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個錘子 作品

5401章 聯手擊殺

    

個加起來的本金,也不過才四萬。這次可真是賺大發了。”“周昱,崔柳,你們兩個各取三萬。紫陌,靜雨,你們兩個各取七萬,朱兄你的本金稍多一點。取八萬。另外朱兄幫個忙,從中取出三萬送給楊風執事。今天多虧了他主動出麵,否則怕是沒法活著回來了。”陸小天大致安排了一下道。“這,這怎麼能成,除去前兩款我們的押注,後麵是借給陸兄的,怎麼能收取如此多的好處。”郭靜雨連忙道。“是啊,這些都是陸兄連戰數場辛苦得來的,今天...禍起於蕭墻之內,此時崆天寂的實力正常情況下已然無法與陸小天,艷姬兩個相提並論。

對方之前遭到崆戎壓製太嚴重了,現在不復從前。

不過自崆戎老怪內部發難,造成的威脅卻並不在陸小天等人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原本集陸小天,艷姬四人之力全力對抗崆戎老怪幾人尚處下風,甚至快要被崆戎老怪破局。

現在崆天寂體內多了個大麻煩,形勢便直接扭轉過來。

內有大患,外有強敵。原本這兩波敵人都可滅殺,卻偏偏此時匯聚到了一起,而且是以現在這種方式。

體內截然不同的空間之力針鋒相對,崆戎老怪也是行事果決之人,心知形勢繼續下去隻會不斷惡化,大敵當前必須有所決斷。

崆戎老怪一咬牙,神念微動之下,左臂齊肩而斷,自行放棄一肢。將崆天寂直接分離開去。

隻是徹底分開之前,那強橫的空間法則之力依舊狂湧而來,一部分沖擊進了身體裡麵。還未等他完全將其驅除,方天畫戟與修長彎刀已經同時斬下。

鏘鏘,崆戎老怪意念控製之下七隻圓珠匯聚成的巨劍瞬間便完成了阻敵,直接將陸小天兩人擊退。

沒等崆戎老怪喘口氣,崆天寂控製的斷臂虛空鎮壓而下,直接罩向崆戎頭頂,打斷了其反撲的念想。實力稍弱一些的姬霆,瀾雲竹僧再次聯手擊至。

混蛋,崆戎越打越心驚,崆天寂雖是被他分離開去,可控製了一截手臂的情況下實力依舊驚人,隻比陸小天弱一些,依然還能當一個入門的仙君強者用。

除此之外,便是陸小天漫延至四周空間的五行法則之力,原本已經受到了他的遏製,經過剛才的變故,崆戎老怪已經失去了對局麵的掌控。

陸小天的五行法則之力趁勢高歌猛進,已經完全滲透到這片空間,眼下地利的優勢已經完全喪失,主動權盡在敵手。

艷姬修長的蝠刀揮動,每一擊都聚天地為一爐的浩蕩威壓,一代妖君的氣勢在此時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場即便崆老怪實力更強,哪怕是占盡上風時,實力上能壓製住艷姬,卻也無法從氣勢上達到同樣的效果。

單憑艷姬一己之力遠無法擊敗崆戎老怪,艷姬是對方防備最多的物件,往往艷姬被擊退,陸小天這邊方天畫戟便已然斬至。

至於姬霆和瀾雲竹僧更是逮著機會便上,實力雖弱一些,在這廝殺中亦是發揮了重要作用,沒有這兩人陸小天和艷姬也支撐不到現在。

原本四人聯手距離崆戎老怪便相差不遠,崆天寂等到了機會便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崆戎老怪見勢不妙已然想要脫身,數次想要殺出重圍,可此時四周空間已經完全被陸小天的五行法則之力所充斥,雷雨冰風一片。更有一隻巨鼎虛影開始將這片空間籠罩住。劇烈的鬥法波動,再加上崆戎老怪有意為之,巨鼎虛影不時會被撕扯開一道口子,崆戎老怪想要遁出時,艷姬或是崆天寂,陸小天便會輪番出手,將這老怪 一次次擋回來。

崆戎這才蘇醒的老怪物急需足夠的氣血補充,此時他已經不求能擊殺陸小天等人,隻想著能擺脫這幾個強敵,殺回崆影族秘境。在那些小輩中大肆殺伐一番,吸取足夠的氣血之後再碾轉他地,雖然遠不足以讓他度過此次仙魔戰場開啟時帶來的天人五衰。好歹能讓他喘一口氣再徐徐圖之。崆戎老怪已經有了盤算,陸小天,艷姬等人,尤其是崆天寂卻深知其中利害,現在他們合五大強者之力趁著這老怪衰弱的時候聯手才能壓製對方,一旦被其 脫困稍作恢復,後果不堪設想。

陸小天是崆戎老怪必殺之人,崆天寂已經與崆戎老怪有了一定程度的融合,這老怪根本沒有時間重修軀體,必然要將他崆天寂完全煉化。

雙方水火不容,崆戎老怪全盛時期作為半步妖帝級別的存在身上承載的氣運更是驚人。雙方不僅是死敵,更想踩著對方的屍骨證道!

一個衰弱到如此程度的半步妖帝尚且如此強橫,真遇到對方全盛時期,他們這一行人根本連最起碼的反抗之力都欠缺。

同樣遇到崆戎老怪是他們一生之機遇,眼前成功距離他們已經越來越近,豈有放過崆戎老怪之理。

“十方雷獄!”姬霆再次被震得吐血倒飛,眼中卻盡是一片瘋狂的戰意,退勢稍止立即便重新撲殺回來,出手一槍重過一槍。瀾雲生僧這邊亦是竹林參天。

崆戎老怪雖是勢微,一時間無法突圍,處於被壓製的窘境之下,可一行五大強者想要將其徹底擊敗,斬殺於此還有一段距離要走。

便是陸小天將五行法則之力滲透到周圍空間,並且將崆戎老怪佈置下的一些隱匿禁製逐步破壞。

可單憑這五行法則空間也無法將崆戎老怪困在原地,隻能隨著崆戎老怪的動向不斷進行轉移。

崆戎老怪也確實是想要殺進崆影族秘境內,他自然知道崆影族已經在陸小天的掌控之下,靠近崆影族未必對他有利。

隻是崆戎老怪明知山有虎,卻不得不往虎山行,這一戰他的消耗太大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補充。

哪怕隻是在崆影族秘境過境一遍,便能得到一定的補充。

崆影族那已經四處漏風的秘境對崆戎老怪來說完全不是問題,關鍵還是要擺脫陸小天一行人的窮追猛打。

可想法是好的,一路轉戰數萬裡,崆戎老怪依舊處於五大強者的圍剿之下,並無絲毫脫身的希望。

逐漸接近了崆隱族秘境不假,可形勢隻是越發嚴峻。

姬霆一槍怒指,雷霆開道,如同一道巨大通道直指崆戎老怪。

“找死!”崆戎老怪麵現怒色,被圍攻至此對方的膽子是越來越大。

一個連仙君實力都沒達到的小輩就敢登鼻子上臉,真把他當成可以隨意拿捏之輩了。就算是死,他也絕不是隕落在隕落在姬霆,瀾雲竹僧這兩個小輩手裡。

崆戎老怪生受了姬霆一槍,以其防禦不是姬霆一兩擊便能攻破的。

鬥了這麼久,崆戎老怪也明白想要不付出代價便闖出五大強者的包圍圈已經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便從實力最弱的兩個小輩開始吧。崆戎老怪以飛劍牽製陸小天,艷姬,崆天寂三個,這會鐵了心要斬殺另外兩人,那枯瘦如柴的大手罩來,將空間法則奧義運用到極致,瞬間便來到姬霆麵門 論及出手的速度,姬霆拍馬也趕不上現在的崆戎老怪,可便在順利攻擊到崆戎老怪時姬霆便反應到不對勁,本能的收槍自守。

便是姬霆的戰鬥本能救了他一命,這已經超出正常的修為境界之外。

轟!大手印擊在姬霆身前的雷光護盾上,頃刻間護盾四分五裂。姬霆再次吐血倒飛,一道五色屏障驟然間擋在其身前,替其化解了致使的餘波。

陸小天也是被驚得直吸冷氣,這一擊太過驚險,便是他也無法第一時間施救,好在姬霆及時自救,起到了關鍵作用。

有了這一下緩沖之後,陸小天的施救才變成了可能,否則根本來不及。

“狗急跳墻,你這老怪已經是窮途末路,受死吧。”艷姬秀發飛揚,十輪黑日驟然間合為一道,如日落長河,向崆戎老怪頭頂墜去。

崆天寂控製的手臂化為一隻遮天巨手罩下,直南崆戎老怪天靈蓋。大手還未完全落下,震蕩的空間法則之力便已經與對方交鋒上。

此時他的戰力確實不如陸小天,攻擊力上略有欠缺,不過在限製崆戎老怪的速度上作用最為關鍵。隻是單靠崆天寂一人依然限製不住,四週五色光華大起,匯聚成的陰陽太極圖疾速旋轉起來,協助崆天寂將崆戎老怪限製在狹小的區域之內。方天畫戟斬激 斬而下。

“無量壽佛!”瀾雲竹僧麵如金紙,虛空竹林瞬間化為飛灰,無數氣息匯聚於一劍之內。

姬霆嘴角鮮血依舊流淌,卻是長笑出聲,人槍合一,電光一閃間與竹劍並駕齊驅趕至。

方纔崆戎老怪含怒想要擊殺姬霆,引得艷姬震怒直接動用殺招,陸小天自然不可能看著艷姬拚命。馬上便做出了響應。

事實上鬥到現在一行五人占據優勢的情況下也不懼對手。決戰遲早會來,遲不如早!五大強者聯手一擊已然引得這一方天地變色,空間崩塌。便是以崆戎老怪之能,看到這聯手一擊也不由眼中一片蒼涼。雖是五個小輩,可對方跟他比起來差 的隻是修為和年齡。於戰陣殺伐一道上無不是頂尖之屬,聯手的實力占優的情況下,便是他也難以翻盤。

要是有空子可鉆,以崆戎老怪的眼力何需轉戰至此,早就動手將對方各個擊破了。

“澶崆劍勢!”麵對這密不透風,毫無破綻可循的圍攻,崆戎知道自己大限將至。眼中亦是一片決絕。

虎死架不倒,這些人想要踩著他的屍骨證道,那便讓小輩們知道求道之路上的兇險,他崆戎帝尊絕非什麼人都能輕易挑釁的。

嗖嗖嗖,崆戎老怪處於被圍攻的暴風雨之下,也絕非坐以待斃之人,對方攻他一次,他便還以一劍。避無可避之下他便以這般手段強硬回擊。

轟!終究是實力最強的艷姬破開了他的防禦,黑日墜落打在崆戎老怪胸口。

緊接著便是一道戟鋒破開劍影斬至。崆戎老怪悶哼一聲,體內法則之力震蕩,這不過是個開始。

防禦一旦被破,更加致命的打擊便接連而來。

劍影亦是在瘋狂反撲,以崆戎老怪為核心的這片空間如同煉獄一般。

崆陽,崆玄感等幾個元神這體強者感應到這股恐怖的鬥法波動心裡如同明鏡一般。

此時決戰的位置距離崆影族秘境已然不遠,崆陽幾人有了若有若無的感應之後,放心不下便結伴前來。

想著關鍵時候能幫陸小天一把。崆戎老怪,崆天寂都已經靠不住的情況下,他們還指望著陸小天能帶著族人走出一條生路。這會自然都希望陸小天取勝。

隻是連姬霆,瀾雲竹僧在這場混戰中都是兇險迭出,靠著陸小天,艷姬才一次次脫險。

崆陽這種層次的相要插手進來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隻是生死隻在一瞬之間,自身實力不夠,便是陸小天想救也來不及救。

姬霆與瀾雲竹僧能屢次險死還生,除了陸小天與艷姬不時出手之外,關鍵還是自身實力強勁而且反應夠快。什麼都指望別人顯然是不現實的。

崆陽等人看得心驚膽顫,嗡,眼前的戰避又是一變,崆陽等人麵色大驚。

鬥法的那片空間都完全模糊起來,不止是視線,連視線破到這片模糊區域都會被吞噬掉。

一行幾人完全無法洞察其中情形,隻能焦灼地在外圍等待。

轟,一道讓崆陽等人心神俱顫地爆炸聲響起後再無一絲鬥法波動傳出。那片紊亂支離破碎的空間開始恢復平靜。

好一陣之後,裡麵幾人才顯露出形跡。隻剩下陸小天和艷姬還虛立於空,便是這兩人身上亦是多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劍痕,衣裳染血。姬霆雙手拄槍單膝而跪,瀾雲竹僧已經渾身染血的躺下,雙目倒是還能動,兩人都被一團五色光暈托著身體,否則這會在這片動蕩的虛空中維持身體穩定都 辦不到。

至於崆天寂控製的那隻手臂已經被劍斬得隻剩下一隻殘缺了三指的手。僅剩食指中指。

至於乾瘦無比的崆戎老怪依舊靜立於原地,眼神平靜地看著前方。

“哈哈..”姬霆勉力撐著雷槍放聲長笑起來,哪怕笑的同時嘴裡大口鮮血溢位,也掩飾不住其眼中瘋狂瀉意的豪情。“無量壽佛。”瀾雲竹僧虛弱地訟了一聲佛號,這屠滅帝尊之舉終究是讓他們做成了,哪怕對方隻是一個衰退的半步妖帝,放眼數界之內能做到的又有幾人?訊息便是元威軍損失慘重,元靈城的另外一個合體大能,鄔長練,鄔副城主率衛隊趕至,才穩住了將要崩頹的戰局。一艘巨大戰舟至遠空破雲而來,那巨大戰舟上帶著一個巨大的朱字。船上一個肥碩的身形極為熟悉,陸小天認識的人裡麵,有這種體形的除了呆在元靈城的禾虎,便是眼前的朱金富了。“朱兄,且下來一敘。”陸小天暗道運氣不錯,竟然在這裡碰到了朱金富。當下直接傳音給朱金富道。“陸兄。”朱金富原本在船頭左右眺望,眼裡帶些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