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7章 兵部侍郎小妾偷情瓜!

    

�0�2����������ͷ��˿����@һȺ�Ů���ǂ�Ęɫѽ���0�2�0�2�0�2�0�2���㲻�ǽ����^�����ݲ�ˇ�ᣡ�������Ժ���Y����һȺ�˽o���^���ˣ�������Ҫ����Ĭ�o��ޒȥ�ᡱ������������ҧ�����X���f�����0�2�0�2�0�2�0�2����ȸ�MĘί�������@����ⷾ����n���ҵ��Ů�����ģ���Ȼ���Ԟ�����ʲ����ۂ���ѽ���ҵ��@Щ�Ůÿһ��...到了朝堂上,林默乖乖的站在了李大人身後開始發起了呆。

朝堂上的各位大臣們開始商討起了國家大事,不過今天護國將軍好像不在了。

不過這也不關她的事,她就是一個小小的會議記錄助理而已,每天杵在這發呆就行了。

“皇上,護國將軍的事情臣已經查出了一些蛛絲馬跡,他和齊王府聯係頗深,齊王生前駐守邊關的事情我也查出來了一些東西,還請皇上過目”,一位大人拿出了一封奏摺,李公公接過來呈給了皇帝。

雖然昨天已經知道了護國將軍跟齊王府的事,但是具體查出來的比昨天係統說的還要多,甚至還要荒謬!

說起來也是真的搞笑,他堂堂一個皇帝居然被一個死人騙了這麽久,在外麵征戰立功的是信王,結果功勞全部都安在了齊王的頭上。

“皇上,信王殿下受了這麽多年的委屈,也該是時候為他找迴公道了。”

林默聽到腦子裏一團漿糊,好像今天處理的事情就是昨天她八卦的事情吧。

【係統,你不是說信王的腿受傷了嗎,那他的腿還能治嗎,他可是為國家征戰的大英雄,要是真的殘疾了那真的是可惜了。】

眾人立即支著耳朵聽著,確實,他們也是這麽想的。

既然之前齊王立下的那些功勞全部都是信王的,那信王確實是一個棟梁之才,要是這麽一個人才以後真的殘疾了,那可不就是可惜了嗎。

係統:【當然可以治啊,就是一些陳年舊傷堆積在一起的問題,他的腿是當時斷了的時候沒有接好,齊王對他又不好自然不可能派好的醫師給他,所以這才導致耽誤了病情。】

林默:【堂堂王爺受傷皇上也不管的嗎,我記得皇上不是這麽冷心冷情的人啊。】

係統:【皇帝當然是個好的,他當初還特地派了最好的太醫搜尋了最好的藥材過去,隻不過全部都被齊王給昧下來了,信王就算是知道也無可奈何啊。】

【太醫迴來之後也不敢做過多的聲張,畢竟他隻是一個小小的太醫怎麽能夠鬥得過王爺呢,而且齊王當時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收拾他一個小小的太醫簡直是小菜一碟,後來迴來之後他就告老還鄉了。】

皇帝那個拳頭捏的呀,他雖然對信王沒怎麽太關注,但是畢竟是他的親弟弟。

當初信王受傷的時候,他還特地派人到處尋藥材還派了最好的太醫過去,結果全部都被那個死了的混蛋給貪了!

其他的官員們特別是武將簡直氣的牙齒在發抖,代入一下自己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簡直連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係統繼續說道:【骨頭沒有接好就隻能打斷重接了,隻不過這可不是玩兒的事,必須得醫術高明的人有經驗的人纔敢幹。】

林默在心裏歎了一口氣,果真是好人沒好報啊。

那個齊王一家子榮華富貴享盡,信王卻被欺壓了大半輩子。

“皇上!齊王府利用自己的身份無惡不作,還請皇上嚴懲齊王府,特別是齊王世子!”

“信王殿下受了這麽多年的委屈一定得好好討迴來呀!”

官員們呼啦啦的又跪了一地,那些不願意跪下的齊王一脈也無可奈何隻能跟著跪下。

林默:【還好我在膝蓋上麵綁了棉花,不然就撲騰一下跪下去膝蓋都碎了。】

宣德帝努力忽視林默的存在,一臉嚴肅的說道:“齊王府和護國將軍的事情就交給大理寺去辦,至於信王,這麽多年的委屈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除的,慢慢來吧。”

對於這個弟弟他還是挺愧疚的,要不是他忽視齊王也不可能這麽欺負他。

他自認為對這些弟弟還不錯,雖然也沒有多好但也不算太壞,他們有俸祿有封地所有的一切都是親王的標準。

可是他忘記了這些弟弟也有母族,齊王的母妃在世的時候就很受寵,母族的關係也很強硬。

而信王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美人的兒子,而且這個妃子去世得早,所以信王長大都很不容易,自然就養成了這樣息事寧人的性子。

林默跪在地上,突然聞到了一股難聞的氣味。

【靠!誰在前麵放屁了!這個味道忒衝人!】

她這句話一說出來,皇帝醞釀出來的傷心的情緒瞬間就消失了。

這丫頭是情緒粉碎機吧!

跪在前麵的各位大人臉色非常的奇怪,誰放屁了他們沒有放屁!

哪個人放屁了居然還連累了他們!趕緊自己主動站出來!

係統:【兵部侍郎放的屁,他今天早上來的時候吃了一把炒豆子,這個屁自然就放的臭了。】

前頭跪著的兵部侍郎:……

早知道早上就不吃這個炒豆子!

宣德帝不動聲色地掩住了鼻子,早上吃什麽不好吃炒豆子,這放屁不臭就奇怪了。

林默也發現現在沒人說話了:【咦,現在怎麽沒人說話了,該不會是大家都聞到臭味了吧。】

現在確實是沒人想說話,這麽臭,一張嘴這個氣體不就進去了嗎。

係統:【有兵部侍郎的大瓜哦,你要不要聽一聽。】

林默立馬迴答:【要】,有瓜不吃那是傻瓜,肯定得聽呀。

周圍的官員們唇角微微勾起,臉上露出了一絲蜜汁笑容,就連皇帝都是這個表情。

嗯,剛剛那麽沉重的話題終於可以聽一聽瓜緩解一下了。

而當事人兵部侍郎心裏已經開始罵娘了,他現在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麽要放這個屁,本來是想偷偷的放的,結果誰知道味道這麽大!

要是不放屁是不是就不會被這小祖宗給盯上了。

宣德帝讓所有人都站了起來,然後又開始商討了另外的事情,隻是他們都分了一絲心神在吃瓜。

係統嘿嘿的說道:【兵部侍郎的小妾跟他的管家偷情啦!】

這句話猶如一道驚天霹靂劈到了兵部侍郎的頭上。

所有人都在偷偷的看兵部侍郎,嘖嘖嘖,慘啊!真的是太慘了!

這種出軌瓜偷情瓜最香了,林默的興趣立馬就被勾引起來了,【趕緊說趕緊說,怎麽偷的情的,這管家長得很帥氣嗎?我看兵部侍郎也是一個帥大叔啊,難不成他家的管家長得比他好看?】

眾人又偷偷地觀察起了兵部侍郎的容貌,宣德帝也摸了摸自己的臉,他覺得自己長得還是比兵部侍郎好看的。�ţ��@�����̫��ĥ���ˣ����F�ڟo�ȸ��x�ǂ����������ӣ����x�������ˮ��֮�а����0�2�0�2�0�2�0�2�@��С���ČW�Ĺ������˳����������˵�ע�������؄e�ǻʵۡ��0�2�0�2�0�2�0�2�K�K�K���@��������Ҳ̫�K�ˣ���Ȼ���Լ����Ӵ��˾Gñ�ӣ�߀�����ă��ӂ����������ˡ��0�2�0�2�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