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小兔 作品

第1073章 失期

    

回到馬車,對眾人說道:“形勢不太妙。”“這袁紹軍已經將來救援的徐州軍打退了,聽還還有大批曹操軍馬上趕到。”“咱們能否活下來,隻有聽天由命了。”“記住,千萬不能在他們麵前暴露琅琊諸葛氏的身份,畢竟咱們依附的袁公路,和袁本初是死對頭。”眾人皆是點了點頭,諸葛亮心中有些不甘。自己還是太弱了,對天下的局勢動向,還不能完全掌握瞭解,所以才讓家人陷入了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太不甘心了!袁熙吩咐張郃去城裡安撫百姓...第1073章

失期

江東退走的時候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因為倉皇退卻,所以很多人都來不及上船,船上的人就拔錨啟航,沒登上船的一邊抓住船板,一邊要求船上的人拉他們上去。

但船上的人根本來不及管他們,船隻急匆匆掉頭駛離,攀附的人力氣不支,紛紛掉落海中,他們掙紮沉浮幾下,便被刺骨的海水淹沒。

對吳國船隊來說,唯一的好訊息便是袁熙晉軍戰船大部分都已經焚燬,所以能夠追擊他們的兵力並不多,隨著吳國船隻一艘艘駛離岸邊,眾人都看到了逃走的希望。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很多人都被留在了岸上,包括很多將領也是如此,而地位高的將領中,除了大腿受傷無法逃走的蔣欽,還包括潘璋。

說來他也是倒黴,想要射箭偷襲袁熙搶功,卻反而暴露了自己行藏,反被趙雲射中了肩頭。

這一箭的傷勢很重,潘璋的右肩和胳膊幾乎全部報廢,他當然不可能去找趙雲拚命,隻能想辦法先活下來。

於是他脫掉暴露身份的外甲,離開了的自己的將旗,想要偷偷上船,而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個決定讓他後悔到腸子都青了。

因為他遮掩身份,所以兵士們找不到他,誤以為他已經離開或者喪命,所以在徐盛丁奉退走的時候,各船自顧自退走,完全沒有想起來去找潘璋。

而潘璋受傷後行動不便,幾艘船都沒有登上去,甚至最後快要搶到位置,還被人一把推了下來。

他氣得破口大罵,正想表露身份,但看到周圍不時有吳國兵士跑去對麵投降,便又把嘴邊的話嚥了回去,這個時候他不能自保,若是貿然暴露身份,誰知道會不會有人拿他腦袋去投降領功?

他混在潰兵裡麵尋找船隻的當口,還是遭遇到了追擊而來的袁晉軍,一些吳國兵跪地投降,一些想回家鄉的,卻是三五成群負隅頑抗,期待能突圍出去。

潘璋躲在人群後麵,快要被肩膀上的傷勢痛暈過去,平心而論,他的武力在江東將領中,也是數的上號的,但現在的他,卻是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因為將領的武力,和其身體狀況息息相關,除了極少數負傷後越戰越勇的人外,大部分將領在受傷後都會喪失戰力,先前一流武將,傷後甚至連三流都不如。

潘璋便是如此,他長於弓術,但此時臂膀廢了,一身武藝使不出來半分,隻得躲躲閃閃,他用長刀當做柺棍拄著,拚命往江東船隻方向逃竄。

但怕什麼來什麼,當即有十幾名晉軍兵士衝了過來,潘璋跑得最快,反而最為顯眼,領頭的少年將領見了,喝道:“站住!”

潘璋心裡一慌,跑的反而更加快了。

那少年將領正是孫禮,他見狀猛奔過來,手中環首刀對準潘璋後心劈下。潘璋聽到風聲,隻得咬牙,左手用力,反手一刀,將孫禮的長刀盪開。

他雖然右手不能用,但左手多少還是有功夫在,孫禮是個識貨的,他見長刀被對方隔開,眼睛一亮,雙手握住刀柄,連續數刀如閃電般劈出。

孫禮的招式,自然不如潘璋這種在戰場上混了二十多年的武將相比,但他勝在力大,又看準了潘璋隻能單手用刀,所以逼著潘璋比拚力氣。

這一手以長擊短,代表孫禮眼光武藝已經逐漸登堂入室,他數刀砍下,潘璋獨臂難支,被孫禮找準空子,一刀將其僅剩的左臂砍斷。

潘璋痛的大叫起來,趕緊舉著斷臂,喊道:“等等.”

但他話還沒說完,孫禮未及收刀,下意識橫斬一刀,割斷了潘璋喉嚨。

潘璋左手被砍斷,右手抬不起來,連喉嚨噴出的血都捂不住,隻能呆呆看著自己喉頭的鮮血如泉水般噴濺出來。

他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自己縱橫江東二十餘年,因為善於明哲保身,那麼多危險的局麵都度過來了,如今竟然在一個無名之輩手下丟了性命?

他喉頭裡麵格格作響幾聲,眼前景物漸漸模糊,然後他身體裡的力氣飛速流逝,漸漸癱軟在地上,然後氣絕斃命。

孫禮翻轉長刀,在潘璋衣服上擦了擦血跡,心道對方沒穿甲冑,地位肯定不怎麼高,但刀法卻是不一般,看來哪裡都有能人。

相比之下,自己連一個負傷的無名之輩都無法輕易拿下,說明自己所學不精啊。

不行,還得練!

趙雲此時帶著騎兵將吳國兵士全部趕下海去,千餘吳國兵沒有來得及登船,在海水中掙紮哀嚎,而能夠逃走的,隻有二三百艘戰船。

能在這種情勢下,還能逃走這麼多人,顯然帶隊的將領本事不低,趙雲望著逃離的戰船,心中很是遺憾,他也想帶著水軍追擊,但他實力卻不允許。

沒錯,他不擅水性。

趙雲精於騎射步戰,但這些年偏偏沒打過水戰,在這點上,倒是和曹營的將領有些相似。

他要是上了船,可能隨便幾個士兵都能殺死他,趙雲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但凡水戰他都不參加,免得拖累別人。

趙雲心道眼下袁熙的地盤,除了沿海就是江淮,一大半都是水戰地區,自己沒事的時候,也該學學水戰了,免得不定哪天就翻車了。

吳國將領強就強在,會水戰的,多少也會步戰,雖然不到一流將領水平,但一二流之間,還是算的上的。

不過有時候樣樣精通,等於樣樣都不精,江東四將今日便是在趙雲手裡吃了大虧,丁奉重傷,潘璋橫死,蔣欽被俘,可謂是一敗塗地。

趙雲看了一會,發現先前約定的援軍還是沒有到來,也是不太高興,心道諸葛亮和田豫在搞什麼,他們知不知道今天戰況還是很驚險的?

他撥轉馬頭,回到袁熙帥旗所在的地方,袁熙已經開始重新整兵,準備進入被百濟郡守放棄的慰禮城。

百濟兵士潰敗,賈詡逃走後,慰禮城內的郡守第一時間便腳底抹油,逃往北麵的山林,然後大半天後,他巧遇了同樣逃跑的賈詡,兩人同病相憐,抱頭痛哭後,一起相攜逃難,往百濟都城方向而去。

而袁熙這邊,則是號令兵士入城後禁止劫掠殺戮,同時命醫士過來,帶五花大綁的蔣欽進城治傷。

蔣欽忍著痛,冷聲道:“我是不會投降的!”

“晉王不如殺了我!”

袁熙微笑道:“不用硬氣,你現在想死,也要看我心情。”

“而且江東將來和我的關係,未必如你所想,所以你先活著,實在撐不下去,我可以幫忙送你上路。”

見袁熙如此光棍,蔣欽反而一時間啞口無言,當即被人帶到城中去了。

趙雲此時正策馬過來,對袁熙道:“孔明和國讓失期,江東船隊這三百多條船,我們現在無力追擊,怎麼辦?”

袁熙沉吟道:“他們定然是遇到了極為麻煩的事情,不然不至於此。”

“不過好在這一仗勝了,即使無法全殲對方,咱們也是斷了對方一條臂膀。”

“咱們還有一二百條船,這點數目追擊敵人還是有危險,且兵士疲憊,隻能先進城休息,畢竟打下百濟最為要緊。”

“先派人去聯絡孔明國讓,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雲當即領命,心中惋惜,自己要是會水,現在就能領兵追擊了!

海麵之上,數百艘吳國船隻正拉起風帆,拚命往南逃走。

來的時候千餘艘船,如今隻剩三百多艘,且兵士陣亡大半,每艘船上都是人手不足,可謂是悽慘異常。

這還不算,雖然很多戰船都有破損,但利用船上工具縫縫補補修修,還是能堅持的。

但最大的問題是,船上的糧食和水不夠了。

吳國船隊為了隱秘突襲,一個多月來沒有靠岸,全靠船上的糧食淡水撐著,最後雖然成功到達,但船上儲備已經用的七七八八,撐不了幾天了。

這樣下去,在外海堅持不了多久,便要水糧斷絕,死路一條。

他們想要活下去,隻能找最近的地方補給,但這邊都是袁熙地盤,他們若是強攻劫掠當地村鎮,危險性可比水戰高多了。

這也是為什麼袁熙不派兵追擊的原因,即使不管吳國船隊,這襲人說不定也不回不了家。

徐盛思慮過後,隻能做出決定,便是找最近的青州地界登陸,劫掠一番物資,纔好繼續行軍。

他號令船隻整隊,一路飛速疾馳,隻過了一天多,就見到了青州的海岸線。

然而他同時見到的,還有無數的船隻殘骸,以及一支向自己開拔過來的船隊。

徐盛馬上猜到,先前這裡爆發了一場大戰,雖然不知道輸贏,但看到對方來船上的晉軍旗幟,他就知道自己終歸還是沒有逃過。

想到來時的四人,現下隻剩兩人,這一戰之後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去,徐盛也是激發了兇性,吼道:“和他們拚了!”

晉軍那邊的站船上,田豫也是同樣釋出了出擊命令,他本來窩著一肚子火,更是心中擔憂袁熙安危,但看到明顯是逃回來的吳國船隊,終於是稍稍放下心來。

(本章完)州之戰,己方勝算實在是不大!袁譚轉向眾人,見其都不發一言,怒道:“平日打仗順風的時候,主意都這麼多,怎麼這個時候都啞巴了?”“優勢打仗誰都會出點子,劣勢就等著投降?”幾個謀士心裡一驚,因為他們確實想過勸袁譚和袁熙談和,但聽袁譚如今這口氣,自己要是說出求和的話來,隻怕性命堪憂!這次之所以眾人這麼被動,還是在於幾乎沒有人想到,一直在不惜代價,不留餘力和曹操對抗的袁熙,此時竟能會將所有的兵力和底牌都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