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蟲隊隊員 作品

第1059章 不能理解的存在

    

陳俊南的反應這麼大,崔十四也嚇了一跳,“領隊,您認識我?”“啊不不不……”陳俊南搖了搖頭,“隻不過我經常會幻想自己的「迴響」是「穿牆」啊……”“為什麼啊?”崔十四感覺有些好奇,不由地反問道,“這也不是個強大的能力啊,您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少次因為窒息死在了牆裡……”“這樣嗎?”陳俊南伸手撓了撓鼻子,“可我覺得「穿牆」真的很實用,至少比我……”話到嘴邊,陳俊南還是把「替罪」兩個字咽回了肚子裡。“對啊領隊...青龍從楚天秋身上收回了目光,轉而看向齊夏的方向。

卻未曾想到齊夏也在死死地盯著他。

“有意思。”青龍說道,“連外語都出來了……那條蛇到底說了什麼話?”

“你不是「神」嗎?”地龍捂著嘴笑道,“「神」不知道外語,本地「神」哦?”

青龍未曾說話,地龍又笑道:“可是朝鮮族話也不算外語,畢竟都是同胞,你身為「神」怎麼連這個都不懂?”

“你隻需要知道,你在求死的路上多了個伴,那條蛇會和你一起走的。”青龍說,“敢在我眼皮底下搞小動作……難道真的不怕死嗎?”

“這世上誰不怕死?”地龍說道,“但凡有活下去的念想,又有誰想主動死?”

“哦?”

“「求生」和「進食」、「繁衍」一樣,都是人類的本能。”地龍說道,“雖然「恐懼」也是,但「恐懼」通常會被克服。”

“那是為什麼呢?”青龍眯起翠綠色的眸子喃喃道,“對於凡人來說,「念想」比「恐懼」的優先度更高?”

“青龍……”地龍聽後沒有回答,轉過身,明黃色的眸子一閃,虎牙也露了出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在為什麼活著?”

青龍聽後微微一怔:“你在問我……?”

“是啊,我不能問你嗎?”地龍笑道,“聊天唄,這又不是你單純審犯人。”

“我……”青龍似乎從未想過這個問題,隻是頓了頓說道,“「神」怎麼會死?我不需要考慮自已為什麼活著,隻需要知道自已死不掉即可。”

地龍噗嗤一笑,伸手捂住了嘴巴:“青龍,是不是自稱為「神」的時間太久,連你自已都忘了自已是誰?”

“你……”

“你在神話故事中見過像自已一樣的「神」嗎?”地龍又說道,“屈指可數的幾個能力,又從不為這「桃源」的芸芸眾生著想,無數人都想殺死你,屬於一種……新的「神」?”

“凡人對自已理解不了的事物都帶有恐懼心理,例如黑夜、深海、宇宙。”青龍沉聲回答道,“所以他們想要殺我也合理,我是他們無法理解的存在。”

“所以就是「神」了?”

“不然呢?”青龍輕輕揮了揮袖子,撣掉了身上的灰塵,“我如今能聽明千裡之外、身趨心之所動、豪奪他人理智、舉手喚下天雷……莫非這樣還能稱作「人」?”

“說的也是哦。”地龍沉思了一下,“連我都不算「人」了,把你當成「人」也太奇怪了。”

“所以你問我為什麼活著?”青龍說道,“因為我不想死,所以活。”

地龍伸手指了指下麵奔波的眾人:“那他們想死嗎?”

“他們沒得選。”青龍說道,“因為我先選了。”

“那是不是太不講道理了?”地龍說,“你明明比他們要強,卻還要先一步做出選擇,哪有這麼不公平的事?”

“道理……公平……?”青龍輕笑一聲,“地龍,這就是這個世界上的道理。所有的資源一定是強大者先做選擇,隨後才會降級給弱者做選擇。你所認為的道理和公平從來就沒有適用過。”

“所以會不會有那樣一種人……爬到和你一樣高了之後,來幫我們這些弱者做選擇。”地龍一臉認真地看向青龍,“對我們來說,他纔是真正的「神」。”

“對於「凡人」來說就這麼簡單嗎……?”青龍聽後頓了頓,“那個人甚至不需要上天入地,也不需要有莫大的力量,僅僅是幫你著想就可以被稱作為「神」?”

“你常把「凡人」掛在嘴邊,卻不知道這個淺顯的道理嗎?”地龍回答道,“對於「凡人」來說我們不需要「神」給我們展示移山填海的力量,更不需要他們上天入地。一件對我來說本就不可能的事,我祈禱了,他應驗了,那他便是我心目中的「神」,我會日夜保證他的香火。”

“所以呢……?”青龍又問道,“為了這個「香火」,你連死都不怕,連「本能」都克服了?”

“哈。”地龍被青龍逗笑了,“隻可惜我祈禱的內容不是讓我自已活,而是讓大家結束這份苦。所以在這個條件下,「神」是在替我做事,他若是說我死能應驗這個祈禱,那我死。”

說完之後她又想到了什麼,盯著青龍補充道:“對了,我說的這個「神」並不是你。”

“我感覺也不是我。”青龍回答道,“不必說「祈禱」了,連「求饒」我都聽過很多,卻從來沒有一次給他們應驗過。”

“所以說你為什麼要自稱為「神」呢?”地龍問。

“這個問法很有意思。”青龍說道,“是誰規定這世界上的「神」必須要為「凡人」服務?難道我是因為想要服務這些人才獲得通天能力的?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既然我比這些人都強,又為什麼不能為所欲為,反而要處處照顧他們的感受?”

地龍盯著青龍墨綠色的瞳孔沉默一會兒,緩緩說道:“那說明你依然是以「凡人」的視角在看待「神」。”

“什麼……?”

“剛才這段話偏偏暴露了你凡人的本性……”地龍笑著回答道,“你理解不了「神」為什麼明明有著莫大的能量還在幫助脆弱的凡人,可你剛才說了,「神」是凡人理解不了的存在,你理解不了「神」,所以你不是「神」。”

青龍聽後,麵色一時之間變得非常難看,眉間的青筋漸漸鼓起。

“在有了絕對的權利和力量之後反而想去折磨他人尋找存在感……”地龍繼續說道,“這聽起來真的很像凡人才會做的事,而且是前半生過得不順的凡人。這個叫什麼來著……”

地龍撓了撓自已的頭,忽然張開眼睛:“……就好像報復性消費,是吧?長大之後會把自已小時候窮、沒錢買的東西全都買一次,可東西有了,快樂卻沒了。”

“你是真的有點活夠了。”青龍怒笑著說道,“就算你註定都要死,我也能決定你死得痛不痛快。”

“這又有什麼關係?”地龍問道,“既然要槍決了,難道我還在乎子彈的口徑嗎?”

青龍麵色一冷,伸手捏住了地龍的脖子。五個人其中之一會在今晚敲響你的房門。”地虎感覺齊夏簡直是神了,他隨意掏出一張地圖,標了幾個紅色字型之後便說其中某個地級會加入自己。這種話除了當年的白羊還有誰敢說?一旁的許流年也有些不理解了,和「青龍」的談話她在場,聽白虎講述昨晚的遭遇她也在場,可她卻完全不知道齊夏在思考什麼。“齊夏……為什麼這其中會有人加入?”許流年問道,“這兩件事有什麼必然聯絡嗎?”“有,因為這麼安排才符合「青龍」的性格。”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