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笑 作品

第752章 意見!(二更!)

    

的弧度撕裂空氣,直接劃過烏霆的脖子上!下一秒,鮮血噴灑,烏霆的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烏勇完全想不到,烏霆居然連一招也撐不住,他的眸子泛著驚恐,不敢多想,隻能凝聚所有力量向著葉辰斬去!但是,異變突起!他麵前的空氣彷彿突然凝聚,形成了一堵氣牆!不管怎麽樣,他的刀根本劈不下去!他的瞳孔瞪圓,幾乎絕望!“真氣凝牆!修煉者!你竟然是修煉者!”葉辰自然不會給對方說話的權力,手中短刀射了出去,穿破空氣!強大的氣浪...一旁的段懷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萬萬沒有想到洪濤居然身邊還會有這種大人物。

這種大人物身份特殊,一般不會弄虛作假,不然就是砸了昆侖虛丹虛塔的招牌。

他見葉辰疑惑,便解釋道:“年輕人,丹虛塔是昆侖虛的丹道聖地,丹虛塔共十層,每年,丹虛塔會主動邀請五十位頂級丹道天才踏上丹虛塔,每向上一層便是代表著無上榮譽。”

“現在昆侖虛丹盟的大部分核心長老和盟主都和丹虛塔有著極大的關聯,還有,那風前輩腰間的玉佩,顯示此人曾經踏上丹虛塔第三層,這足以證明此人在丹道的天賦和實力。”

“這種人作為裁判,綽綽有餘。”

葉辰這才恍然:“師……段前輩,那如果踏入第十層會如何?”

聽到這個問題,段懷安一怔,臉色古怪,而洪濤卻是大聲的笑了起來。

“小子,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從古至今,除了幾個上古大能以外,沒有人能踏入九層及以上!”

“唯一一個有記載的,便是青玄峰的林青玄曾經踏入第九層!隻不過林青玄早就隕落,他的那些廢物後人以及廢物醫神門,更是不堪一提!”

言語之間,洪濤不忘嘲諷一下段懷安。

段懷安冷哼一聲:“洪濤!你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辱我醫神門!”

洪濤剛想說什麽,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風前輩卻開口了:“與其多說空話,不如開始煉丹!我的時間寶貴,不想浪費在你們這些人的鬥嘴之上。”

蒼老的聲音響起,有著淡淡的傲氣和不屑。

他從丹虛塔下來,在丹道上自然有足夠的話語權!

眼前這些人鬥丹,在他眼裏和小孩子過家家沒什麽區別。

洪濤顯然也是畏懼這個風前輩,連連點頭:“是,風前輩!對了,既然風前輩降臨於此,凝元六魂丹的丹方就由風前輩來點吧,估計風前輩對凝元六魂丹的領悟遠遠高於世人。”

風前輩點點頭,手指掐決,一道火焰驟然形成!

“去!”

他的手臂微微一震,火焰瞬間懸浮在半空之中,一行行文字瞬間浮現。

正是凝元六魂丹的丹方!

凝元六魂丹,六品丹藥!

放眼整個昆侖虛,也算的上高階丹藥!

因為煉製手段極其複雜,成品率低,凝聚六魂方可成丹!

很少會有丹師去嚐試!

段懷安看到上麵的丹方,臉色微變,連忙拱手道:“風前輩,為何我感覺這丹方和我瞭解的凝元六魂丹有些出入?”

洪濤麵容一冷:“大膽,你難道還敢質疑風前輩?”

段懷安搖搖頭:“我沒有質疑,我醫神門的丹譜也是對凝元六魂丹有記載,我感覺有很大出入,甚至有些複雜。”

風前輩點點頭:“你說的沒錯,不過那是傳統的凝元六魂丹,前幾日我對丹方改了一些,凝聚六魂依舊可以成丹,但是我改良之後,可以多凝聚三魂,也當是我對你們的考驗。”

“如果你們之中誰能凝聚六魂之上,我個人願意給你們一道機緣。”

聽到這句話,場下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丹虛塔的機緣,這可遠超一切啊!

很顯然,這風前輩加了一些彩頭!

段懷安微微一怔,雖然疑惑,還是點頭道:“既然如此,段懷安就在此謝過前輩。”

洪濤也是弓著身子,恭敬道:“還是風前輩想的透徹!”

唯獨葉辰,沒有任何表現。

彷彿風前輩在他眼裏算不上什麽一般。

洪濤見狀,冷聲道:“小子,你為何不謝過風前輩!”

葉辰冷笑一聲:“為什麽要謝?這丹方一改,反而讓凝元六魂丹失去了原本的作用,這改良又有什麽意義?反而把先人的東西丟掉,簡直可笑!”

話語一出,一片寂靜。

表情彷彿定格!

誰也想不到竟然還有人敢站出來質疑丹虛塔下來的強者!

這可是有著丹虛塔認證的存在啊!

在場所有人算是服了麵具青年了!

你懟洪濤,還能理解!

你懟風前輩,不是等於找死嗎!

洪濤一步跨出,殺機爆發:“來人,拿下這不知死活的小子!”

“是!”

瞬間無數強者向著葉辰湧來!

殺意徹底釋放!

本來洪濤還不知道如何拿下葉辰的火焰!

現在看來,藉助風前輩便是最好的機會的!

葉辰眸子微眯,沒有絲毫的懼意。

如果洪濤提前出手,他不介意讓那群凶獸攻下殺戮之地!

正好借大亂之時將師傅救走!

就在那些暗處的強者想要包圍葉辰之時,風前輩卻是伸出手,輕輕一揮:“這小子說的沒錯,洪濤,沒必要如此。”

“凝元六魂丹之所以被我修改,無非是考慮到傳統的方式煉製無法考驗丹師的水平。”

“在比試麵前,丹藥本身的價值就顯得那麽不重要了。”

“不過也算我才疏學淺,真正的頂級丹師恐怕修改了凝元六魂丹,也會使得其丹效更強才對。”

說完風前輩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葉辰!

能一眼就察覺出丹方的問題!

絕不一般!

讓他意外的是,這一切居然是從一個青年嘴裏說出。

這小子估計連三十歲都不到吧,為何對丹藥有如此透徹的領悟?

聽到風前輩站出來承認錯誤,洪濤乃至所有人臉色大變!

竟然還真被那麵具小子猜對了?

這小子到底什麽來曆?

那恐怖的火焰,再加上剛才的話語,不由讓葉辰身上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無數人開始猜測葉辰的身份。

甚至想要知道麵具下究竟是一張怎麽樣的臉龐。

為何不敢以真麵目示眾?

洪濤緩過神來,手臂輕輕一揮,那些包圍葉辰的強者紛紛散開,更是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隨後,洪濤便道:“這是切磋,丹藥的藥效不重要,時間也差不多了,直接開始吧!一個小時後,一切見分曉!”

風前輩也是看向葉辰道:“小兄弟,你如果還有異議,就按照原來的丹方煉製也可以。”

葉辰搖搖頭:“既然題目都出好了,也沒有改變的必要了,我沒有意見。”那銀行卡雖然不知道多少錢,但是絕對不低!兩樣東西合起來至少五千萬啊!如果再加上保護魏穎的條件,這個交易幾乎天價啊!地魄玄石這麽重要?“前輩,我真的不能要。”魏母拒絕道。“我說了,你不能拒絕。”葉辰淡漠的聲音響起。猶豫了數秒,魏母開口道:“既然如此,我便收下這兩樣東西,如果前輩什麽時候要拿走,和我說一聲。”隨後,葉辰看向魏母,想到了什麽,便道:“我看你一心修武,便給你一道機緣。”下一秒,葉辰一指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