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叫叔叔

    

冷的笑:“你忘了嗎?我曾經跟你說過,我會讀心術。”凰歌腦海中轟然一聲炸響,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太監。那天晚上,夜千丞確實這樣說過的,但她以為隻是玩笑話啊!凰歌腦海中一片混亂,她有超強的記憶力,那天晚上的事情又令人印象深刻,她當然能回憶起細枝末節來。夜千丞說他會讀心術的,她的腦海中確實閃過了華夏國這幾個字,難道就是那個時候?不,不可能。她身上攜帶不少的國家-機密,當然是經過特殊培訓的,即便是最厲害...芙蓉那複雜的眼神在凰歌和夜千丞之間來回搖擺,最終移到了自己的腳尖上。

如果九千歲真的是喜歡黃公子的話,那她豈不是沒戲了?

還有郡主,郡主一直喜歡九千歲來著,完了,她們主仆都完了啊……

芙蓉在心中哀嚎一聲,心裏別提多苦悶了。

“芙蓉,怎麽回事?”

蓮心從旁邊的馬車上跳下來,看見夜千丞臉色頓時一僵,匆匆地行了一禮,恭敬地對著馬車內道:

“郡主,九千歲也在。”

“真的嗎?”

馬車內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隨後,蓮心掀開了馬車簾子,一張蒼白素淨的小臉兒探了出來。

雲星月的狀態不太好,她身形消瘦了不少,可是小腹卻似乎有些突出來,本就纖細的胳膊在有些寬大的衣袖中伸出來,顯得有些瘦骨伶仃的。

雲星月扶著蓮心的手下了馬車,一雙大眼睛刻在深深的眼眶裏,跟整個臉有些不成比例,她纖弱一笑,溫柔地看著夜千丞道:

“千丞哥哥,好久不見。”

凰歌聽見“千丞哥哥”四個字,眉毛不自覺地動了一下。

這個雲星月可以啊,上次在敬王府她才教育過她,當時她勉強答應了,如今以為自己不在,她竟然又把“千丞哥哥”叫上了?

夜千丞淡淡地看著她,擰眉道:“上次王妃不是跟你說過,不準再不顧輩分亂叫了嗎?”

喲,表現不錯嘛。

凰歌讚賞地看了夜千丞一眼,心中格外舒服。

雲星月沒想到夜千丞竟然是這個態度,驚了一下,旋即晶瑩的淚水就溢滿了眼眶:

“可是,我小時候一直叫你哥哥的啊,為什麽有了王妃,你就把我們之間的情分都忘了呢……”

雲星月看起來格外委屈可憐,讓凰歌都忍不住有些心疼了。

她撫了撫手中摺扇,笑著道:“星月郡主,你小時候不懂事,王爺自然不會跟你計較,現在你都這麽大的人了,再錯了輩分豈不是叫人笑話嗎?”

雲星月這才注意到旁邊還有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公子,臉色頓時難看了不少。

她勉強笑了笑道:“原來黃大夫也在呢,聽說你在給千丞哥哥治病,他的身體可有好些嘛?”

凰歌翻了個白眼,糾正道:“你千丞叔叔的身體好多了!對了,郡主今日來濟世堂,可是哪裏有什麽不適?要不在下替你把把脈?”

夜千丞聽見凰歌蠻橫地糾正雲星月的稱呼,唇角輕輕地勾了起來。

這個小女人現在的樣子,倒是有些像是在吃醋了。不錯,他很受用。

雲星月聽見那“叔叔”兩個字,小臉兒瞬間變了形。

這個黃大夫怎麽跟楚凰歌那個女人一樣可惡!他是刻意惡心自己的嗎?

芙蓉看到雲星月眼中一閃而逝的凶狠,趕緊上前扶住了她:

“郡主,錢大夫不在呢……既然黃大夫醫術高明,不如請他給您瞧瞧?”

芙蓉想到剛才心中忽然冒出來的那個猜測,不禁在心中歎了口氣。

黃公子和郡主怎麽一見麵就掐了起來啊?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情敵見麵分外眼紅嗎?!

“不必勞煩黃公子了,我不過是有些腹痛的小毛病而已。”

雲星月強撐著笑,不再去搭理芙蓉或者凰歌,反而柔柔地笑著問夜千丞:

“千丞哥哥,你這是要去哪裏呢?”

夜千丞不耐煩地別過頭去,冷淡地道:“你若是有病,還是趕緊去看大夫吧。”

又對著凰歌皺眉:“你還走不走了?”

“走啊,我正餓著呢。”

凰歌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跟上了夜千丞的腳步。

“原來你們要去用膳啊?”

雲星月見狀,生怕錯失機會似的跟了上去:“正好星月也有些餓了,不知道可否一起?”

夜千丞擰眉:“男女搜受不親,星月郡主跟著我們兩個大男人去酒樓怕是不妥。”

雲星月見夜千丞似乎不願,趕緊討好地看向了凰歌。

凰歌見她實在想去,便笑著道:“你別聽他瞎說,什麽親不親的,反正他是你叔叔嘛。”

雲星月本來見凰歌答應,正要高興,可是聽見下半句,小臉兒瞬間又垮掉了。

“多謝黃公子。”

雲星月臉上擠出一個笑容,拳頭卻在袖子裏捏緊了。

“郡主客氣了,既然郡主身體不適,就坐馬車在我和王爺身後跟著就好。”

凰歌曖昧一笑,對著雲星月道。

雲星月卻不想錯過和夜千丞相處的一分一秒,臉色蒼白地拒絕了:“不用了,我常在家中坐著,也該走動走動。”

夜千丞冷哼一聲,和凰歌並肩往前走去,雲星月在後麵跟著,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自從打雲南迴來以後,她每次見夜千丞,幾乎都有一個討厭的楚凰歌在身邊,現在好了,她終於可以跟千丞哥哥單獨走一走了……

當然,這個“單獨”裏,是雲星月自動把凰歌給忽略掉了。

“郡主,您這兩天都沒怎麽吃飯,天天嘔吐不止,這會兒怎麽還要跟九千歲他們去酒樓呢……”

芙蓉扶著雲星月的胳膊,低聲勸道:“咱們該去看大夫纔是啊……”

雲星月臉色難看,壓低了聲音道:“不用看大夫了,我知道是什麽病因。”

讓她錯過跟夜千丞相處的好機會,那是不可能的!

雲星月一邊走一邊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腹部,暗暗地想,該盡快找錢大夫把肚子裏的這個東西解決了纔好!

說話間,幾人已經到了迎客樓門口。

凰歌眼前一亮,道:“杜蘅的酒樓又重新開張了,不如就在這裏吃如何?”

夜千丞臉色一黑。

杜蘅,又是杜蘅!他們隨便走走也能走到杜蘅家的酒樓門口來?

寒冰明顯地看到了自家主子的不悅,趕緊上前勸道:

“黃公子,這個酒樓前段時間剛死過人呢,不如換一家?”

雲星月一聽剛死過人,心裏也是咯噔了一下,臉色蒼白地道:

“黃公子,不如換一家吧,我……有些怕。”

凰歌挑了挑眉,貼心地道:“郡主是個女孩子,確實有些怕這樣的事情。”

雲星月眉頭舒展,正想笑卻聽見凰歌道:

“那不如我和王爺在迎客樓吃,郡主找一家幹淨的?”

雲星月那還未完全展開的笑容就僵硬在了臉上。

她暗暗地捏緊了手指,靠著指甲嵌入手掌的疼痛來控製自己想要罵人的衝動:

“不必啊,既然千丞哥哥和黃公子都在,那星月自然就不怕了。”

這個臭男人怎麽回事?怎麽時時刻刻想要跟自己爭搶千丞哥哥?

雲星月心中的火氣蹭蹭地往上冒,本來蒼白的臉都氣的紅了,整個人看起來都健康了不少!

“你想把我支開?我偏偏不讓你如願!難道你一個臭男人還能搶過我不成?”

雲星月趁著凰歌轉身的功夫,在心中暗暗地罵道。會想私下處置了柳不惠!然而最後也是柳不惠羞愧自殺,跟敬王何關?但是你們呢,竟然死纏爛打誣告敬王殺人,真是枉費了敬王一番苦心!”太子頓時啞了火。凰歌一聽皇上這話,頓時愣住了。雲景軒話裏話外都是在維護夜千丞,看來,自己今天不出現,他也不會有什麽事情的。“這件事情就這樣吧,誰也不準把事情真相往外傳,對外就說是意外。”雲景軒臉色陰沉地下了命令:“朕累了,你們都下去吧,敬王和瑄兒留下,黃大夫也留下。”雲燁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