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九十二章 阮嫻蘇醒

    

小首飾,覺得很適合你,就買回來了。”宴南城一邊說著,一邊推了一個絲絨盒子在蘇顏麵前。蘇顏有些奇怪地開啟盒子,瞬間有些汗顏。所謂的輕巧的小首飾,居然是梵克雅寶高階珠寶的夏季最新款——玫瑰金的手鐲上鑲嵌著粉色的鑽石,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細碎的光芒。這個手鐲很漂亮,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麽缺點,大概就是貴而且難買。而麵前的男人,居然輕描淡寫地說出“無意看到的小首飾”這類話語。蘇顏的心情有些複雜了起來。“你怎...宴南城來了。

蘇顏轉過頭,唇角勾起一抹笑:“南城!”人也跟著站了起來,眸子裏還帶著幾分晶瑩。

宴南城走到她身邊:“媽怎麽樣?”

“情況很好。”徐宗梓適時開口:“應該最近幾天就會蘇醒。”所以他才會親自打電話給蘇顏,就是想到第一時間讓她知道這個好訊息。

“太好了。”宴南城也笑了起來,他會這麽在意這件事,自然是因為蘇顏在意這件事。否則,阮嫻是誰跟他又有什麽關係?

蘇顏也覺得開心,唇角是怎麽都掩不住的笑意:“是啊,真是要多虧了宗梓哥了。”如過不是宗梓哥高超的醫術,還不知道要多久甚至不知道能不能醒來呢。

宴南城也看向了徐宗梓,眸子閃了閃,笑著開口:“是啊,改日,我們請徐醫生吃飯吧。”

我們……?

徐宗梓勉強的笑了笑,擺擺手:“不用了,我不過是盡了我該盡的職責而已。”他是一個醫生,怎麽能不對病人全心相待。

就算阮嫻……不是蘇顏的母親,他還是會全力的救治她,希望她能早日醒過來。

宴南城笑了笑:“徐醫生太客氣了。”

徐宗梓此時站了起來:“那行,我還有病人在等著,就不陪著你們了。”說完,對著蘇顏點了點頭,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了。

蘇顏沒多想:“好。”

目送著徐宗梓離開,這才關上了病房的門。

蘇顏這纔看向宴南城:“公司還有事的話你就先去忙吧,我在這裏守著就行了。”而且,也不會待多久,畢竟一會兒還要回去看安安呢。

“沒事。”宴南城輕聲回答:“我陪你。”讓蘇顏一個人在外麵,他不放心。這些還都是從上一次餘俏俏和裴易的事裏得到的教訓。

他當然不敢讓蘇顏一個人在外麵。

蘇顏看出他眼裏的篤定,沒再反駁,反而輕聲答應了下來:“好。”

兩人在醫院裏待了一個小時,期間阮嫻都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這才準備回家了,可剛走出醫院大門,蘇顏就再一次接到了徐宗梓的電話。

“顏顏,伯母醒了!”

徐宗梓的聲音裏也有些壓抑不住的激動,蘇顏一聽這話頓時愣住了,下一秒卻是轉身就朝著醫院裏走去,更是語無倫次的開口:“我,我我現在就來。”

說著,小跑了起來。

宴南城沒問,但也猜到肯定是好訊息,否則蘇顏也不會這麽激動。

忙也邁著大步子朝著裏麵走去。

阮嫻果然醒了。

一年的時間,她本就白皙的肌膚愈發白的透明瞭幾分,透著幾分蒼白。蘇顏看著,眼眶灼熱:“媽!”

說著,人已經到了病床邊。

看著阮嫻的眼裏閃爍著晶瑩,連伸出的手都是顫抖的。

媽媽……終於醒了。

阮嫻見到蘇顏也很激動:“小顏!”

蘇顏頓時咧嘴笑了起來,可笑著,眼淚卻是掉了下來:“媽媽……”說著,已經撲到了阮嫻的懷裏:“您終於醒了,您終於醒了。”

這一年來,所有最難熬的日子,她都在心裏說,媽媽還在醫院呢。

你還有媽媽,蘇顏你不能倒下。

終於……媽媽醒了。

宴南城拉過蘇顏:“好了,別哭了,媽才剛醒。”再說,看著蘇顏哭的樣子……他心疼。

“是啊,是啊。”

蘇顏說著,這才咧開一抹笑:“我不能哭,我應該高興!”媽媽終於醒了,可不就是應該高興嘛。

宴南城揉了揉她的頭:“傻丫頭。”

蘇顏這才坐直了起來,看著同樣激動的阮嫻:“媽媽,那你還記得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嗎?”

為什麽,爸爸會墜樓。

媽媽會昏睡一年。

可家裏卻沒有任何人入侵的痕跡!

想到這一點,蘇顏就覺得……不寒而栗。

“那天?”

阮嫻一臉迷惑,看著蘇顏:“哪天啊??”

蘇顏的心裏咯噔一聲,急忙確認:“就是爸爸墜樓那天!您還記得嗎?”她急忙抓著阮嫻的手。

在三個人的注視下,阮嫻皺起了眉頭:“什麽爸爸墜樓啊?顏顏你在說什麽?”

似乎……

真的不知道了。

蘇顏的臉色慘白:“媽媽……”

“頭好痛……”阮嫻的手抱住了頭,臉上的表情也很痛苦。蘇顏急忙關切的詢問:“媽媽你怎麽樣?”

可隻是這樣的話根本就沒有什麽用。

蘇顏隻能看向徐宗梓:“宗梓哥……”

徐宗梓忙道:“稍等,我現在就安排做檢查。”蘇顏連忙點頭,眸子裏全是擔心。

媽媽,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顏顏,你放心吧,伯母的身體沒有任何異常。”徐宗梓鬆了一口氣,把檢查的結果遞給蘇顏:“但是伯母這種情況……我們猜測可能是因為受到了強烈的刺激,所以導致了間歇性的失憶。”

強烈的刺激……

蘇顏不知道那得是多想強的刺激……

不過也是,爸爸走了,媽媽一定是最傷心最難過的人吧。

“我,我知道了。”蘇顏的語氣有些失落,更多的還是擔心阮嫻:“那媽媽的記憶,有可能會恢複嗎?”

她一邊問著,眼角的餘光落在病房裏的阮嫻身上。

此時她不知道在說著什麽,宴南城正認真聽著,時不時的還要說一句話。這樣的畫麵……溫馨和諧。

徐宗梓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眸子裏閃過一抹苦澀,但不過轉瞬即逝。

他強行收回視線,這才開口:“目前還說不準,但伯母才剛醒,所以最近還是不要受到強烈的刺激比較好。”

聽到這話,蘇顏暫時放下了幫阮嫻恢複記憶的想法。

時間還長呢,真相……總會浮出水麵的。

蘇顏剛進病房,阮嫻就看了過來,眼裏全是愧疚:“小顏,是媽媽連累你了。”她的眼裏帶著幾分愧疚,似乎知道不少事。

蘇顏已經做好了堅強的準備,但一聽這話,心頭的委屈還是不由自主的湧了上來。隻覺得,要多心酸有多心酸。

可現在的情況,她隻能強撐開口:“沒有,媽媽能醒過來,我最開心了。”不管什麽事,都比不上家人重要。

這也是,她在這一次的教訓中,得到的結論。

想著,她轉移了話題:“媽媽,宗梓哥說,您可以出院了。您在醫院躺了一年多,也煩了吧。”

“我去辦出院手續。”宴南城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了病房。

“南城是個好孩子啊。”顯然,剛才阮嫻已經得知了宴南城的身份,似乎對他還比較滿意。

蘇顏的眼裏有一閃而過的幸福和嬌羞:“恩……挺好的。”

“那行,出院之後,你就給我隨便找個地方住就行了。”阮嫻輕聲道。

蘇顏當即反對:“那怎麽行!”

“你現在已經結婚了,我一個老婆子去做什麽?”阮嫻輕聲反問,似乎話裏話外都是為了蘇顏打算和考慮:“乖,隻要你和南城往後好好的過日子,媽就心滿意足了。”

“不行。”蘇顏再一次反駁,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嚇到她了。

再說,家裏那麽大,怎麽能讓媽媽一個人在外麵住?

想著,她的眼裏閃過一抹狡黠,挽著阮嫻的手:“媽媽,就算您放心我,那您也不放心您外孫兒是不。您就跟我一起住,還能照顧您外孫呢。”

外孫?!

阮嫻是真的被嚇到了。

這才一年多的時間,她女兒竟然連孩子都有了。

想著,她忙看向蘇顏,“你,你沒騙我吧。”

蘇顏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那您跟我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現在在這裏問這些,也沒有絲毫意義啊。

阮嫻愣了愣,這才點頭:“好。”

毓秀苑。

剛開啟家門,就聽見安安在哭。

蘇顏頓時就急了,急忙走過去:“林姐,安安怎麽了?”說著,已經從林姐的手裏接過小家夥。

巧了。

小家夥剛到蘇顏的懷裏,頓時就不嚎了。

隻是因為剛纔可能哭了好一會兒了,小臉蛋兒有些紅紅的,這會兒還沒反應過來,在蘇顏的懷裏抽抽噎噎的,看起來可憐又可愛。

蘇顏的心都軟了。

林姐慌忙解釋:“看來,安安小少爺是想太太了。”

宴南城沒進屋,送了兩人回來就去公司了。否則聽到這話定要嗤之以鼻:果不其然,生兒子什麽的,就是給他生了一個情敵!

還是短位超高的那種!

真是氣死人。

阮嫻愣在門邊,看著懷抱小家夥笑的溫柔的蘇顏,一下沒反應過來。這會兒才緩緩的走了進來:“小家夥……叫安安?”

“恩。”蘇顏溫和笑著,這纔想起來,介紹道:“這是我媽。”

“媽媽,這是林姐,這段時間安安全是林姐在照顧。”

林姐溫和的笑了笑,忙對著阮嫻道:“夫人。”

阮嫻擺手:“不用這麽客氣。”

蘇顏這才道:“林姐,麻煩讓人給我媽收拾一個房間,以後我媽就在這裏住了。”

“小顏……”阮嫻開口,似乎要說什麽。

蘇顏打斷她:“媽媽,你看安安,多可愛。”說著,把懷裏的小家夥往阮嫻麵前遞了遞。

小家夥不安分的動了動。

阮嫻露出一抹笑:“是啊,真可愛,就跟你小時候長的一模一樣。”心:“若藍姐姐病發了,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嗎?!”宴南城沒回答,抱著蘇顏回了房間。蘇顏這才自在了,緊緊的捏著衣服:“那個,你先去吧。”“你想讓我去?”宴南城反問,眉頭皺了下。蘇顏不知要怎麽回答,“可是,莊小姐病了呀。”宴南城無奈。那與他有什麽關係?至多不過就是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她身體不好,一年總要複發一兩次的。”宴南城輕聲解釋,所以他們早就習慣了。而且,莊若藍會接受最好的治療,就算擔心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