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千裡 作品

001 你奶奶要把你兩個弟弟賣了

    

泡湯了。自己肯定不能當著家人的麵兒,讓人把孫子領走。於是,老孫氏抱著右臂,一屁-坐在地上,大聲哭嚎起來:“沒天理啦,親孫要打死啦。老天爺怎麼不打個雷,劈死這個小畜生。”顧梅朵懶得理會老孫氏,慢慢地扶起自己的娘,然後奔向三伯孃。“你放開小五!”顧梅朵冰冷地眼神盯著小孫氏。小孫氏一哆嗦,放了孩子吧,怕婆婆怪罪。不放,又擔心顧梅朵打。正猶豫不決,顧梅朵作勢舉起了子:“放不放?”小孫氏一哆嗦,嚇得急忙鬆開...大黎國清平縣下泰村

九歲的顧梅朵材乾瘦,扛著好大一捆乾柴,不不慢地下山來。

顧梅朵前世三十八歲,一週前穿越到這個漂亮的同名小孩兒上。

小孩天生神力,平時給家裡打柴打豬草,因為父母哥哥都老實,一家人被待,小孩為了省口飯給兩個弟弟吃,自己死在山上,現代的顧梅朵就穿來了。

就是穿越來的家庭有點鬧心。

顧梅朵放空思想,機械地走著。

突然,遠傳來焦急的呼喊聲:

“朵朵,你快回家看看,你要把你兩個弟弟賣了。快點兒,你再不回去就來不及了。”

“賣我弟弟?”

“我去,這個死老太婆又作什麼妖兒?”

快速從柴堆裡出一趁手的子,扔下乾柴,飛一般往山下沖去。

進了村子,就看到自家大院兒周圍,圍滿了村民,村民邊看熱鬧邊議論:

“以為顧家來親戚了,原來是牙婆子,老孫氏要賣兩個小孫子呢。顧老頭五個兒子,就老四肯乾,這還要賣老四兒子,沒天理呀。”

“也就是欺負顧老四熊唄,老孫氏怎麼不賣了老大和老五的兒子?”

“隻是可憐了老四媳婦,多俊俏的人兒,生了四個兒子,兩對雙胞胎呀,多大的福分呀。沒功勞也有苦勞吧,被老孫氏折磨黃臉婆了。看看給打得。”

“顧老四一家子就那個閨氣些,老孫氏不敢欺負。這是趁著老四閨不在家,那閨力氣大,厲害著呢。呀,回來了,這下子熱鬧了!”

“讓讓,讓讓。”

顧梅朵拉開擋路的人,直接沖進院子裡。完全顧不上被拽得東倒西歪的人。

院子正中,跪著一個看起來像三十多歲,容貌姣好,材瘦弱,一臉淒苦的人-顧梅朵的娘陶非陶氏。

一手抱著一個小男孩兒,一手向前著,試圖去拉麪前的婆婆-老孫氏懷裡的另一個小男孩兒,兩個男孩是雙胞胎,五歲。

“娘,求求你,別賣我的小四和小五。我多多乾活兒,我吃飯,我多攢錢幫大侄兒束脩。”

陶氏一邊說,一邊哭,一邊兒不住的磕頭,一臉的無助和絕。懷裡的小男孩兒哇哇大哭。

老孫氏尖猴腮,一臉的刻薄相,指著陶氏罵道:

“你這好吃懶做的賤-貨,你一年能掙幾個銀錢,他們領了小四小五去,會給二十兩銀子,就能給你大侄兒束脩。

你大侄兒將來中了狀元,你家不是也能跟著沾嗎?再說,你們又不是沒兒子,送走他們,還省了兩個人的口糧。你鬆開,讓我抱走。”

陶氏抱著孩子,聲嘶力竭地喊著:“別賣我的小四和小五,這是我的心頭啊!”

老天爺,幫幫我吧!

老孫氏見陶氏不鬆手,抓起木,狠狠朝陶氏上打去。

“你個賤-人,我還管不了你了,我打死你!”

旁邊兒一個穿紅著綠,材滿的人,顧梅朵的三伯孃小孫氏,撇著譏諷道:“哎呀四弟妹,你這樣忤逆婆婆,簡直太不孝了,當心一會兒四弟回來休了你。”

老孫氏幾子落在跪著的陶氏上,還不解氣,把扯著的小男孩兒推向小孫氏,“看好他,這可是錢呢。”

老孫氏咬牙切齒地又高高舉起了子。

這老孫氏是村裡有名的潑婦,胡攪蠻纏,不講道理。周圍的村民雖然在指指點點,可並不敢上前勸解,怕惹麻煩上。

大家心裡想著,顧老四媳婦兒今天不死恐怕也得層皮。

“住手!”

就在這時,顧梅朵沖了進來,手裡的子用力向上一擋,迎向了老孫氏。

老孫氏沒看到顧梅朵,一子狠狠地砸下去。

兩子撞在一起,兩人又都是用了力的,隻聽“哢嚓”一聲響,老孫氏手裡的子飛了,巨大的撞擊力震得老孫氏手臂又痛又麻,半天不了。

老孫氏豈肯shan罷甘休,正要狠狠教訓顧梅朵,一眼瞄到院子外自家男人和兒子們急匆匆趕過來,知道今天的計劃泡湯了。

自己肯定不能當著家人的麵兒,讓人把孫子領走。

於是,老孫氏抱著右臂,一屁-坐在地上,大聲哭嚎起來:“沒天理啦,親孫要打死啦。老天爺怎麼不打個雷,劈死這個小畜生。”

顧梅朵懶得理會老孫氏,慢慢地扶起自己的娘,然後奔向三伯孃。

“你放開小五!”顧梅朵冰冷地眼神盯著小孫氏。

小孫氏一哆嗦,放了孩子吧,怕婆婆怪罪。不放,又擔心顧梅朵打。正猶豫不決,顧梅朵作勢舉起了子:

“放不放?”

小孫氏一哆嗦,嚇得急忙鬆開孩子,退到一邊。

顧梅朵溫地抱起小五,回到母親邊。冷眼看著回來的顧家人。

牙婆子一看,這買賣是做不了,沒等顧家男人進院,出院子騎上驢,一溜煙兒跑了。

顧老頭領著顧家下田乾活的人一擁而進,走進院子。

顧老頭不到六十歲,一臉滄桑,卻還朗。

顧家田地不多,但是人非常多。顧老頭兒領著兒孫格外用心地伺弄家裡的田,希能多打點兒糧食,好多口飯吃。

現在不到收工的時候,被人了回來,顧老頭兒很生氣。

他轟走了院裡院外看熱鬧的人,沖著老孫氏嚷道:

“把我們回來乾什麼,這不是白耽誤功夫嗎?娘們兒家家的就是事兒多。”

其實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他心裡很清楚,路上有人告訴他了。老孫氏不止一次的說過,要把兩個小孫子賣了。

一來家裡有了銀子給大孫子束脩,二來沒了這兩個小的,老四媳婦兒也可以下田乾活兒,家裡就多一個勞力。孫子孫那麼多,一個兩個也沒啥。

他之所以沖老孫氏嚷嚷,就是為了轉移家人的注意力,老婆子賣孫子,不是什麼彩的事兒,也防止老四媳婦兒鬧騰,雖然老四媳婦不一定會鬧騰。

多年的夫妻,老孫氏也明白老頭子的意圖,沖著一大家子一揮手:

“都回去乾活兒,回來乾什麼?半頭午晌的就想歇著?乾活兒去!”

顧老頭兒領著大夥兒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有話說。”顧梅朵大聲喊道。

老孫氏罵道:“你說個屁,怎麼哪裡都有你。滾一邊兒去!你打了我,我還沒和你算賬呢。”

聽到這話,顧家人表很富,有吃驚的,有害怕的,有幸災樂禍的,還有漠不關心的。

【作者題外話】:第一本書,歡迎讀者朋友們多提寶貴意見,希我的書能給您帶來開心和快樂,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另一個小男孩兒,兩個男孩是雙胞胎,五歲。“娘,求求你,別賣我的小四和小五。我多多乾活兒,我吃飯,我多攢錢幫大侄兒束脩。”陶氏一邊說,一邊哭,一邊兒不住的磕頭,一臉的無助和絕。懷裡的小男孩兒哇哇大哭。老孫氏尖猴腮,一臉的刻薄相,指著陶氏罵道:“你這好吃懶做的賤-貨,你一年能掙幾個銀錢,他們領了小四小五去,會給二十兩銀子,就能給你大侄兒束脩。你大侄兒將來中了狀元,你家不是也能跟著沾嗎?再說,你們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