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笑 作品

第754章 輸的徹底!(四更!)

    

不會管那兩個女人,直接向著那兩個島國人走去!秋田君身軀顫抖,縮到了角落,指著葉辰道:“華夏小子,你別過來,我是訪華團的,我是你們華夏的客……”話還沒說完,葉辰一腳踏出,直接踹在了秋田君的臉上。強大的力量直接讓秋田君整張臉變形,更是血肉模糊的向著身後倒去!當場死了!葉辰目光落在了剩下的上原君身上,淡淡道:“他廢話說完了,你還有嗎?”一股冰冷的死亡之意包裹全場!上原君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敢說話嗎?根本...“啪!”

手中的碗更是丟在了地上!

他掃了一眼沙漏,嘴角勾勒一道自信的笑容:“正好還有十分鍾,開始煉丹!”

話語落下,葉辰一掌拍在了麵前的丹鼎之上。

五指扣住,猛的抬起!

“起!”

丹鼎離開地麵,更是在空中翻轉了五六圈。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越發懵了。

那小子到底在搞什麽?

好好的煉丹怎麽整出這麽多事情?

這是在玩雜耍?

葉辰絲毫沒有理會眾人疑惑的眼神,當丹鼎要落地的刹那,手指掐決,速度越來越快!

同時一道金色的符文在麵前凝聚而出!

符文越來越大!

直接懸與丹鼎的下方!

金色文字彷彿憑空拖著丹鼎,漸漸起來!

做完這一切,葉辰一步踏出,眉心的不滅之火猛然射出!

火焰縱橫!

彷彿化為一張八卦圖,籠罩了丹鼎!

數秒之後,丹鼎燃燒成火紅,葉辰腳步再次一踏,那些藥材齊齊飛了出來!

手臂輕輕一擺,藥材就好像被一股氣流包裹,全部鑽入丹鼎之中。

做完這一切,葉辰雙手負在身後,閉上眼眸,彷彿在等待著什麽。

不管是洪濤亦或者底下圍觀的群眾,完全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是什麽煉丹手段?

看起來的確在煉丹,但是卻和昆侖虛大部分丹師的煉丹方式不一樣啊!

這種方式真能成丹?

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台上的風前輩!

此刻的風前輩眼珠差點瞪出來,滿臉驚駭!

他死死的盯著葉辰,身軀在顫抖!

誰也不能理解他此刻心中究竟掀起什麽樣的驚濤駭浪!

“這是上古玄丹術!失傳的煉丹術!怎麽可能!這小子怎麽會掌握這種手段!”

他驚駭出聲,甚至有些尖銳!

頗為失態!

他作為丹虛塔出來的強者,對待一切都是雲淡風輕!

但是此刻,他真的忍不住啊。

這可是昆侖虛無數丹師想要掌握的手段,本以為早就消散世間,卻沒想到真的問世了!

他呼吸急促,如果不是葉辰正在煉丹,他恨不得馬上來到麵具青年的麵前!

上古玄丹術?

洪濤目光有些詫異,他對這術法有些耳聞。

但是這術法不是失傳了嗎,怎麽這小子會突然掌握?

會不會是風前輩認錯了?

“叮!”的一聲,洪濤收回目光,看向麵前的丹鼎。

光芒閃爍,一股濃鬱的藥香溢位。

丹成!

洪濤緩緩的撥出一口濁氣,眼眸之中竟然有些激動!

這一次他煉製的狀態出奇的好,丹鼎中的凝元六魂丹足足有八魂!

這足以碾壓一切了!

本來還因為葉辰的手段有些失態,現在他已經肯定這一次必然勝出!

這可是八魂啊,他最好的狀態!

足以碾壓一切!

不多時,又是一道聲音傳來,隻見段懷安也是煉製結束。

段懷安為了煉製此丹耗費了極大的力量,幾乎虛脫。

很是難受。

不過他蒼白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釋然,不管如果,他麵前丹鼎躺著的那顆丹藥已經是他的最佳水準。

畢竟是第一次煉製這改良的丹方。

如果洪濤也是第一次,應該比他強不了太多!

他看了一眼洪濤,最後目光又落在那個麵具青年的身上。

麵具青年依舊閉著眼眸,雲淡風輕。

微風卷動,青年休閑服的一角微微飄動。

恍如真正的丹尊。

可惜,丹鼎卻沒有任何成丹的跡象。

就好像失敗了一般,

而沙漏已經進入了尾聲。

眼看沙漏就要消失,洪濤忍不住道:“小子,時間馬上就到了,為何你的丹鼎沒有任何動靜?莫非你剛才的裝腔作勢就是在煉製一座死丹?”

“勝負已分,不管你如何掙紮,都是一樣!”

麵對洪濤的冷嘲熱諷,葉辰不動如山,彷彿睡著一般。

“小子,你聾了不成!信不信我……”

洪濤繼續說道,但是話還沒說完,葉辰突然睜開眼眸!怒吼一聲:“開!”

“嘭!”

下一秒,葉辰麵前的丹鼎恍如爆炸一般,滾滾煙塵湧動!

無盡氣浪翻滾!

不滅之火更是衝天而去,宛如一頭火龍遨遊天際。

這一幕,讓大部分人嚇的不輕,在他們看來,炸丹了!

徹底失敗了!

不光丹沒有成,就連丹鼎也毀了!說不定還出了人命!

洪濤更是露出了陰森森的笑容。

他本以為這小子還能讓這切磋難度幾分。

現在看來,完全不堪一擊!

自己害死自己!

他看向眼神有些複雜的風前輩,拱手道:“風前輩,我看可以驗證結果了!”

風前輩緩過神來,長歎一聲。

本來還以為那個麵具青年精通上古煉丹術,卻沒想到,對方也是一個半吊子。

不然上古煉丹術來煉製凝元六魂丹,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狀況。

煙塵滾滾之下,不見人影。

恐怕連血霧都沒有了。

他搖搖頭,有些惋惜,隨後便向著段懷安走去。

“開啟丹鼎,讓我看看你的凝元六魂丹。”

段懷安點點頭,將丹鼎開啟,七道光芒閃爍!最後全部匯聚於凝元六魂丹之上。

風前輩眸子微眯,詫異道:“以你的煉丹手段竟然能凝聚七魂於丹上!”

隨後注意到段懷安身上的氣息和傷勢,恍然:“你以凝血為引,損害修為作為代價,有些拚了。”

隨後,不再點評,向著洪濤而去。

“如果他沒有煉製出七魂,便是你勝出。”

段懷安聽到這句話,顯然有些緊張,也是跟了上去。

不多時,兩人來到洪濤的丹鼎之前。

洪濤看了一眼緊張的段懷安,冷笑一聲:“你以為你凝聚七魂就贏了?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說過你要作為我丹引,你就必須成為我丹引!”

說完,洪濤直接將丹鼎開啟!

八道光芒耀眼而出,齊齊湧向最中央的丹藥之上!

“嘶!居然是八魂!比凝元六魂丹足足多了兩魂!”

“洪濤,以你現在的狀態,都有資格被丹虛塔邀請了!”

風前輩表情有些驚駭。

這一刻,段懷安才知兩人的差距。

雖然差了一魂,但是卻證明他輸的徹底了。好能夠容納兩個成年人。昏暗的光線當中,葉辰盤腿而坐在地上,運轉九天玄陽決。百裏雄劇烈的喘息,服下幾顆丹藥,便開始鼓搗手機。可惜,手機沒有任何訊號。他看了一眼閉上眼眸的葉辰,不知道該說什麽。他沒想到居然真的活下來了。在下落的刹那,葉辰身體的血龍居然直接湧出,更是短時間化為實質。短短兩秒,驚險之極。兩人在血龍的帶領下,來到了這個山洞。“應該安全了!可惜無法聯係到外麵。”透過不大的洞口,百裏雄朝著外麵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