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隱 作品

第1章 流落荒島

    

,站起來指著舷窗外大喊:“煙……煙……”我的話還沒說完,飛機劇烈的抖起來,我的猛地後仰,然後就覺到那種飛速下墜的重力,讓我一屁坐了回去。前麵忽然亮了,那是機艙被撕開了一條口子,一陣強風狂猛的吹進來,幾個靠近口子的乘客被強大的氣流吸引,尖著飛出了機艙。“啊……上帝……”“雪特……”各種驚慌的喊,機艙裡麵一下子了一鍋粥,機上的口子越來越大,碎玻璃渣,金屬塊什麼的到飛,剛才那個薄人,就在我眼前,被一塊金...“先生,你也是去迪拜啊!”

我剛坐在飛機舒適的座椅上,旁邊的孩就好奇的問我。

“嗯,是啊!”

我隨口答應了一句,側頭打量著,這妹子長得不是那種讓人驚豔型別的,單眼皮鼻子不高,但是眼睛大大的很看,兩個淺淺的酒窩,給人很容易親近的覺。

一眼之後,我瞬間對這個孩起了好,這絕不是因為的口那裡很鼓廓很好,而是渾上下的穿戴,都是低調而奢華的。那件香奈兒春裝外套,絕壁是馬容同款,別問我是怎麼看出來的,因為之前我的工作就是……

在我審視的目下,孩的俏臉微微一紅,略帶的問道:“先生,你去迪拜玩嗎?”

玩……我賭上了全部積蓄,可不是為了去那裡玩的。我是為了乞討而去的!

我微笑:“不,去做一些國際róng

zī的前期考察工作!”

孩平和的笑了笑,這一笑,說明對於我浮誇出來的這些東西,已經司空見慣,沒有半點好奇,的家世,看起來絕對不簡單。

“先生是從事哪一方麵工作的?”旁邊一個滿臉世故的薄人,聽我說的牛叉的,兩眼冒著桃紅小星星,主加了我們的討論。

我看了看孩,矜持的說道:“我之前呢,是一家五百強企業的安全顧問,後來覺公司的發展理念和我不合適,辭職之後,開始在It行業發展……”

“能把保安和網管說的這麼清新俗的,你也是個人才了!”

我臉孔漲的通紅,憤怒的瞪著旁邊冒出來的大長空姐,從牙裡崩出一句話。

“陳丹青,我要投訴你!”

這個長相酷似趙麗穎的空姐,故作驚訝的瞪大眼睛:“你的機票錢都是我給的,你居然要投訴我?你的良心呢?吃飯也要有點底線好吧……”

說完,不給我還的機會,瞟了我一眼,得意的轉離開,小蠻腰妖嬈擺,氣得我想追上去,在翹翹的屁上扇幾掌。

陳丹青是我表姐,但也沒啥緣關係,我們這個家族太大了,和我八竿子都繞不到一個祖宗上,不過我們的父母關係特別好,從小我和穿著開一起長大的。

我們倆從小就不對眼,見麵就掐,但是剛才說的話,每一句都沒錯。

我當過兵,復原後在一家頂級會所當了保安,被開除了,去了網咖當網管,又被開了。快吃土的時候,我在網上看了一個新聞,說在迪拜乞討,一天都能弄個千數金的,就了心思。

正好陳丹青是飛這條線的,一諮詢,給我買了票,說這事得支援,因為我終於不再禍害祖國了。就這樣,我混上了這架開往迪拜的飛機。

陳丹青走了,旁邊兩個人都臉古怪的看著我,我老臉一紅,心說這算特麼把臉丟到九霄雲外了。

尷尬之下,我把頭轉向窗外,忽然看見一團濃的黑煙從窗外飄過。

握草,這什麼況這是……我心裡一哆嗦,站起來指著舷窗外大喊:“煙……煙……”

我的話還沒說完,飛機劇烈的抖起來,我的猛地後仰,然後就覺到那種飛速下墜的重力,讓我一屁坐了回去。

前麵忽然亮了,那是機艙被撕開了一條口子,一陣強風狂猛的吹進來,幾個靠近口子的乘客被強大的氣流吸引,尖著飛出了機艙。

“啊……上帝……”

“雪特……”

各種驚慌的喊,機艙裡麵一下子了一鍋粥,機上的口子越來越大,碎玻璃渣,金屬塊什麼的到飛,剛才那個薄人,就在我眼前,被一塊金屬碎片,刺進了口……

飛機左右搖擺的越來越厲害,我被轉的頭暈目眩,忽然的角度一變,我的腦袋重重撞在前麵的座椅上,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識。

我是在劇烈的頭痛中醒來的,迷迷糊糊的,覺得懷裡抱著什麼東西,的,很舒服。

我睜開眼睛,近在咫尺的是飛機上坐在我旁邊的孩,八爪魚一樣纏著我,閉著眼睛,俏臉上緻的妝容全沒了,慘白的臉,看上去楚楚可憐。

我彈了一下,毫無意識的把我抱得更了,小貓一樣把頭往外裡麵了。那一對傲視群論的球,頂在我的口上,讓我腦子有點。

嘩嘩的海浪聲,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四下打量了一下,發現我和躺在一片鬆的沙灘上,周圍七八糟的狼藉一片。

有飛機散碎的碎片,還有一些躺著一不的人,一個浪拍過來,捲走了一些碎片和人,又留下了一些人和碎片,周而復始。

這是……哪裡?荒島……

我拚命回憶著,飛機失事的一剎那,在腦子裡勾勒還原出來。

握草!勞資真特麼命大,從萬丈高空掉下來都沒掛了!我一下子興起來,吧嗒一口,親在孩的臉上。

誰知道就在這一刻,孩張開了眼睛,愣愣的看著我,片刻之後,歇斯底裡的大起來。

“啊!流}氓!”

可是回應的,除了呼呼的海風,就是我無奈的苦笑。

“不要了,你要真能把員警來,我坐牢都願意!”

孩惶恐的四下看看,看到那些,雙手揪著頭髮,歇斯底裡的尖起來。

我用力一撲,把撲到在地上,手捂住了的。

孩嗚嗚的掙紮著,我們的不停,我覺自己有點不良反應了。

也察覺到我的變化,驚恐的瞪大眼睛,眼裡的淚水溢滿了眼眶。

“第一,現在我們在一個荒島上,有沒有淡水還不好說,你把嗓子幹了,沒法補水。第二,這裡一切都是未知的,萬一被你的聲引來野生的狼和老虎,我們會死的很慘。所以,不許再了!懂了?懂了我再放開你。”

孩可憐的看著我,不甘心的點了點頭。我這才翻鬆開了,心裡還憾的,你咋這麼聽話啊!

我把拉起來,問道:“你什麼名字?”

眼裡又開始流淚,噠噠的說道:“安琪!”

“嗯,我陳博,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罩著的人了!隻要你聽話,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可是,這島上還有別人嗎?”

安琪這句話把我逗樂了,這妹子是有多萌啊!聽不出我的玩笑啊!些人和碎片,周而復始。這是……哪裡?荒島……我拚命回憶著,飛機失事的一剎那,在腦子裡勾勒還原出來。握草!勞資真特麼命大,從萬丈高空掉下來都沒掛了!我一下子興起來,吧嗒一口,親在孩的臉上。誰知道就在這一刻,孩張開了眼睛,愣愣的看著我,片刻之後,歇斯底裡的大起來。“啊!流}氓!”可是回應的,除了呼呼的海風,就是我無奈的苦笑。“不要了,你要真能把員警來,我坐牢都願意!”孩惶恐的四下看看,看到那些,雙手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