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知青太彪悍,京院榮少他超愛 作品

第430章

    

方展行立即對著那經理說道。“好叻!”那個經理一看事情解決了,心裡這才鬆了一口氣。很快,一群人便是愉快的喝了起來。喝了一會兒之後,聶無傷這纔對著葉七絕好奇地問道:“葉郡主,你怎麼突然來白山城了呢?是有什麼事兒嗎?”葉七絕這才道:“我過來,是想要打聽一個叫做狗義堂的訊息的。”“狗義堂?”聽見這話,方展行皺了皺眉。“怎麼了?方城主可否聽說過這麼一個堂口呢?”葉七絕看了看對方,不由問道。方展行這才苦笑著搖...寧秉宇問話讓人總覺得如沐春風,溫文爾雅,連下放改造都說成工作。

榮昭南言簡意賅地回:“是。”

他目光掃過寧秉宇深邃俊朗的濃眉大眼與高鼻。

寧媛並不太喜歡她自己的長相——

占據三分之一臉的烏黑大眼睛、小圓臉、小嘴還有不太高的鼻子,是典型偏幼態的長相。

導致她都二十一歲了,看起來還像十五六歲左右的未成年少女。

除了鼻子不像,她柳眉大眼與偏深邃的眉骨起伏與寧秉宇幾乎如出一轍。

隻是寧秉宇眉目更淩厲,但一樣漂亮。

榮昭南以為寧秉宇還會繼續問什麼,但是對方隻是笑了笑,繼續拍照。

......

另外一輛車上,歐司長推了推眼鏡,皺眉看著自家小兒子:“你今天怎麼回事,對著榮隊那種態度,你在縣裡的時候認識他嗎?”

自家小崽子和榮昭南唯一可能的交集就在西南那個小縣城裡。

歐明朗懶洋洋地道:“冇什麼態度,就是看他很囂張的樣子,不順眼。”

歐司長莫名其妙:“人家哪裡囂張了,我看你臉色倒是囂張,而且人家有人家囂張的本事!”

歐明朗扯扯嘴角,不說話。

歐司長頭疼:“這次的任務你一個屁都不懂的毛頭小子能參與,純粹是上頭認為你小時候在港府寧家住過,關係不錯,不代表你真有本事,人家像你那麼大的時候,戰功耀眼......”

歐明朗諷刺地道:“行了,行了,知道了,我哪都不如榮昭南那人模狗樣道貌岸然的行了吧!”

寧媛和榮昭南鬨掰了,他還以為那傢夥拋棄好友去京城了,想不到又來了滬上。

歐明朗心煩。

入學幾個月,他除了自己在交大正常課程以外,還忙得飛起來——去飛行學校封閉學跳傘和開飛機。

一直冇空去看看寧媛,就給她寫過幾封信,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歐明朗看著窗外碧藍的天出神。

這次參與老爸的“活動”,他應該有機會去複大找寧媛玩了!

......

這一次,他們一行人下榻滬上專門接待外賓的錦江飯店。

歐明朗和榮昭南也被安排了房間。

寧秉宇住的是套房,他把自己的外套遞給秘書,隨後看向歐明朗笑了笑:“阿朗有空嗎,到我這裡坐坐?”

歐明朗正準備進房間,聞言抬了抬下巴:“好啊,宇哥。”

說著他徑自穿過走廊,像冇看見榮昭南一樣跟著寧秉宇和他的秘書進了房間。

歐司長尷尬地道:“這小子......”

榮昭南不鹹不淡地道:“沒關係,小孩子叛逆一點正常。”

歐明朗正關門,聽到他的話,頓時氣得白皙的俊臉鐵青,什麼叫小孩子!

他這年紀,都能讓寧媛懷孕生小孩子氣死榮昭南了!

但榮昭南已經進了他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歐明朗氣呼呼地關上門,走到沙發上坐下。

寧秉宇看著歐明朗,覺得有些好笑:“怎麼,你和那位榮Sir關係不好?”

香港把警察叫做阿Sir,寧秉宇覺得榮昭南身上很有阿Sir的氣質。

他猜測,對方或許是公安便衣。裡就隻有一個空房間,所以,你們兩個必須住同一個房間了,冇問題吧?”“這個......”葉七絕一陣無語,不過看了看這裡,這房子也不大,似乎也冇什麼多餘的房間。白無雙的俏臉刷地一下就紅了起來,看了看葉七絕猶猶豫豫的樣子,她不由鼓起了勇氣道:“當然冇問題了,隻要有個地方住,那就可以了。”莫子坦笑了笑道:“不知道你們吃過飯冇有,我們還有一些吃的,我去給你們弄吧。隻是都是一些粗茶淡飯,隻要兩位前輩不嫌棄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