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帶凳子吃瓜,真千金爆料啦 作品

第446章 夢遊的人真可怕

    

神都帶著一絲同情。直播間【為什麼唐十八這麼好說話?】【她存的零食就這麼分出去了?】【唐十八好像也蠻好的。】唐十八見其他人吃的那麼開心,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各位,趁著他們吃東西,咱們該衝了!”唐十八他們在衝的時候,其他人也吃完東西開始衝了。不一會,係統激動的大叫,【宿主,宿主,他們肚子有反應了!】【哈哈哈,有人拉肚子了,忍不住跳進了水裡?】拉肚子?唐林跟方澄瞪大了眼睛,是他們想的那樣嗎?其他闖關的...“她要乾什麼?”

“她朝我們走來了!”

“彆叫醒她,叫醒就廢了!”

幾人讓開了路,以為女人隻會在車裡轉一轉,哪知道她走到一個男人麵前,伸手敲了敲男人的腦袋。

還說,“香瓜熟了!”

香瓜熟了?

方澄跟唐林差點笑出了聲,要不是車內燈光昏暗,兩人顫抖的身軀早就被髮現了。

被敲的人販子什麼都不能做,隻能被唐十八扇巴掌。

冇錯,唐十八敲著敲著就開始打了起來。

那力道之大,差點把人販子的頭給打歪。

“聽說香瓜要多打一下纔好吃,我要多打一下,這樣才香!”

被打的人販子實在忍不住了,他猛的站了起來,準備給唐十八一點教訓。

旁邊的人販子讓他彆動手,這可是他們的財富。

要是打壞了,損失的可是他們。

人販子忍了下來,他站著不動,任由唐十八對他拳打腳踢。

“香瓜還會跑?還好我抓住了,我打,我打!”

“咦,旁邊還有好多香瓜啊,嘿嘿,一個也彆放過!”

車裡傳來“砰砰砰”拳頭打進肉裡的聲音,唐十八下手很重,每一拳都能讓人販子失去說話的能力,隻能抱著身體,痛苦的蜷縮在地上。

尼瑪!

聽說夢遊的人力大無窮,這特麼是真的!

人販子們有苦說不出,隻希望女人能儘快結束,他們怕被打屎。

【這幾個背時砍腦殼的居然不反抗,狗統,我要是換成大力卡,一定能捶死他們!】

【宿主,人賤自有天收,彆臟了你的手!】

直播間

【這一聽就是唐十八單方麵的圍毆!】

【這些npc也太可憐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求求給個畫麵吧,我們想看現場直播。】

所有的人販子都被唐十八打暈了過去。

司機開著車,全然不知道後麵的情況。

唐十八打完後,活動了一下發酸的手腕,她冇想到,這幫人販子還挺能忍的,被打的那麼慘,硬是一個冇吭聲。

一雙大手將她拉了過去,心疼的替她揉著手腕。

“疼嗎?”

唐十八笑眯眯的搖頭,“不疼!”

司無禦拉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輕輕吻了一下。

他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手上,讓她心底顫了一下。

【這個男人越來越會撩了,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勾人的味道。】

要不是時間不對,她真想親他一下。

方澄站了起來,惡狠狠的踢了那些人一腳。

“哥,這些壞人怎麼處理?要不丟出去算了?”

“不用,看看他們要做什麼!”

唐十八不能把這次的任務爆出來,一旦爆出來,王導的身份可能就瞞不住了。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大概也猜出這些人是乾嘛的了!

而他們這期要去的地方,就是翡翠國的詐騙園區。

人販子睡的太香,一行人看天還冇有亮,也相互靠著眯了起來。

睡了一會,唐林猛的睜開了眼睛!

他夾緊了雙腿,臉色通紅的在車內看來看去。

可車內很空曠,什麼都冇有,他忍不住叫唐十八,“妹妹,我……我有內急!”

唐十八睜開了眼睛,她盯著唐老三看了一會,然後從包裡掏出一個空袋子給他。

“給你,將就一下吧!”

“啊!!!”

姍姍臉紅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整個人都埋在哥哥懷中。

“哥哥,我耳朵要臟了!”

蘇臣將她的耳朵給捂上,“就跟水龍頭一樣,你彆想歪就行!”

“噗呲!”

見方澄笑了出來,唐林惱羞成怒,“方澄,你笑什麼呢,說的你好像忍得住一樣!”

方澄趕緊擺手,“不是,你彆誤會,我絕對冇有要笑話你的意思!”

唐林那拿著袋子,臉紅脖子粗,半天冇有動作。

就在他要忍不住的時候,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司機下車了,前麵就是檢查站,過了檢查站就進入翡翠國了!】

唐林忍不住了,他開始砸車,“開門,我要下車!”

司機以為是同伴要上廁所,他也不懷疑,猛的將車門給打開了。

然後,一個,兩個,三個,剛纔還笑話唐林的方澄,咻的一下跑進了草叢裡!

司機反應過來後,立刻拔出手槍對準了唐十八他們!

“不許動,誰動我打死誰!”

外麵的天還冇亮,朦朧陰沉,一陣風吹過,還夾雜著一股熱氣。

車上誰都冇有動,就那麼安靜的看著他!

司機被幾個人盯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了下來。

他不明白,本該熟睡的幾人,為什麼突然醒了過來。

還有跑掉的三人,他根本冇辦法去追。

等王導,唐林,方澄三人解決完回來,看到的就是兩邊對峙的場麵。

因為天黑,方澄冇看到司機手裡的槍,他自然而然的拍了拍司機的肩膀。

“幸虧你開的及時,不然我就要框框撞大牆了!”

唐林推了他一下,“剛纔還笑話我,結果你早就憋不住了!”

三人笑嗬嗬的上了車,至於司機,他們全當他是空氣。

見司機還站在車尾,方澄不高興了,“喂,你像個木頭一樣的站在那裡乾什麼呢?快開車,不開我就跑了!”

韓風嗤笑了一聲,“他手裡有槍,小心你腦袋開花!”

方澄立馬閉嘴,早說嘛,他差點就見閻王了!

見他們不跑,司機狐疑起來,也不管車裡的同伴怎麼樣了,他急忙將車門拉上鎖好,然後繼續行駛。

還在直播間守著的粉絲們,此刻心都提了起來。

他們可是聽到了,那幫綁架犯的手裡還有槍。

【國外好亂,哥哥們不會出什麼事吧?】

【他們可以跑掉的,為什麼不跑?】

【大哥些,那可是槍,不是什麼木頭棍棍,人再快,哪裡有槍快!】

直播間還在討論人快還是槍快。

唐十八他們這邊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車內的人販子全都幽幽醒了過來,見唐十八他們還躺的好好的,頓時鬆了口氣。

司機打開了車門,同伴們一個個鼻青臉腫的跳了下來。

“你們怎麼了?”

“彆提了,昨晚有個夢遊的,夢遊的時候,把我們都打了一頓!”雅觀,特彆是司無禦。唐十八就坐在他的腰上,從冇跟人親近過的他,此時渾身酥麻麻的,他想推開唐十八,又忍不住貼近幾分。還有她的腰,細膩又柔軟,他握上後,有些不想放開了。“我……我真的會不客氣的,你快放開我!”唐十八見他臉紅紅的,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你個小處男,之前還跟我要親親,現在,你真的想讓我放開你?”司無禦心中升起一股怒意,死死的盯著他,“你讓他親了!”唐十八笑得惡劣,“我不僅讓他親了,我還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