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九千歲喜歡男人?

    

都是李嬤嬤在照顧的,誰知道是不是李嬤嬤下的毒手?”李嬤嬤被嚇了一跳,慌忙跪在地上:“王妃娘娘,這種要人命的事情,奴婢可不敢做!而且奴婢最怕那些蟲子了,怎麽會有蜘蛛的毒液?”凰歌目光在兩人身上掃了掃:“是誰做的,我一查就能查清楚。”說完,她衝寒霜揚了揚下巴:“去搜搜她身上,有沒有。”寒霜會些功夫,自然不怕湘兒,走過去就要搜身。湘兒當然不從:“王妃娘娘,你不能冤枉我!”“是不是冤枉,搜一下不就知道了?...隨著夜千丞的到來,房間的溫度彷彿都低了幾分。

他冷冷的站在門口,森冷幽深的眸子緊緊的盯著跪在地上的掌櫃的。

掌櫃的也不敢說話,心中對自己竟然沒有立刻暈倒痛恨不已!

天哪!這可是敬王九千歲!他剛才剛剛摸了敬王妃的手!現在敬王來了,他該怎麽辦?

掌櫃的心中叫苦連天,索性嚮往地上一躺,裝死算了。

“起來。”

夜千丞大步走過去,在他腿上踢了一腳,冷聲道:“本王知道你是裝的。”

掌櫃的嚇得心肝亂顫,可就是不敢起身。

這九千歲要是發起火來,他可承受不住啊!

“掌櫃的,你起來吧,剛才都是誤會,王爺不會對你做什麽的。”

凰歌勸了一句,誰知道掌櫃的還是不肯起身。

那……他喜歡的話就在地上躺著吧。

凰歌有些尷尬地看了夜千丞一眼,眼睛晶亮地笑著問道:“你怎麽來了?”

“隻許你出來亂逛,本王就得天天在家?”

夜千丞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帶著明顯的不滿。

他十分好奇這個女人在外麵到底做什麽,所以就一路跟了過來,可誰能想到一眼就看到一個中年男人抓住了她的手摸來摸去……

如果不是清楚這個濟世堂掌櫃的什麽都不知道,剛才的事情純屬誤會的話,他早就控製不住自己一巴掌給掌櫃的拍飛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凰歌甜甜地笑道:“我隻是有些意外。”

“他是誰?”

夜千丞冷冷的視線在凰歌周圍掃了一圈,終於發現了可疑人物夜梟。

“他啊,他叫夜梟,是我的病人。”凰歌趕緊介紹。

夜梟冷冷地看著夜千丞,沒有說話。

“王妃娘娘……”寒冰走上前,蠢蠢欲動:“他……”

“他的病沒什麽問題了,可以走了。”

凰歌趕緊打斷了寒冰的話,對著夜梟使眼色:“你快走吧。”

寒冰嘴唇動了動,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夜梟盯著夜千丞森冷的目光,離開了濟世堂。

他知道小花苞已經成婚了,嫁給了雲墨國最有權勢的敬王九千歲,但是夜梟從來沒有想到,夜千丞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

夜梟很想直接對上他,與他光明正大地爭奪小花苞!

可是他也知道,單看夜千丞周身那淡淡的威壓……十個自己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所以,他夜梟隻好……先撤為敬了!

凰歌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鬆了口氣。

不管夜梟是不是那天晚上刺殺杜蘅的凶手,她都想再給他一次機會。

“夫君,我們現在做什麽?”

等到夜梟走遠了,凰歌笑眯眯地問道。

“你想去哪兒?”夜千丞反問凰歌。

凰歌摸了摸自己的有些咕咕叫的肚子:“我有些餓了,不如我們去找一家好吃的酒樓?”

她仔細地想了想,之前好像沒有跟夜千丞一起逛過京城啊,不如今日,就抓住機會宰他一頓!

“也好。”

夜千丞淡淡的眼神落在凰歌發出輕微叫聲的肚子上,唇角不經意間勾起一個微笑。

凰歌有些尷尬,訕笑了一聲,就要和夜千丞一起離開濟世堂。

畢竟他們在這裏多久,掌櫃的就要在地上躺多久!現在天逐漸涼了,地上也涼,掌櫃的一把年紀了,若是病了可不太好呢!

“錢大夫!錢大夫呢!”

凰歌和夜千丞剛要離開,就從外麵闖進來一個人,大呼小叫著直接撞在了凰歌的身上。

“你什麽人啊?沒長眼睛啊!”

撞到凰歌的女人頓時大呼小叫了起來,聲音尖細地的罵道:“你若是耽誤了我家郡主看病,看我不撕了你……”

凰歌被撞得一個踉蹌,穩住腳之後定睛一看,唇角浮現了一絲譏笑。

“喲,這不是芙蓉姐姐嗎?這麽長時間不見,你又變漂亮了?”

芙蓉本來正慢慢咧咧,可聽見這般誇讚的話,心情瞬間變好了。

等她看清眼前的人是凰歌之後,頓時一陣驚喜,羞澀的道:

“哎呀黃公子,怎麽是您呀。”

芙蓉的聲音瞬間從潑婦變成了嬌羞的小女孩:“瞧您也不早說話,我還以為是哪個不開眼的撞了我呢……”

她家郡主最近腹部越來越突出,還有些食慾不振,今日更是直接嘔吐了起來,她們匆忙地來找錢大夫診治,沒想到竟然在濟世堂門口撞上了熟人!

“芙蓉姐姐這不是沒給我說話的機會嘛。”

凰歌勾唇一笑,微挑的鳳眸中滿是曖昧地看著芙蓉:“你怎麽到這裏來了?可是郡主身體又有什麽不適嗎?”

芙蓉看著她那似乎會發電般的眼睛,隻覺得自己身體都軟了幾分。

這位黃公子雖然身量不高,可當真是英俊瀟灑又嘴甜會哄人,這纔跟自己說了幾句話,她都恨不得立刻投懷送抱!

“是呀,郡主她有些嘔吐,為了看病方便,今日親自來了,如今在馬車裏坐著呢……”

芙蓉嬌柔做作的扭了扭身子,想要顯示出自己前凸後翹的身材。

凰歌也十分給麵子,曖昧地道:“你們是來找錢大夫的吧,錢大夫今日不在呢!要不,我替郡主瞧瞧?”

“好啊,反正黃公子醫術高明……”

芙蓉慢慢的往凰歌懷中靠去,眸中眼波流轉,十分勾人。

可是還沒靠近黃公子懷中,芙蓉就被一條橫插出來的手臂給擋住了。

“你們在幹什麽?”

夜千丞在一邊被完全忽視,此時再也忍受不住,冷冷的問道。

夜千丞緊緊的皺著眉,冷眼看著身邊穿著男裝的小女人公然調戲雲星月的丫鬟!!!

她還敢摸人家的屁股?這個女人是欠揍了嗎?

夜千丞冰冷的目光落在凰歌臉上,凰歌所有的目光卻都在芙蓉身上,目光中帶著垂涎和狡詐。

夜千丞氣的捏緊了拳頭。

他怎麽有種想要掐死這個女人的衝動呢?

“啊?九千歲?您怎麽也在?”

芙蓉這才驚覺,原來旁邊還站了另外一個人。

看見夜千丞那張冷若寒霜的臉,芙蓉一下子清醒了,連忙行禮道:“奴婢剛才沒有注意到您,還請您不要責怪……”

該死!她隻顧著黃公子了,這下可麻煩了!

“芙蓉姐姐,你不必害怕,敬王這是跟你開玩笑呢。”

凰歌嘻嘻一笑,賊心不死的還想占芙蓉的便宜,伸手就往她下巴上摸去,卻被夜千丞一把抓住了手腕,再也動彈不得了。

凰歌的手和芙蓉那圓潤的小臉兒近在咫尺,可任她怎麽努力,就是夠不著。

芙蓉也很尷尬。

九千歲怎麽和黃公子同時出現在這裏啊?而且兩人關係似乎還不錯的樣子,最主要的是,九千歲似乎很不喜歡黃公子跟自己說話呢……

難道,難道……九千歲喜歡男人?

九千歲喜歡男人?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芙蓉整個人都不好了!辭離去,神態輕鬆步履輕盈,狀態與剛來的時候截然不同了。寒霜和白露都看呆了,目送如同驕傲的孔雀般高昂著頭的雲星月悠然離去了。“王妃娘娘,您對她說了什麽?她神態怎麽跟來的時候差別那麽大了?”寒霜扶著凰歌上了馬車,好奇地問。凰歌唇角勾起一抹笑:“我隻跟她說我並不懂醫術。”白露想到了雲星月懷孕事件,頓時瞭然地笑了一下。寒霜卻沒想那麽多,她沒心沒肺地撓了撓頭:“這個郡主真奇怪,您會不會醫術跟她有什麽關係!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