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 作品

第九十五章 高冷的形象

    

了。他抬眸看去,臉上的怒氣瞬間消散,忙站了起來。一臉錯愕的看著走過來的宴南城……手裏的奶茶。他,沒看錯吧?想著,他將視線往蘇顏身上看了看,莫非……這是蘇顏的?簡直……了不得啊。有生之年係列沒錯。宴南城握著奶茶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事情都做完了?”他的聲音有些高,裴易急忙收回視線:“什麽事?”“你說呢?”看著兩人的神色,蘇顏卻是一頭霧水。不過裴易也沒敢說是宴南城不讓他有動作的,隻能無奈的將桌麵上的文...宴南城鬆了一口氣,看著蘇顏的眼裏全是笑意,輕聲解釋:“今天是若藍二十四歲的生日,想叫我們一起。”

宴南城的語氣真誠,眼神更是坦蕩。

要不是蘇顏在外麵聽的清楚,隻怕都相信了:“好啊。”

說完,又看向莊若藍:“莊小姐,祝你生日快樂。”

莊若藍勉強的笑了笑:“謝謝。”

其實,她哪裏想要蘇顏也去了?隻想要宴南城去而已。可現在她也不能拒絕,隻能低聲道:“餐廳我已經定好了。”

好在蘇顏早就說了不回家去吃飯,三人就朝著莊若藍定好的餐廳去。

玫瑰莊園。

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蘇顏愣了愣,睨了一眼莊若藍。

這人,心思還真不純。

玫瑰莊園可是出了名的情侶餐廳!

莊若藍別開眼,不看蘇顏:“南城哥哥,蘇顏,裏麵請。”她本來隻想叫宴南城的,卻沒想到現在還真多了一個蘇顏。

宴南城一路上都勾著蘇顏的肩膀,要是蘇顏不想來的話,他當然自然會拒絕掉。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也擔心蘇顏會多想。

一頓飯莊若藍吃的食不知味,尤其是看著宴南城一頓飯下來都在各種照顧蘇顏。剝蝦,盛湯,甚至連紙張都要親自遞給她。

這一幕幕,都像是一刀一刀的紮在她心上。

吃完飯,莊若藍還想說什麽,隻見一輛車已經停在了她麵前。宴南城看向她:“我讓時聿送你回去,要是有什麽喜歡的,就跟時聿說。”

當做生日禮物。

而他……還想帶著蘇顏逛逛。

車子離開了,蘇顏才道:“我們不回去嗎?”

宴南城拉著她的手:“認識這麽久了,都沒帶你好好的出來逛逛。”今天正好有時間,想帶著蘇顏逛逛。

說著,直接拉著蘇顏進了一邊的珠寶店。

蘇顏有些詫異:“來這裏做什麽?”

宴南城沒說話,隻是拉著她往裏麵走……

蘇顏有些無措,卻還是跟在宴南城的身後。可剛進去沒多久,就見宴南城指著其中一款戒指:“顏顏,你看這個怎麽樣?”

戒指設計別致,上麵鑲著一顆鑽石。

蘇顏隻是看了一眼,眸子就亮了起來:“恩,好看。”是真的好看。

“先生您真有眼光。”店長笑著走了過來:“這是我們在意大利請的設計師設計的,這個世界上僅此一款。”

他們店走的一向都是高階路線。

“而且這款戒指不是單獨的,還有一條項鏈和一對耳環,同樣精緻。現在您要看看嗎?”

店長在說的時候,蘇顏已經看到了上麵標注的價格:一百八十八萬。

這還隻是一個戒指的價格。

再加上項鏈和耳環,那價格……

“拿來。”宴南城直接開口,就像是沒看到那價格似的,輕飄飄的開口。

“南城……”蘇顏扯了扯他的衣袖,宴南城拍了拍她的手。隻要蘇顏喜歡,別說是一百八十八萬,就是一千八百萬,他也不會眨一下眼。

況且,兩人結婚都這麽久了,他也沒給蘇顏買過戒指。

沒一會兒,店長就把項鏈和耳環取了過來:“先生,小姐,請看。” 店長的話音落下,卻見宴南城抬眸看向了她。

店長的臉頰不由的紅了紅。

卻見宴南城十分認真的開口:“太太。”

店長錯愕的抬頭。

宴南城解釋:“這是我太太。”

店長頓時明白,看著蘇顏的眼裏一陣羨慕:“是是是,太太。”宴南城嘛,整個濱海市哪有人不認識的?

能做宴南城的太太,這女人……可真是幸福。

不過店長的眼力勁兒還是很好的,此時也將重心放在了蘇顏的身上:“太太,您看看。這套首飾我一看就很配您,您長的這麽好看,隻怕沒人比您更合適。”

蘇顏抿唇笑了笑。

“喜歡嗎?”宴南城看過來,眼裏帶著詢問。

蘇顏沒說話。

店長順勢開口:“要不試試吧,我看太太戴上,一定很好看。”

宴南城點頭,伸手取過項鏈為蘇顏戴上。

這是一條鎖骨鏈,

是一個小小的星星,上麵鑲了細碎的鑽,有光折射出來。與蘇顏白皙的肌膚精緻好看的鎖骨相得益彰,美的讓人挪不開眼。

“好看。”宴南城唇角揚了揚,很滿意。

這才取下戒指為蘇顏戴上。

不知是湊巧還是怎的,就連戒指的尺寸都剛剛好。蘇顏看著被宴南城戴在她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裏閃過一抹感動。

宴南城這是……

無名指,總是不一樣的。

“就這個。”

宴南城直接開口,沒一會兒就刷了卡。

蘇顏想要取下無名指上的戒指,卻被宴南城製止了:“戴著。”這就是他為蘇顏買的,怎能取下來?

蘇顏‘哦’了一聲,唇角忍不住的勾了起來。

這意思,是求婚嗎?

不過一想,他們都已經結婚這麽久了,宴南城現在才買戒指,也不算早了。

所以蘇顏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還想去買別的嗎?”

蘇顏搖了搖頭,宴南城主動帶她來買戒指這件事,就已經讓她夠開心的了。

想了想,她對著宴南城道:“對了,今天許釗陽找我了。”

宴南城麵色如常:“恩。”似乎一點兒都不好奇蘇顏和許釗陽說了什麽。

疑惑的反而成了蘇顏了。

“你就一點兒都不擔心嗎?”

要是以前,宴南城肯定早就炸了。可現在居然還能這麽心平氣和的說話,蘇顏隻能在心裏暗自感歎,男人啊男人。

宴南城側眸看向她:“我的顏顏這麽信任我,我當然要回以同樣的信任。”

蘇顏唇角勾起,隻覺得一顆心都暖了。

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

“今天許釗陽是想找我在你麵前說話,讓你放過宏達。”蘇顏輕聲解釋,眸子裏閃過一抹暗色。

許釗陽想的倒是美。

當初做盡壞事的人是他,還真以為她蘇顏傻呢。

宴南城不用多問都知道答案,可此時還是看向她:“那你怎麽說的?”

“他說的真好。”蘇顏眸子裏閃過一抹諷刺:“我聽著很感動,然後拒絕了他。”

而且,她手裏還有那麽多證據。

絕不會,就這麽放過許釗陽。

噗……

宴南城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丫頭,說話還大喘氣的。

他忍不住揉了揉蘇顏的頭,傻丫頭。

而且,她現在還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她轉眸看向宴南城:“我已經聯係好了律師,相信這件事情很快就會出結果的。”所有的證據都清楚明白,總算……可以還爸爸一個公道了……

“好。”宴南城沒說別的,隻答應了這麽一個字。

他知道,此時的蘇顏不需要別的,隻要他的支援而已。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可即便如此,阮嫻還是坐在沙發上等他們。甚至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蘇顏手上的戒指,看著蘇顏的眼神頓時就不一樣了。

“喲,南城,小顏,你們回來了?”她臉上揚著燦爛的笑容,走到蘇顏的身邊拉著人坐下。這才也跟著坐了下來,“怎麽樣?吃飯了嗎?”

宴南城還不習慣這樣的熱情,隻是點了點頭就避開了:“我還有些事沒處理,先去忙了。”

阮嫻連忙開口:“去吧去吧,工作重要。”

宴南城離開之後她纔看向了蘇顏,眼神和語氣都全是讚賞:“可以啊小顏!”這麽快就從宴南城的手裏拿到了戒指……

蘇顏知道阮嫻的話是好心,可偏偏這樣的話說出來就讓她覺得很難受……

她皺了下眉:“媽媽……”

阮嫻的話說的,像是她用了什麽手段似的。

阮嫻看出她神色的不悅,連忙轉移了話題:“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話是這樣說,可眼神卻是沒變的。

蘇顏也沒多說什麽。

阮嫻接著道:“媽媽知道你不愛聽這樣的話,可男人都是善變的。尤其是宴南城這樣的男人,又有錢……你可千萬要抓住了。”

蘇顏……

“媽媽!”蘇顏嗔了一句:“你就隻能看到別人的好,難道你女兒就差了嗎?”

不過,就算是現在的她,也多虧了宴南城的指點和調教。

阮嫻笑了笑:“是是是,我女兒當然不差。”正說著,卻聽到了兒童房裏傳來的哭聲……蘇顏急忙站了起來:“我去看看安安。”

剛站起來卻見書房的門也開啟了,宴南城也走了出來。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朝著兒童房走去。

林姐就在兒童房裏,正要為小家夥收拾,蘇顏忙道:“林姐,我來就行了。”

走進一看她才知道小家夥為什麽哭……

這家夥,拉臭臭了。

宴南城已經嫌棄的皺了鼻子:“真臭!”這麽個小東西,拉出來的臭臭竟這麽臭。

林姐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顏更是白了宴南城一眼:“說的好像你……”得,後麵的話她還是沒膽量說,太毀壞宴南城高冷的形象了。

宴南城摸了摸鼻子,看著蘇顏一點兒都不嫌棄的開始收拾,心裏閃過一抹嫉妒,還是走了上去:“我來。”

說著,就接過了蘇顏手裏的活兒。

蘇顏一愣,宴南城已經開始換尿布了。

動作雖然生澀,但看的出來肯定看了不少視訊……

蘇顏看著,唇角忍不住勾了起來:“沒想到我們家宴先生還有當奶爸的潛質呢。”就是一座山,山上栽滿了格桑花,如今正是盛開的季節。格桑花漫山遍野,在晚霞的映襯下,更顯得如畫一般。“哇!”蘇顏眼裏全是驚歎,往花海裏跑了幾步,轉過頭看向宴南城:“真好看!”晚霞隻餘最後一縷霞光,站在花海裏的姑娘長發飛揚,轉過頭粲然一笑,宴南城連眼都挪不開……精靈!蘇顏,就像是個誤入人間的精靈。宴南城寵溺的看著站在花海裏的姑娘,耳邊除了她銀鈴般的笑聲,更多的,是他的心‘砰砰砰’跳動的聲音。他不自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