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布丁 作品

第一章 卑微中的爆發

    

的額頭:“小雪,姐夫一定會把姐姐帶回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家!”看著雲傾雪逐漸睡下,閻嘯角的笑容一點點的消失。當笑容完全收斂的那一刻,閻嘯渾的氣勢,陡然一變!他悄然走出病房,尋了一個暗的角落。四下無人,拿出那個磨的快掉漆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陌生的號碼。嘟……嘟……嘟……“喂?”電話中,傳來一個雍容而懶散的聲音。“是我。”整個世界,彷彿突然安靜下來。三秒過後,隻聽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清晰的杯子落地的脆響。...“手費需要五十萬,現在上,明天就可以手!”

白大褂醫生機械般的聲音響起,斯文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一顧的冷笑。

“還有,住院費現在還差五萬,不上,就別怪我們醫院不講麵了!”

說完,看了一眼病床邊那個掩麵哭泣的絕容,眼底閃過一抹火熱。

“當然,如果雲小姐願意去辦公室,和我詳談一下後續的治療計劃,說不定,我還能發發善心,讓令妹繼續在這獨立病房多住幾日。”

“你說什麼?!”

一旁的閻嘯,臉上充斥著怒意,一把揪住醫生的領,雙眸之中倒映怒火!

“王八蛋,你再說一遍?!”

“你……你……你放開我!”

“我可是病人的主治醫生,得罪了我,我讓你明天就來給收屍!”

“你!……”

“閻嘯!你夠了!”

雲傾尖銳的聲音響起,滿臉淚痕:“你還想胡鬧到什麼時候?!”

閻嘯一愣,手掌微微一鬆:“,我……”

“閉!我不想聽你說話!”

雲傾深吸一口,強忍出一抹笑容:“林醫生,對不起,是我丈夫太魯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林子祥冷哼一聲,鄙夷的瞥了一眼閻嘯,毫不客氣的出手指點著他的額頭。

“像你們這樣沒錢還窮橫的人,我見多了!”

“告訴你們,我就給你們三個小時時間,補不上住院費,立馬給我從獨立病房滾出去!”

說完,摔門離開。

閻嘯握住拳頭,不過當看到雲傾再度從眼眶中湧出的淚水時,滿腔怒意頓時化作一抹心疼,連忙從包中拿出紙,遞了上去。

誰知雲傾一點都不領,一把開啟他的手掌,滿眼的絕,歇斯底裡。

“閻嘯,我已經沒錢了!沒錢了呀!”

“這時候得罪主治醫生,你是讓我眼睜睜看著我妹妹死在這裡嗎?!”

麵對自己妻子的聲聲質問,五大三的閻嘯,卻顯得十分怯懦。

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小聲說道:“,你別著急,雪兒不會有事的,我這就去雲家,去借錢!他們一定會……”

“嗬嗬……”

雲傾淒慘的笑了,打斷他的話:“閻嘯,你除了無能,還真的很天真!”

“你去找們要錢?嗬嗬,打發你,就跟打發一條狗一樣簡單!”

閻嘯的頭低的更深了:“你們畢竟是雲家的人,他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侄死在這裡吧!”

“雲家?你還好意思說雲家?!”

雲傾像是被踩了尾的貓,頓時炸起來,聲聲質問:

“三年前,爸爸讓我嫁給你,好,我很聽話,答應了他!”

“隨後,他突然失蹤,消失之前告訴我,有你在,一定會很好的照顧好我們姐妹倆。”

“好,我又信了!”

“結果,我換來的是什麼?!”

“是雲家的資產,被我那些叔叔伯伯競相爭奪。”

“是我們姐妹倆,被趕出雲家大門。”

“是你閻嘯一個本該是我依靠的男人,卻了一個隻知道在家洗做飯打掃衛生的窩囊廢!”

彷彿是無數力的釋放,雲傾滿臉淚痕,笑的很淒慘。

“閻嘯,你為我撐起了一個家,卻為我撐不起一片天!”

說完,將眼淚乾,一瞬間,眼中彷彿下了什麼決定一般,不再看閻嘯一眼,從包中掏出化妝品匆匆補妝,隨後冷冷的說道:“你在這看著小雪!”

“你去乾什麼?”

閻嘯下意識的問道。

“乾什麼?”

雲傾角閃過一抹淒的笑容:“去見黃韜。”

“見他?!”

閻嘯一把拉住雲傾的袖,焦急道:“你去見他乾什麼?他是什麼東西你難道不知道?你這是羊……”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雲傾一把甩開閻嘯的手:“那我能怎麼辦?!黃韜是海星公司的總經理,隻要他能答應我的這個專案,我就有錢了,我妹妹就得救了!”

“跟我妹妹的生命相比,我的子,又算得了什麼?!”

閻嘯怔住了,隨即角出一苦。

一個子得絕到什麼程度,才能當著丈夫的麵兒說出這種話來啊!

或許覺到自己的話確實有些重的過分,雲傾微微撇過頭,不再看閻嘯,聲音微低道:

“這件事過去,你要是想離婚,我願意凈出戶。”

“在這之前,幫我照顧好雪兒。”

“對不起!”

微不可聞三個字,雲傾奪門而出。

閻嘯就這麼呆呆的站在原地,滿臉的落寞。

我隻想安安靜靜給你一個普通的生活,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突然間,他覺袖在,回頭一看,一張蒼白的小臉兒,出一抹笑容。

閻嘯連忙上前扶住,關切道:“小雪,你怎麼醒了?哪裡不舒服嗎?”

雲傾雪虛弱的搖搖頭:“姐夫,剛才的話,我都聽見了。”

“你快去攔住姐姐,讓千萬別做傻事啊!”

“小雪不要,真的不要。”

“姐夫,我們回家,回家裡躺上幾天,小雪就好了。”

閻嘯覺眼眶有些發酸,他深深吸一口氣:“小雪,對不起,都怪姐夫沒用。”

雲傾雪抓住閻嘯的手,原本純凈的眸子充斥著疲憊。

“姐夫,你是小雪最好的姐夫,去找姐姐,我們回家,小雪想吃姐夫做的酸菜魚了……”

著的眸子,閻嘯角裂開一抹微笑,將扶下,掖好被子,著的額頭:

“小雪,姐夫一定會把姐姐帶回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家!”

看著雲傾雪逐漸睡下,閻嘯角的笑容一點點的消失。

當笑容完全收斂的那一刻,閻嘯渾的氣勢,陡然一變!

他悄然走出病房,尋了一個暗的角落。

四下無人,拿出那個磨的快掉漆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嘟……嘟……嘟……

“喂?”

電話中,傳來一個雍容而懶散的聲音。

“是我。”

整個世界,彷彿突然安靜下來。

三秒過後,隻聽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清晰的杯子落地的脆響。

隨後,激的聲音響徹閻嘯耳畔:“老大,是你?!真的是你嗎?!”火熱。“當然,如果雲小姐願意去辦公室,和我詳談一下後續的治療計劃,說不定,我還能發發善心,讓令妹繼續在這獨立病房多住幾日。”“你說什麼?!”一旁的閻嘯,臉上充斥著怒意,一把揪住醫生的領,雙眸之中倒映怒火!“王八蛋,你再說一遍?!”“你……你……你放開我!”“我可是病人的主治醫生,得罪了我,我讓你明天就來給收屍!”“你!……”“閻嘯!你夠了!”雲傾尖銳的聲音響起,滿臉淚痕:“你還想胡鬧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