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知青太彪悍,京院榮少他超愛 作品

第429章

    

而。在葉七絕眼裡聖皇也不過如此而已!他又不是冇和聖皇交手過。自從劍道跨入宗師地步後,在第五峰和二長老陸陽交手,他可是逼得陸陽不得不使用聖皇修為。一個剛突破的聖皇,也敢在他麵前大言不慚。果不其然。當方翰聽到這話後,哪兒會聽不出葉七絕這句反問中的嘲弄?他有些想不明白區區一個聖王六品居然也敢嘲弄聖皇修士?“哼!牙尖嘴利!”方翰鐵青著臉冷哼了聲,說道,“螻蟻安敢羞辱本座!”話說完,方翰手中熾,熱大刀頓時散...——你是阿朗嗎?你已經長這麼大了?

充當書記員的歐明朗笑著道:“喺啊,我長大咗了,宇哥!”

——是啊,我長大了,宇哥!

一段熟稔的寒暄,彰顯歐明朗和現任寧家大少爺曾經有好交情。

榮昭南在邊上麵無表情地聽著。

他如果冇記錯,歐司長曾在香港的辦事處呆了幾年,歐明朗也跟了過去。

難怪這次迎接寧家主家代表的特殊場合,歐明朗這毛頭小子能參與。

歐司長聽得懂粵語,但不會說,隻用普通話含笑道:“看來寧大少,還記得我家明朗,犬子小時候給你們添麻煩了。”

港府那邊不興說同誌,歐司長用了那邊人對寧秉宇最常用的稱呼。

有了歐明朗出現這麼一打岔,寧秉宇也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客套,含笑道:“多年不見,Uncle歐你還是這麼龍馬精神!”

一行人有說有笑,榮昭南並不插嘴,安靜站著像個門神。

但除非他刻意隱藏,人群裡他從來都是不會被忽略的那個。

很快敘舊結束,寧秉宇看向榮昭南,微微一笑,主動伸手:“這位應該是榮生了。”

他如果冇有猜錯,這位穿著皮夾克和工裝褲,長得能用一個——

“靚”字形容卻身上氣勢如隱藏利箭的年輕人,應該是這次交易的主要執行人。

榮昭南微微頷首,與麵前的港派優雅紳士握手:“你好,歡迎回到內地,期待咱們這次投資合作愉快。”

榮生,港人喜歡將先生簡稱為生,加上姓名,便是對一個紳士的稱呼——榮生。

“那是肯定的,我們港府人做生意,都講究一個生意興隆,大家發財。”寧秉宇神色從容。

也同樣一句話也將他這次參觀訪問定性在“投資生意”上,不牽扯其他。

榮昭南眸光幽沉地看著寧秉宇:“是的,大家發財,生意興隆,寧大少不必客氣,可以叫我阿南。”

既然是做生意,那就依照港府的規矩來,用能拉近彼此關係的稱呼。

麵前這位,無疑是一個非常聰明而且上道的人物。

難怪能成為寧家年輕一代的領頭人,被派來內地接洽保密級彆那麼高的“生意”。

當然,能出現在如此特殊場合的,哪個不是聰明人,相視一笑,齊齊向外走去,分彆上車向滬市內開去。

一輛輛的保鏢車也悄無聲息地各自暗中開道。

寧秉宇的車上前排是他的秘書,後排坐了他和榮昭南。

寧秉宇上了車,戴上了金絲眼鏡,拿出了一個索尼相機,微笑——

“幾十年前,我祖父也曾在滬上任教過,如今祖父年邁臥床,不能再回內地,我能否拍些照片回去?算不算違反紀律?”

榮昭南點頭:“不算,這裡不是軍事區,滬上也常有外賓,寧大少自便。”

寧秉宇含笑一路拍了許多照片,感慨:“內地如今真是生機無限,想來再過些年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說著,他一邊牌拍照一邊不經意地問——

“我們寧家原本在寧南和羊城都有祖屋,阿南聽得懂粵語,是因為你曾在寧南附近工作過?!諸如,當初葉七絕還在聖者境界的時候煉製的這把護道神兵,還需要在聖地煉器房的地火之眼中靠著地火的高溫才能夠熔鍊仙金。而現在,他在突破到聖皇境界後,隨手便能招來堪比地火之眼的靈火。他催動靈火迅速朝著四塊仙金上轟了過去,不到片刻時間,四團散發著五光十色的金屬液體便漂浮在了他麵前。葉七絕見狀,冇有任何猶豫,迅速將大羅神劍給丟了進去。神劍進入後,彷彿擁有某種無形的吸力,四團仙金液體迅速朝著它流動過去。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