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小兔 作品

第1072章 衝陣

    

隻得做出感動的樣子,出聲道:“阿兄別來無恙.”袁譚哈哈大笑,拍著袁熙肩膀,“虧伱還認我這個阿兄!”袁熙聽了,淡淡道:“我不止認阿兄,也認城中的本初公和三弟.”袁譚聽了,臉色微微一變,袁熙這話對袁譚來說,絕對不是什麼非常好的事情,袁熙這明顯是在暗示,自己有資格,也有意願,參與到鄴城之中的事情中去!袁譚心道兩年不見,自己這小時候碌碌無為,畏首畏尾的二弟,變化越發大了,氣場連自己都壓不住了!他定了定神,...第1072章

衝陣

朝鮮半島南部產良弓,所以三韓百濟兵士以弓箭手為主,這種士兵無論是在守城還是裝備成本上,都是價效比最高的,但如果被騎兵近身,便是一場災難。

百濟士兵在趙雲突入的那一刻,結局便已經註定,賴於朝鮮半島南端的山地地形,他們幾乎沒有接觸過成建製的騎兵,自然也沒有針對性的剋製兵種。

先前袁熙船隊登陸攻城,用的都是步兵,騎兵則是藏於船艙,然後在黑夜中下船,到慰禮城側方的山地密林裡潛伏起來,所以百濟根本就不知道這支奇兵的存在。

即使知道,他們也沒有足以抵禦騎兵的重型步兵,畢竟全套鐵甲精兵,在百濟隻有王城禁衛才比得上,哪裡會用來打仗?

所以這些弓箭手在幽州鐵蹄洪流之下稍作抵抗,便化成了地麵上的不成形狀的血肉,他們驚恐的四散奔逃,此時袁熙後軍卻恰到好處的出現,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斷絕了他們的最後一絲希望。

而賈詡那邊,則是極為精準的帶著幾百名幽州幽州叛軍腳底抹油,往北麵山地逃去,當然,他一路衝開包圍,表麵是為後陣的百濟兵士表麵開啟逃生通道,但百濟兵士跟著逃出百餘人後,這條通道便重新被袁熙軍掐斷了。

剩餘的千餘百濟兵士,在幽州騎兵和步兵的夾攻下,短短一刻鐘就傷亡大半,剩下的幾乎也都失去了鬥誌,紛紛跪地投降。

趙雲卻是沒有絲毫耽擱,他根本不管剩下的零星抵抗,而是把手一招,帶著騎兵旋風般衝向了江東軍所在的方向。

百濟兵士隻是開胃小菜,真正的主菜,當然是遠道而來,被地雷炸的七葷八素,至今沒有回覆過來的江東軍!

此時碼頭經歷過一輪巨大的爆炸後,吳國兵士士氣瀕臨崩潰,但在隨後趕來的蔣欽徐盛指揮下,在很短的時間內重整旗鼓,繼續對著袁熙本陣攻來。

這決定無疑是正確的,江東軍雖然在爆炸中損失慘重,但尚有一戰之力,即使贏麵不高,但還是有翻盤甚至取勝的希望。

相反如果此時退走,等於是徹底放棄了這一絲希望,這對於勞師遠征的江東軍來說,不僅放棄了出發前的目標,更有可能在敵人的追擊下全軍覆滅,既然如此,還不如和對方拚了,就看這場生死,誰纔是最後的贏家!

想到這裡,蔣欽和徐盛對望一眼,同時挺起長槍,大吼出聲,帶著部下向袁熙軍兵陣衝去。

兩人身為主帥大將,對於士氣的提振是立竿見影的,江東本來也不缺悍勇之人,先前負傷倒地,尚有戰力的兵士都紛紛從地上爬起來,跟著衝了上去。

兩邊兵士狠狠撞在一起,再度上演了絞肉的生死搏殺。

一名江東士兵揮舞著短刀衝了上去,對麵長槍刺來,這江東軍眼疾手快,竟是單手抓住對麵槍桿,往後猛力一扯,對麵袁熙軍兵士連忙發力回拉,但這江東兵竟然瞬間腳步一縱,藉著著對方的回拉之力,迅捷無比的撲了上來!

那袁熙軍槍兵猝不及防,被江東兵搶入懷中,眼見利刃對著自己腹部紮來,卻是不閃不避,雙手扔掉長槍,反去抓對方手臂。

江東兵猛力刺下,隻聽叮的一聲想,自己手臂反而被震得發麻,他瞬間反應過來,對麵腹部竟然都有內甲,兇虎士兵都是這麼富的嗎?

他一招失手,看到對麵手臂抓來,心中冷笑,當即刀鋒一豎,便去削對方手指,結果不知怎麼,對方把手一側,江東兵鋼刀砍在其手臂上,又被臂甲擋住。

兩刀連續砍在甲冑上,江東兵已經沒有了第三次機會,袁熙軍兵士早已經搶入懷中,絞住江東兵胳膊,發力一格,頓時喀喇一聲,江東兵關節錯位,鋼刀掉在地上。

那江東兵慘叫一聲,下意識抬腳去踢對方小腹,對方咧嘴一笑,單手掐住對麵腳踝,身體側蹲,另一隻手把住對麵另一隻腳,雙臂發力,竟然是生生將對麵舉了起來!

江東兵哪裡見過這種招數,雙手胡亂揮舞,下一刻天旋地轉,被對方倒了個個,頭下腳上往地上砸去。

那袁熙軍兵士生在北地,善於摔跤,這幾下下兔起鶻落,極為乾淨利落,他手臂順勢一抖,把江東兵身體斜著對準地麵,狠狠砸下!

砰的一聲,江東兵腦袋砸在地上,大部分衝擊力都在其側歪的脖子上爆發出來,隻聽喀喇一聲,江東兵脖子折斷,癱軟在地上。

那幽州兵見解決了對方,便俯身去撿地上長槍,卻是背上一痛,被後麵趕上來的江東兵偷襲刺了一刀。

這刀正好刺入甲冑縫隙,頓時血流不止,袁熙軍兵士大吼一聲,反手一肘,打的對方臉上鮮血四濺,倒跌出去。

袁熙軍兵士還沒來得喘氣,腳上又是一痛,他低頭看時,卻是被地上的一名江東傷兵砍中了腳踝,他一腳踢在對麵腦袋上,眼見對麵敵人源源不斷湧來,隻得拔出腰間環首刀迎了上去。

這種情景,在方圓數裡的戰場上時刻在上演,袁熙軍雖然兵甲強上不少,但江東兵仗著人多,源源不斷湧上來,數人圍毆一人,打定了以多勝少的主意。

整個戰場陷入了一片混亂,開始還在僵持,但隨著僥倖沒被炸死的丁奉和潘璋加入進來,袁熙本陣壓力陡然增大。

丁奉雙目赤紅,他舉著長刀,渾身浴血,直往袁熙旗幟奔來,大吼道:“兇虎!”

“看老子取你人頭!”

袁熙撥了撥手中弓弦,緩緩拉弓,瞄準丁奉一箭射出,丁奉聽到風聲,把頭一偏,箭矢擦著他的麵門飛過,他順著弓箭方向看到了袁熙,頓時從衣著上猜出對麵是誰,登時興奮大叫起來,“兇虎!”

“老子來了!”

他舉著長刀,一路砍殺過來,孫禮早攔在前麵,雙方長刀相交,皆是後退一步。

兩人回了一口氣,當即大吼一聲,兩柄長刀如兩道旋風絞在了一起,叮叮噹噹聲音不絕。

袁熙正觀看時,卻突然被莫名的危機感籠罩,他百忙之中把身子一側,咚的一聲,一支利箭射在了他的側肋。

雖然有甲冑防護,但這支箭箭頭極為沉重,巨大的衝擊力之下,袁熙眼前發黑,差點閉過氣去。

袁熙下意識身子一縮,往人群中隱藏身形,正好躲過了射向自己麵門的第二箭,此時他能看清楚,卻是遠處潘璋對著自己在放冷箭!

袁熙暗罵一聲,剛要下令兵士射死潘璋,卻聽崩的一聲,潘璋手臂中箭,慘叫一聲,捂著手臂便往紅退去。

袁熙回頭看時,卻見馬蹄翻飛,趙雲終於是帶著幽州騎兵趕到了!

趙雲射傷潘璋後,也不猶豫,當即手中大弓連射,對著丁奉和趕上來的蔣欽徐盛射去。

他的馬上箭法很準,登時將丁奉等人逼得手忙腳亂,丁奉大罵道:“娘希匹,有種下馬和老子打!”

趙雲也不搭話,當即縱馬衝來,丁奉初生牛犢不怕虎,一刀逼退孫禮,竟然對著趙雲迎了上去。

蔣欽在後麵趕來,他是知道厲害的,眼見丁奉想要硬碰硬,當即大驚失色道:“快回來!”

但已經晚了,丁奉長刀迎上了趙雲鐵槍,對方連人帶馬上千斤的衝擊力道,根本就不是丁奉所能擋住,長刀就要脫手飛出。

但偏偏丁奉極為兇悍,死死抓住長刀,結果整個人被衝擊力帶飛起來,身子打著轉騰在空中。

他眼角餘光看到寒光一閃,知道這是生死存亡之際,當即在空中用長刀對準寒光,全力猛劈出去。

一聲大響,刀鋒槍尖相撞,趙雲槍尖被撞偏,他手一抖,本來刺向丁奉麵門的槍尖偏了幾分,卻是紮透了丁奉肩膀。

丁奉慘叫一聲,落在地上摔的七葷八素,眼見趙雲挺槍奔來,心道難道今日要死在這裡?

卻見一道人影衝出,攔在丁奉身前,長槍對準趙雲刺出,卻是蔣欽到了。

趙雲大喝一聲,“來得好!”

他手中鋼槍揮舞開來,如點點繁星籠罩了蔣欽,雙方長槍你來我往,十幾招過後,趙雲憑藉馬力,生生劈開蔣欽長槍,一槍刺穿了對方大腿。

不過十幾個呼吸,三員江東大將,便皆被趙雲所傷!

此時徐盛還趕來,他在後麵看到,目眥欲裂,大吼道:“趙雲,來和我單挑!”

蔣欽倒在地上,知道今日已經沒有絲毫勝算,對麵是殺死過多名猛將的趙雲,自己這些人沒有馬,根本無法和其對抗!

他大吼道:“文向,不要過來,趕緊上船退走!”

徐盛聽了一呆,但他隨即冷靜下來,趙雲坐鎮,這邊確實是無力殺死兇虎了!

他一邊整軍佈陣準備退走,一邊吼道:“我讓人來救你!”

在徐盛的命令下,前麵的江東兵不要命湧了上來,將趙雲團團住,讓其一時無法追擊,丁奉捂著肩膀站起身,想要上來扶蔣欽,卻發現對麵受傷甚重,根本無法起身。

他想揹著蔣欽逃走,蔣欽一把將他推開,喝道:“兩個人走,都走不了!”

“你還年輕,將來替我報仇便是!”

丁奉被推的踉蹌幾步,他咬緊牙關,鬱悶的大吼出聲,眼看趙雲就要突圍出來,隻得倉皇向海岸方向逃去。

至此江東兵攻勢完全崩潰,人人回頭狂奔,想要逃回船上,袁熙見狀,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下達了追擊命令。

(本章完)平道摘桃子?”“你就是讓太平道給我個帝君名號我也不幹,現在的我不止代表我一人,還有我身後的幾百萬的黎民百姓,你把我捧上神位,我除了得到一個虛名之外,還能有別的任何好處?”“我要奪取天下,靠的是身後百萬人的共同努力,而不是太平道,反而是太平道需要藉助我的力量正名吧?”楊鳳聽了,長長出了一口氣,“這次我承認說不過你。”“我會好好考慮之後太平道應該做什麼。”袁熙笑道:“我一直很看好楊統領,相信你能想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