不像是剛才與江筱說話的樣子。

孟昔年第一次發現有人跟他這一點很相似。

他在麵對江筱的時候,也跟在別人麵前時完全不一樣。

現在崔將軍就是這樣。

他就坐著那裡,但是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讓孟昔年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

這也是真正上過戰場的人。

也是曾經為了這個國家而拚命的人。

他的身上有鐵血,有氣魄,有軍魂。

這也是孟昔年打從心裡尊敬的人。

他坐得筆直,在崔將軍銳利明察的眼神之下也沒有半分畏懼和退縮。

崔將軍看著他,也沒有急著說話。

有很多人在他這樣的眼神下會敗下陣來,被他看著多少會有些坐立難安。但是孟昔年沒有,從頭到尾他很鎮定,神情不變,目光也很沉穩。

這是在他的前沒有任何心虛。

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人不錯。

“這次去了u國,有什麼感想?”

崔將軍終於開口,坐在孟昔年身邊的孟朝軍都暗暗地鬆了口氣。崔將軍雖然不是看他,但是他都覺得心有些緊繃,在這樣一位老將軍麵前,他覺得威壓太大了。

孟昔年道:“我輩需更強,保衛國家的安寧和平,沒有什麼比和平更重要的。”

他看到了戰爭下的慘烈。

戰爭中,受苦的是百姓,老人,孩子,女人,每天都在死亡的陰影籠罩之下。

有時候他在想,如果他家媳婦兒活在那樣的環境下會怎麼樣?

但是單單是這麼想都讓他覺得心裡十分痛苦。她也實在是長得漂亮,又上個教書的,跟一般的村姑還是有些區別,所以,那些來買茶的客人還挺樂意被她招呼的,有幾次胡喜兵這個主人都插不上嘴。餘春雨還真的幫他做成了好幾單生意,總共加起來也賺了有十幾塊錢。正是因為這樣,她更加樂此不疲了。因為她經常在這裡,又一直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左鄰右舍還真的已經當他們是在處物件了。“沒什麼,一個朋友。”胡喜兵知道她與薑筱之間不對付,根本不敢直說是薑筱。“什麼朋友啊,明明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