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去做大保健

    

一下手指甲,竟然就讓這個刁蠻公主癢成了這樣?簡直是大快他心啊!看著剛剛痛責過他的瘋女人受罪,臨風開心的簡直不能更開心了。“靜公主慢慢撓著,草民就先進去給三皇子治病了。”凰歌看了一會兒,唇角勾起一絲笑來,告辭道。“站住!狗東西!肯定是你,一定是你對本公主做了什麽,你快來給我止癢的解藥!不然本公主讓人殺了你!”昔日高貴不可侵犯的雲靜公主,如同瘋子一般血紅著雙眸披頭散發的盯著凰歌,惡狠狠的道!“公主殿下...雲星月委委屈屈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淚眼朦朧的看著夜千丞,問:

“千丞哥哥,你現在是不是很討厭星月?”

雲星月雙眼含淚的樣子簡直太過柔弱,便是,女人見了也會憐惜三分。

雲星月自認為自己這副模樣最好看,一定能引得夜,千丞動心,愛憐!

誰知道夜千丞偏不。

麵對雲星月的他冷漠的點了點頭:“嗯。”

還算你這個女人有自知之明!

房間內瞬間陷入了寂靜。

雲星月不可置信的看著夜千丞,有那麽一秒的時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凰歌正在吃肉,聽見那聲淡淡的“嗯”,差點兒沒把自己嗆死。

旋即,她劇烈地咳嗽了一聲,險些笑出了眼淚。

凰歌同情的看了雲星月一眼,卻被雲星月狠狠的瞪了一下!

夜千丞這是當著眾人的麵承認討厭她了嗎?他竟然這麽直接?這麽不顧及自己的感受?

兩行清淚順著雲星月的臉頰滑落,雲星月心中崩潰至極。

被自己喜歡的人討厭,是件很讓人痛心的事情,可是她不想就此放棄。

雲星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慘白的小臉上強撐著笑:“不知千丞哥哥可否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麽讓你如此討厭?”

夜千丞皺眉,掃了她一眼:“聒噪。”

凰歌強忍著笑,繼續吃菜,心底早已笑的翻江倒海了。

芙蓉和蓮心對視一眼,表情十分難堪。

寒冰想笑又不敢笑,站在一邊憋得臉色通紅。

雲星月臉色黑如鍋底,接下來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等到眾人結賬,離開了迎客樓,天色已經黑了。

雲星月一直沒有開口講話,但是,她一直跟在夜千丞和凰歌的身後,一步也沒有離開。

凰歌開啟了手中摺扇,風流倜儻地搖了一搖,對著絲毫沒有離開意思的雲星月道:

“郡主,接下來是男人們的時間,你還要跟著嗎?”

雲星月臉上閃過一絲疑惑:“男人們的時間?那是什麽?”

凰歌衝著她挑了挑眉,笑得更加無恥:“就是,我要跟王爺一起去樓裏逛逛,做做大保健什麽的。”

“大寶劍?

雲星月眼前一亮,怯怯的看了一眼夜千丞,才討好般地看著凰歌道:

“黃公子,我雖然是一介女流,可家父素來喜愛收藏寶劍,所以,我對寶劍也有一定的瞭解,星月也想同去,不知可好?”

說完,她眼神溫柔的看著凰歌,眼中那動人的神態,簡直讓凰歌不忍心拒絕。

“好啊,隻是希望到時候郡主能適應。”

凰歌很給麵子,滿口答應下來。

她才懶得告訴雲星月,此大保健非彼大寶劍!

轉過頭來,凰歌帶路往京城之中最有名的青樓走去。

走進那煙花柳巷看著,頭頂高掛的彩燈和門口站著攬客的妖嬈女子,夜千丞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

他轉過頭來,危險的眯了眯眸子,盯著凰歌道:“不是要去看寶劍嗎?怎麽來了這種地方?”

雲星月也緊張的咬著下唇,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凰歌。

凰歌搖開,摺扇擋住了臉,隻露了一雙笑意盈盈的眼睛在外麵:“九千歲和郡主有所不知,在我們家鄉呢,就愛把逛窯子叫做大保健。”

夜千丞:……

雲星月:……

“怎麽?這種地方九千歲不敢進嗎?是怕敬王妃知道了生氣嗎?”

凰歌挑釁的看了一眼夜千丞,問。

夜千丞冷哼一聲,朝著醉金樓走去。

“郡主要是怕了的話不如先回去?”凰歌友好的看著雲星月勸道。

雲星月看著夜千丞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咬了咬牙,快步跟上:

“誰怕了?”

千丞哥哥在哪裏,她一定要跟到哪裏去!她纔不會讓這個對千丞哥哥心懷不軌的黃大夫與千丞哥哥獨處!

凰歌看著兩人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

“哎呦,客官們,來我醉金樓怎麽還帶著姑娘呢?”

醉金樓老闆娘花月一身輕羅紅衫,倚在門口搖著團扇,風情萬種地一笑,問道。

“姐姐,這醉金樓不讓女人進嗎?我們帶著妹妹來漲長見識。”

凰歌走過去用摺扇抬起了花月的下巴,挑眉笑道。

花月看見如此俊俏的公子哥,頓時笑了,眸中波光流轉,曖昧地道:

“自然能進,不過是花月好奇,多問一嘴罷了。”

說著,她上下打量了一眼夜千丞和雲星月,隻見這兩人一個渾身冰冷如冰塊兒,另一個緊張不已又是女人,都不如凰歌這般解風情。

所以花月也就把所有的熱情都放在了凰歌的身上,她熱情地挽著凰歌往裏走去,聲音嬌媚地叫道:

“幫三位貴客準備一間上好的雅間!”

凰歌曖昧一笑,隔空對她“啵”了一口,花月頓時掩著紅唇吃吃的笑了起來:

“兩位爺帶著妹妹過來,那妾身就不給兩位安排姑娘了。”

花月一邊帶人往樓上走,一邊笑著道:“兩位爺,今日可是有好戲呢,兩位爺可別錯過了。”

凰歌好奇的問:“什麽好戲?姐姐可否告知?”

花月伸出纖細的手指,嗬氣如蘭的在凰歌額頭上點了一下,湊過去曖昧而低聲的道:“小壞蛋,一會兒你自己看看不就得了?”

說完,花月像一隻花蝴蝶般,留下一陣香風,快樂的飄走了。

凰歌意猶未盡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暗自琢磨,原來古代的妓院這麽有趣呢。

夜千丞眼神冰冷的盯著凰歌,心裏有種把這個女人拉入懷,狠狠打一頓pp的衝動!

這是他今天第二次有這種衝動,也足可見這個女人到底有多麽氣人了!

雲星月拘謹地的坐著,心中十分緊張。

剛才她一時衝動,竟然跟著兩個男人進了青樓,可是現在真真正正的進來了,他才發現這個地方是如此的粗鄙肮髒,這根本不是任何一個良家女子應該來的地方!

她憤恨的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凰歌,心中惱怒不已。

該死的黃大夫,竟然帶著千丞哥哥來這種地方!簡直是沒安好心!

凰歌悠閑地坐在窗邊,看見樓下的滿滿當當的客人和女人們插科打混,覺得很有意思嗎,隻是不知那花月說的好戲是什麽呢。

不過片刻,樓下便有樂師上場,地絲竹之聲很快傳遍了整個醉金樓。剛進門的凰歌道:“王妃娘娘!奴婢可等到您了!”凰歌奇怪地看著她:“怎麽了這是?”寒霜緊張地道:“不好了王妃娘娘!那個壞女人來了!”凰歌瞪大眼睛:“壞女人,你說的是哪一個??”“這是在太子婚宴上試圖害您的那個星月郡主!”寒霜急得跺了跺腳:“今天您出門了之後,這星月郡主就來了,在咱們府裏一直坐到現在都不肯走呢。”凰歌咋舌,抬頭看了看快要西落的太陽,問寒霜:“王爺在府中嗎?”這雲星月來到敬王府,最大的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