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小兔 作品

第1章 困守孤城被堵門

    

著趙雲去徐州,留著太史慈在府中護衛宅邸,要是這邊和甄家有事,他也能做些應對。”吳昭點了點頭,終於將手中衣服縫好,“我這風寒不能近人,今晚就不能伺候你了。”袁熙輕聲道:“沒事,你養好身體比什麼都強。”兩人又說了會話,吳昭便將衣服疊好,起身離去,去隔壁休息了。袁熙見屋外又有些雪花飄下,心道這亂世要是能早結束幾年,自己也算對的起這個天下了。他放下窗戶,將油燈吹熄,蓋上被子躺在榻上。窗外的月光,透過窗紙照...第1章

困守孤城被堵門

興平元年(公元194年)。

幽州,涿郡,北新城。

深秋的涼意隨著冷風,透過斑駁的褐色城牆,灌瀉進了城裡。

牆腳下,十幾名兵將打扮的人蹲在地上,端著木碗,費勁地用木勺扒拉著碗裡的豆飯。

帶頭的是個身材昂藏,麵目清朗的年輕男子,他感受到頭頂落下的涼意,忍不住身體微微發抖。

碗裡的飯頗為粗糙,有許多沙子摻在裡麵,吃在嘴裡,硌得牙齒生疼。

他努力用舌頭碾開半生不熟的豆子和粟米,送到臼齒上細細研磨,直到口中的苦澀泛回一絲甘甜,才用力吞了下去。

對前世吃慣了現代飯菜的他來說,需要費力咀嚼多次才能下嚥的豆飯,味道可以說差得遠,但已經算是當下難得的美食。

腳步聲傳來,遠處走來兩名漢子,抬著一捆卷裹的破席,裡麵露出一雙瘦骨嶙峋,卻慘白浮腫的腳。

兩人走得歪歪斜斜,席子裡的屍體晃動了幾下,走在前麵的人忍不住道:“二郎,抬穩一些,別把席子扯破,一會還要拿回來用的。”

後麵的人忍不住道:“大郎,難道就直接把嫂子這樣下葬?”

前麵的大郎嘆道:“下葬?”

“現在出不了城,去哪裡下葬?”

那二郎疑惑道,“那我們去哪,難不成要把嫂子拿去和別人交換?”

大郎沉默了一下,說道:“算了,還是從城頭扔下去吧。”

兩人晃悠悠經過,一股難聞的異味傳來,兵將們口中的飯登時有些咽不下去。

他們站起身來,想要作勢呼喝,但見年輕男子還在沉默地吃著豆飯,隻得又坐了下去。

等兩人走過去,年輕男子想了想,開口身邊一十四五歲的少年道:“孫禮,去問下他們,城中這幾日配糧可還發到手裡,席子裡麵的人是怎麼死的。”

少年忙起身追了上去,一會回來道:“袁大哥,問過了,他們說配糧倒是發到了手裡,席子裡的女人是得病死的。”

孫禮猶豫了一會,說道:“最近就是咱們也吃不太飽了,他們這麼做,也是無奈。”

年輕男子怔怔不語,這就是千裡無雞鳴,白骨露於野的三國亂世,遠沒有他當初想象的那麼美好。

他本名袁熙,三年前工地打灰時,被泥頭車創死,穿越到了這三國時代,成了袁紹的十七歲的次子袁熙。

彼時是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恰逢袁紹大破公孫瓚於界橋,公孫瓚逃到幽冀之交的易京自守,之後兩方交戰,各有勝敗。

在歷史上,這袁熙夾在長兄袁譚和三弟袁尚之間,記載甚少,唯一被人津津樂道的事蹟,便是娶了三國最有名的美女之一,甄宓。

按照歷史發展,袁紹擊敗公孫瓚,袁熙授了幽州刺史,之後袁紹兵敗官渡病逝,袁譚袁尚爭權,自相殘殺,被曹操各個擊破,袁家三兄弟先後身死。

袁熙瞭解了天下局勢後,便向袁紹請命來幽州前線。

他要爭取時間。

因為直到公元199年,公孫瓚才被袁紹完全擊敗,袁熙才授了幽州刺史,而公元200年,就是官渡之戰了!

歷史上,袁紹病亡後,袁熙被曹操派兵擊敗,固然有曹操勢大的緣故,另一個原因,就是袁熙在幽州地區隻經營了數年,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此世穿越,既然上天多給了他幾年時間,那袁熙決定抓住這一點生機,早作謀劃。

袁熙知道這樣下去,袁紹遲早會失敗,但關鍵還是在曹操身上。

官渡之戰起源於曹操打下徐州豫州後坐大,袁紹無法忍受,兩邊才開戰,既然如此,想方設法延緩曹操擴張的速度,會不會能改變歷史?

打鐵還要自身硬,為了培養屬於自己的勢力,袁熙便向袁紹要了數百兵士,來到幽州涿郡南麵的北新城,一邊守城,一邊種田。

按袁熙的預想,此時公孫瓚正和幽州刺史劉虞火併,應該一時騰不出手來對付自己。

然而歷史卻出現了微小的偏差,界橋之戰的功臣麴義,因為囂張跋扈,在去年巡守北新城時,被袁紹設下刀斧手砍死。

這本應幾年後才退出歷史舞臺的猛將,死後手下的涼州兵被袁紹吞併,本來能維持均勢的幽州戰線,被公孫瓚找到了破綻,時不時派出兵馬襲城,讓袁熙頗難支撐。

不過數次攻防後,他也漸漸通曉了些戰陣之術,又靠著前世打灰的經驗,想辦法加固城牆,總算守了下來。

然而半年前,劉虞被公孫瓚殺死,公孫瓚開始騰出手對付北新城,導致城裡的糧草也不能及時運來,因此城中常常缺糧。

袁熙想方設法分配些糧食給城中的人,纔不至於鬧出大的饑荒,但時常有人飢餓難忍,私下做的事情,他就很難管了。

當然,糧食也不是沒有,因為北新城南邊幾千畝地的麥子,馬上就能收割了。

但讓袁熙煩心的是,他現在卻不能派人出城收麥。

因為現在北新城外,不僅有公孫瓚的一支兵馬堵著,袁熙同時還得到訊息,南匈奴的一支流寇,竟也要到從北新城南麵的山裡過來了!

正秋收的時候,偏偏被兩邊包夾,無法出城!

他的便宜爹爹袁紹,貌似對北新城頗不看重,前些日子來信讓袁熙回鄴城一趟,說他到了娶親的年紀了。

按歷史走向,也快到袁熙迎娶甄宓的時候了,雖然按正史記載,他還有個不知道在哪裡的正妻吳氏。

而且算算時間,此時曹操快要第二次攻打徐州,徐州百姓又將迎來一次屠城。

此事太傷天和,袁熙想著怎麼也要見袁紹一麵,看看能不能阻止這件事情,更兼防止曹操坐大。

但當務之急,是如何解開北新城之圍。

他看著士兵在城牆上上下下,雖然氣色尚可,但都麵露疲態,守城確實比攻城要容易,但也壓力也不小,如今兩支敵軍在外,如何解開困局?

袁熙正思索間,孫禮卻跑了過來:“袁大哥,公孫瓚軍那名小將又帶兵來叫陣了!”

袁熙聽得城外兵卒呼喝聲,把木碗中剩的幾口飯扒拉進嘴裡,站起身來。

他稍仔細繫好劄甲,戴上鐵盔,對眾人道:“走,上城頭看看。”

他帶頭往城牆走去,遠處跟著的幾名士兵竊竊私語。

“袁將軍什麼都好,相貌堂堂,身長偉儀,聽說箭術也不很錯,就是太過慎重。”

“沒錯,公孫瓚手下有名的大將,咱們都是見過的,這城外連續叫陣好幾天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將,真想不通將軍為何如此忌憚。”

“就是,好幾天在城下叫陣,咱們卻不能出去衝殺,真是憋屈。”

袁熙對背後的兵士的話恍若未聞,他走上城頭,彎下身子,把頭向從箭孔湊去,緩緩露出一隻眼睛。

隻見城下幾百兵馬齊整,無人搭弓射箭,他這才直起身子,探出頭來。

敵軍陣前,一員銀甲銀盔,騎著白馬的青年小將,揹著牛角弓,提著長槍,卻是單獨打馬,到城下搦戰。

那小將見袁熙露出頭來,登時大喝道:“袁熙,出城一戰!”

袁熙聽了,笑道:“趙兄,這麼冷的天,何必喊打喊殺,不如早回去休息,也好讓兵士吃頓飽飯。”

那人怒道:“不要叫我趙兄!我什麼時候是你兄了!”

“廢話少說,是男兒的速速出城,和我常山趙子龍一戰!”

袁熙,二十歲,穿越三年,正準備回鄴城迎娶甄宓,登上人生巔峰,卻被堵門了。

彼時城下名叫趙子龍的人,仍默默無聞,正尋找能一戰成名的對手。

(本章完)整個身形都佝僂了不少。當初沮授去北新城上任時,和麴義見過麵,和高覽一樣,他也是第一眼就把麴義認出來了。那時他就驚訝於麴義不復界橋之戰時意氣風發的模樣,已如一頭負傷的病虎,實力不存一半。但即使如此,麴義也是挺直身子,渾身散發出一股桀驁不馴的氣息,讓沮授不由感嘆其意誌之頑強。但如今的麴義,卻是低著頭,眼神無光,連呂玲綺上來奉酒,也隻是微微動了動脖子,幾乎沒有了生氣。沮授心中惋惜,麴義隻怕命不久矣。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