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道長 作品

第1章 麒麟降世

    

為了蘇家才甘願去死的。第三天晚上,靈棚來了一個奇怪的男人,他穿著黑黑,上的皮有著奇怪鱗片,舌頭很長,眼珠子是幽綠的。當時他一走進來,所有懂點道的風水師和奇人異士都退後了幾尺,好像一副惹不起的表。那男人給我爺爺上完香後,跪拜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說道:“老先生,恕我不敬,借你孫兒聖,萬分謝!”男人說完這話後,我媽突然好像中了邪一樣,眼珠子也變得滲綠,然後將我抱了出來。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麵打起了響雷,...我出生那天,枯木逢春,方圓十裡枯掉的花草樹木都活了,山上很多都突然出現在我們家周圍,然後跟人一樣,抱著爪子跪拜,頭不停磕著,直到我呱呱墜地才離去。

還有,相鄰的幾戶人家有點小病小痛的,都突然康復了,堪稱神奇。

這一切皆因我跟別人不一樣,我出生的時候,有麒麟胎記,就在我的後背,跟紋一樣,皮一塊塊通紅無比,好像被火燒過一樣。

我爸當時高興的不行,麒麟踏祥雲,人間百難消,我這是天命之子,命格奇高,有仙府奇緣,日後可大。可我爺爺卻是喜多於憂,一整天都是眉目鎖,而且還為我占了一卦。

卦出後,爺爺臉都變了,整日心神不寧,裡還唸叨著:“來了,都來了,要出事!”

至於誰來了,要來乾什麼,爺爺沒有說。

我蘇家十五代往上,是奇門士,十五代往下,是風水師,而到了爺爺這一代,風水相更是到達了巔峰,無人能及,一生卜奇卦五百,天卦三百,無一落卦,風水界以爺爺馬首是瞻,都稱他一句蘇半仙,多人不惜一切代價隻為求爺爺這一卦。

爺爺算卦隻講緣分,所以總有無數的人被拒之門外,而這個仙字爺爺自稱擔不起,怕折壽,所以自封長山道人。

爺爺給我算完卦的當晚,真的有很多“東西”來了,黑的一片,圍得宅子水泄不通,到都是鬼影,風陣陣,可是眼卻看不見任何東西出現。

爺爺走出了門前,背手而站,那些東西立刻嚇退了十尺,可是卻並未離去。

爺爺大喝一聲:“何方妖孽,敢我蘇家子孫,麒麟之子?”

這時候風嗚嗚的吹著,還夾雜了無數可怕的冷笑聲。

“嘿嘿嘿,麒麟之胎乃最好的容,爾等必將取而代之。”

“臭老頭,你再厲害,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鎮守著我們,哈哈哈。”

爺爺沒有再說話,一直守到了天亮,直到那些東西全部離去,此時爺爺做出了一個極其恐怖的舉,然後他坐在了狐仙廟前,安然的死去了。

當時村裡很多人看見,爺爺死後有一隻九尾白狐出來對著爺爺三叩九拜,然後噙著淚水走了。

九尾白狐在我們這是狐仙,看見的人對它是又跪又拜,可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九尾白狐就不見了。

爺爺死後,葬禮辦的很大,來弔唁他的人數不勝數,有開著豪車的明星,富商,企業家,也有衫破爛的乞丐,穿著普通的工人。風水界也是來了許多有名的奇人異士,爺爺一生施恩無數,桃李滿天下,人敬仰,靈棚總是滿了人。

我爸當時哭的最傷心,要我二叔扶著才能站起來,那幾天眼睛裡都是,可他知道爺爺是為了我,為了蘇家才甘願去死的。

第三天晚上,靈棚來了一個奇怪的男人,他穿著黑黑,上的皮有著奇怪鱗片,舌頭很長,眼珠子是幽綠的。

當時他一走進來,所有懂點道的風水師和奇人異士都退後了幾尺,好像一副惹不起的表。

那男人給我爺爺上完香後,跪拜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說道:“老先生,恕我不敬,借你孫兒聖,萬分謝!”

男人說完這話後,我媽突然好像中了邪一樣,眼珠子也變得滲綠,然後將我抱了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麵打起了響雷,但卻不見下雨,一個聲音從四麵八方飄了過來:“放肆!地蟲還想蛟,滾!”

伴隨著聲音,外麵雷聲轟轟,一共劈了九下。

那男人嚇得子一哆嗦,臉立刻蒼白如紙,差點站都站不起來,連滾帶爬的跑了,頭都不敢回。

男人走後,我媽才醒了過來,可剛才發生什麼事,一點都不記得,我爸把話跟一說,才知道剛才事兇險,而跑掉的那個男人,據我二叔說是一條修行五百年的蛇,而嚇跑他的那個聲音則是我爺爺獻人皮的九尾狐仙。

二叔說,九尾想真正仙,必須修出第十條尾,但想修出第十條尾,需真正化人。

九尾狐借著爺爺的人皮,就可以真正修人,但必須護我周全,這是爺爺跟九尾狐的易!

我爺爺下葬那天,全村人一起送行,一眼過去,就好像人海一般,可是棺材抬到一半卻突然飛上了天,然後有一隻九尾白狐出現拉著棺材往前奔。

狐仙送葬,此乃天棺!棺中人實乃仙人。

當時送葬的所有人都跪了下來,然後裡喊著半仙,那是我爺爺以前的名號。

等所有人去到安葬地點的時候,爺爺的棺材已經在那,而且是豎著的,隻是不見狐仙。

豎著的棺材是天人之棺,能站著死的人,頂天立地,於天地間渾然而立。

我爸沒敢忤逆狐仙,按照它的意思將我爺爺的棺材豎著安葬了,如果沒有此等資歷,下棺七天必被雷劈墓碑,可我爺爺的墳墓至今沒事。

爺爺去世後,我也慢慢長大,取名蘇。期間再也沒有出現過什麼古怪的東西,就是總覺有什麼東西跟著我,就連尿尿的時候好像也有一雙眼睛盯著我看一樣。

快到我十八歲生日的前一個月,突然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隻九尾白狐,它會說人話,它告訴我十八歲是我年的日子,也就是最的時刻,會有無數的妖魔鬼怪來爭搶我當他們的容,是一個大劫!

化解此劫有一個辦法,就是暫時將我上的麒麟胎記消去,以躲掉大劫。

當時我並沒有把這個夢當回事,直到我生日的前一夜突然醒來,然後發現床邊有一個人。

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隻是第二天,我背上的麒麟胎記真的消失了,直到我過完十八歲生日纔再顯現出來,而到了十八歲以後,我就可以開始學習風水奇了。

蘇家規矩,我爸不能收我為徒,隻能由二叔來教。

二叔不但教了我風水,還有數、堪輿、醫卜、奇門、星象,甚至包括讓我防的武。

我的天賦之高,讓二叔咂舌,就兩年的時間,我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那年我二十歲,可是已經能比肩練了十幾年的二叔,甚至直追爺爺,二叔說風水界上千年了,從來沒有出過我這樣的奇才,真是蘇家的榮,我日後必定扶搖直上九萬裡,站在風水界巔峰傲視群雄,為人人仰的人。

可學後二叔從來不讓我用水風之,他說我還不能沾因果,麒麟是天命之子,可也伴隨許多劫難,在我本事沒有大之時,我既不能顯山也不能水,這是爺爺死前代二叔的,不過這是爺爺第一份言,而爺爺還給二叔留了第二份言,就是怕有意外發生。

果不其然,在一個雷電加的晚上,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二叔說,他就是我的意外!富商,企業家,也有衫破爛的乞丐,穿著普通的工人。風水界也是來了許多有名的奇人異士,爺爺一生施恩無數,桃李滿天下,人敬仰,靈棚總是滿了人。我爸當時哭的最傷心,要我二叔扶著才能站起來,那幾天眼睛裡都是,可他知道爺爺是為了我,為了蘇家才甘願去死的。第三天晚上,靈棚來了一個奇怪的男人,他穿著黑黑,上的皮有著奇怪鱗片,舌頭很長,眼珠子是幽綠的。當時他一走進來,所有懂點道的風水師和奇人異士都退後了幾尺,好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