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臣一怒 作品

第一章 墨家子弟

    

烈逢山開山,遇水搭橋,每次都衝在第一線,屢屢讓李世民在對戰中搶佔先機,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惜墨烈福緣淺薄,等到大唐統一天下後,他卻沒能到榮華富貴。征戰多年讓他暗傷過多,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了一個空頭的縣侯給了墨頓,這個和他同名同姓的傢夥。“不對。”墨頓猛然驚醒。這種覺怎麼會如此的清晰,簡直是自己親經歷一般。墨頓猛然坐了起來,一把扯下蓋在頭上的單子,眼前的一幕讓他呆住了。他原本住的出租屋已經不見了,而是...墨頓是一個二十世紀的有誌青年,雖然家境貧困,但是正苗紅,乃是三代貧下中農出,俗稱窮。

但是這並不能阻礙墨頓追求上進的心思,他決定白手起家,努力拚搏出來五百萬的家產。

而今天就是他決定敗的時刻,墨頓在一家銀行麵前盤恆了很久,這個地方他已經踩點了好幾次了,周圍都很安全,人流量也很。

墨頓低帽簷,了口袋裡的東西,心中一狠走進銀行旁邊的一家店。

“老闆!來一注雙球。”

墨頓掏出兩枚一元的幣,排在店主麵前。

“今天晚上開獎,祝你好運。”

老闆練的列印出一注彩票,麵帶微笑的遞給墨頓。

夜幕降臨,轉眼就已經到了九點二十。

墨頓一遍又一遍的重新整理手機,等待著開獎結果,五百萬的家產在此一搏。

每一次開獎的時候都是墨頓最爲痛苦的時候,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損失五百萬是何等的殘忍,不,是五百萬零兩塊。

但是爲了曾經的夢想,這些痛苦他是必須要承的。

“叮鈴!”

一條彩票app的彈窗出現,中獎資訊釋出了。

“不”

瞬間,一聲悲呼從出租屋中傳了出來,

“我的五百萬零兩塊!”

與此同時,神州大地一濃鬱的怨氣沖天而起,其數量竟然有上千萬道,這千萬道怨氣不知被某種神的力量牽引,竟然凝而不散,在天空中匯聚一個神的圖案,神圖案閃爍幾次之後,瞬間消失不見。

……………………

墨頓隻覺得頭疼裂,想要睜開雙眼,卻怎麼也睜不開。

黑暗中一幕幕影在腦海中閃過,彷彿夢境一般,而且又十分的真實。

在這個夢中,他了一個大唐人,他的父親名墨烈,是一名墨家子弟,是李世民的神工營的統領,在李唐統一天下的過程中,墨烈逢山開山,遇水搭橋,每次都衝在第一線,屢屢讓李世民在對戰中搶佔先機,立下了汗馬功勞。

可惜墨烈福緣淺薄,等到大唐統一天下後,他卻沒能到榮華富貴。征戰多年讓他暗傷過多,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了一個空頭的縣侯給了墨頓,這個和他同名同姓的傢夥。

“不對。”墨頓猛然驚醒。

這種覺怎麼會如此的清晰,簡直是自己親經歷一般。

墨頓猛然坐了起來,一把扯下蓋在頭上的單子,眼前的一幕讓他呆住了。

他原本住的出租屋已經不見了,而是換了一個古典的房間,,木門、木牀、木窗、木房。

換句話說,這個房間的風格很,額,很古代!

墨頓的智商有點作急了,眼前的一切陌生又悉,一幕幕的記憶在眼前閃過,夢中的場景清晰地出現在他的記憶中,如同兩個靈魂在他的眼前不斷的重合,最後融爲一。

“難道我真的穿越到大唐了!”墨頓心中有一個奢想在不斷的瘋漲。

這怎麼可能,墨頓激的渾發抖,不敢置信,他損失了五百萬零兩塊,但是竟然中了全宇宙最大的一個獎,穿越。

他穿越到了唐朝,爲貞觀時期的一個沒落貴族。

看著銅鏡裡和他極其相似的臉龐,墨頓依然像是在做夢一般。

良久之後,墨頓終於冷靜下來,既來之則安之,況且他來到的可是盛唐時期,是整個中華民族最偉大的時代之一,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似乎爲了證實墨頓的猜想,房門吱呀一聲,一個十五六歲的紫推門而,在墨頓的記憶中,就是墨頓的丫鬟,穿一紫服,就取名紫。

紫是從小墨頓一起長大,平時照顧墨頓也是微,可惜之前墨頓將心思都關注在長安城的之中,本沒有在意邊的紫。

按照墨頓的現在的思維,紫至也有八十分,這還是還沒有長的前提下,再過幾年也是一個禍國殃民的角。

平白撿了一個爵位,現在又有貌侍伺候,墨頓的幸福生活似乎從此開始了。

不過,墨頓的夢還沒有持續一秒鐘,就被紫無的擊碎了。

“爺,不好了,李二叔已經來到墨府門前了,你快躲起來,要不又要捱打了!”紫神慌張的說道。

“捱打?”墨頓頓時滿臉黑線,同時關於對李二叔的恐怖回憶如水般湧上心頭。

“一次,兩次,……,很多次。”

算了,也數不清了。

“不要瞎說,李二叔這麼疼我怎麼會捨得打我呢?”墨頓乾笑著說道,而卻誠實地打了個冷。

“爺,你忘了,今年我們墨家村大麵積災,糧食減產一半,大家都等著你去長安城領爵爺的供奉度過難關呢?可你卻將錢都敗了?這件事李二叔估計是知道了。”紫滿臉的擔憂的說道。

“呃!”

墨頓這才從淩的記憶中想起這個事件始末,墨頓的老子去世得早,本就沒有給他留下多家底。

再加上一些當年跟隨墨烈的一些士兵退役之後,都來墨家村落戶,導致墨家村的人口急劇增加。

而他們是墨家子弟,天生和儒家不對付,掌管封爵的吏暗中使壞,直接將這一千戶作爲墨烈的食邑,導致墨烈的爵位不是最高的,可是他確實所有大臣之中唯一一個實打實的食邑千戶的爵爺。

人多雖然是好事,但是封賞的田地,卻被人暗中使壞,給的都是荒地,這個時代糧食產量低下,而墨家村靠近石鱉穀,地勢低窪,經常發生旱澇災害,是典型的鹽鹼地,平時農作的產量就很低,再加上今年是災年更是雪上加霜,糧食大幅度減產本無力支撐一千多戶人的食用。

墨家村所有的指就靠墨頓從長安城領來的俸祿去換糧食,可是好麵子的墨頓在長安城遇到了一羣狐朋狗友之後,將領來的俸祿揮霍一空,大醉而歸。

“墨頓,你這個敗家子給我出來!”房間外麵傳來一聲怒喝,聽到這個悉的聲音,墨頓不由的心中一,這是他父親的副手李義

墨烈去世之後,整個墨家村都是李義再管理,其中也包括墨頓。

自從墨烈去世之後,李義對他格外嚴厲,平時墨頓最爲怕的就是他。

“李老弟消消氣,爺還小,沒有必要這麼大的火氣。”福叔的聲音傳來。

福叔也是神工營的老人了,可是因爲傷而退役,後來當了墨家的管家,對墨家也是忠心耿耿。

“福老哥,你不要攔我,今天我一定要教訓這個臭小子,他竟然拿全村人的命開玩笑,把領來的俸祿全部揮霍了。”

“爺,怎麼辦呀!這下李二爺知道了,肯定會責罰你的,你趕快去躲一躲吧!”紫滿臉焦急地說道。

按照以往的經驗,墨頓肯定有多遠跑多遠了,等李義氣消了之後再回來。

但是墨頓已經不是之前的弱年,這一次他並沒有逃避,而是整理衫,直接開啟房門走了出去。

“爺!”紫驚呼,擔憂的快步的跟了出去。

門外一個服洗的發白,消瘦的中年人正在往裡麵衝,而福伯一遍勸說,一遍阻攔他,看到走出房門的墨頓,二人頓時呆住了。

“福伯,二叔!”

墨頓吸一口寒氣,哈出陣陣白煙,像正常一樣打著招呼。

直到墨頓躬行禮,二人才恍然分開。

“爺!”福伯應聲道。

“臭小子,你知道你現在闖了多大的禍麼?”李義怒聲道,手中的戒條高高舉起,卻沒有打下來。

因爲他看到墨頓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以前墨頓對他可是戰戰兢兢,但是現在墨頓竟然十分的平靜,完全沒有以前的驚慌懦弱。

“二叔,你還不知道吧!長安城的糧食價格已經上漲了五,就憑那一點俸祿,本是杯水車薪,本養活不了墨家村幾千口人。”墨頓說道。

“那也不能肆意揮霍,至有一部分糧食能夠多幾分希。”李義怒聲道。

福伯張了張,看了李義,又看了看墨頓,最後苦的嘆了一口氣。

墨烈的爵位是縣侯不高也不低,再長安城本不顯眼,傳給墨頓時又降了一級,隻剩下縣伯了,原本不多的俸祿有降了一級。

再加上墨家村的人口又多,原本就是實打實的食邑千戶,而經過幾年的居養生息,人口已經暴漲了不,產的糧食本不夠分。況且那些俸祿本來就是墨頓的,墨頓現在把錢花了,他又有什麼資格責怪呢?

一時之間,李義沉默了下來,心中充滿了苦。一想到全村幾千人缺糧,現在已經是十月了,又將如何度過這個寒冬,李義心中痛苦不堪,但隨即一個聲音讓他愕然的擡起頭來。

“既然是我造的錯誤,那就由我來彌補,這個冬天我保證不會有任何的村民死或凍死。”墨頓鄭重的說道。

“現在我要知道,墨家村到底有多窮!”頭疼裂,想要睜開雙眼,卻怎麼也睜不開。黑暗中一幕幕影在腦海中閃過,彷彿夢境一般,而且又十分的真實。在這個夢中,他了一個大唐人,他的父親名墨烈,是一名墨家子弟,是李世民的神工營的統領,在李唐統一天下的過程中,墨烈逢山開山,遇水搭橋,每次都衝在第一線,屢屢讓李世民在對戰中搶佔先機,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惜墨烈福緣淺薄,等到大唐統一天下後,他卻沒能到榮華富貴。征戰多年讓他暗傷過多,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了一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