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狼愛牛羊 作品

第316章 秦京茹來了

    

這不做完了,就回來了,走啦,您慢點忙.”和三大媽聊了會才知道,他們家老大的物件叫黃曉娟,也在這個街道,在家待業。可能是要過節的緣故,大街上的樹上掛上了五顏六色的紙花,橫幅也扯上了,倒是很有些節日的氣氛。掏出閱覽證,進了圖書館,找到農業部分,仔細查詢養殖相關書籍,找了好半天,也就三本書有相關內容,一本太簡潔,兩本一會看看。在圖書館呆了一上午,記了些筆記,東西不多,回去消化消化,又借了一本電子期刊,一...第316章

秦京茹來了

“謝大爺啊,那都不急,丫頭們都在嗎,我去找找她們,得幫我卸下車。”

“都剛回來,也別叫她們了,我幫著卸了就行。”謝老爺子主動請纓。

“那倒不用,我是讓她幫著開一下庫房,有些東西得入庫放起來,您先看著,我去找她們。”

前院很安靜,師弟妹現在一般都是白天放學後過來,現在都成為慣例了。

三個丫頭剛到家,見東家來了,也很欣喜,一個多月沒見了,不知不覺總有些想念。

“幫個忙,外麵車上有些東西,咱們一起挪到庫房去。”

好一會,幾人才完成卸車,看著庫房滿滿當當的貨物,三個丫頭也是心情激盪,現在外麵的日子更加難過了,糧食拿著票也不一定能買到。

可東家在這裡屯了這麼多好東西,都不知道東家打哪弄來的。

“行了,把門鎖好,還是按我說的,大丫,你繼續管著,幾個大爺和你們的,到時候自己取,記得管住嘴。”

“對了,上次咱倆說的服裝圖紙,你這畫好了嗎,找時間做一套穿出來讓大家看看。”

何雨水現在也出落得越發漂亮,連待人處事也大方了不少,居然主動舉杯敬酒。

朱雪峰轉頭離開,這好東西還是得存在空間,放在外麵,真要是壞了,可惜了的,這些玩意送出去一些,剩下的省著吃,吃一年都有富裕。

“雪峰,咱們好像兩個多月沒見了,你這變化不小啊,聽說你們廠現在忙得很,連我哥都要週末上班,大家都說是你在南邊拉來的任務,伱本事可真大。”

看來不用再往千山跑了,上半年跑了兩次,現在沒多大興趣。卻沒發現三個丫頭聽說讓她們也嚐嚐鹿血酒後,都是低著頭紅著臉,都沒有出來送行。

兩家子好久沒聚齊過了,難得今天都在,傻柱也是非要大顯身手,從廠子裡回來後就在折騰,也不知道都準備了啥好玩意。

沒想到東家連這些稀罕玩意都留了一些,讓幾人和老爺子品嚐。

“大哥,其它的都是哪來的,這麼多啊,得吃到啥時候,這是鬆子吧,我見過的…。”

“早畫完了,看起來真不錯,你說你一個大小夥子,怎麼連女人的服裝樣式也懂,現在沒機會做,家裡早沒布票了,過年添了幾件衣服,都花完了。”

見妹妹和朱雪峰聊的火熱,傻柱也是暗自嘆息,多好的兄弟,怎麼就有物件了呢,還沒告訴妹妹呢,也不知道這傻丫頭是不是真有想法。

“對了,鹿肉、黃羊、青羊我都帶走,留下的一些你們就自己找時間做了嚐嚐,這玩意可遇不可求,放壞了可惜。”

看著地窖再一次的擺上了雜七雜八的玩意,還有小妹念念不忘的醃製的黃羊肉,弟弟妹妹這下子算是開心了,上次打獵收穫不小,可大哥回來一趟就消失了一個多月,現在可算把肉弄回來了。

“行了,出去吧,這是今天廠裡獎的,可別說出去,招人眼紅,你柱子哥讓他自己來拿,別往人家裡送,這些都是好東西,打眼。”

“這個就先留著吧,對了,外麵各放一瓶,有時間我嚐嚐,都說這玩意好,到時候大家都嚐嚐。”

“走了,上去了,鬆子和榛子家裡都給你留了,自己回家去找,柱子哥飯都要做好了,去晚了不合適,走吧。”

“雨水姐可別聽他們瞎傳,這是廣交會上拿到的訂單,和我可沒啥關係,來,咱們喝了,真是一晃就到了六月,這日子過得真快。”

“嗯,東家放心。”三個丫頭這點還是知道的,這些玩意說出去會給東家招來禍事的。

看著小妹正抱著小黑,瞅著一堆的好東西眼光發亮,朱雪峰沒好氣的摸摸小妹的頭。

“東家,張老爺子拿鹿血和鹿茸什麼的泡了不少酒,您要不要也帶走。”

朱雪峰點點頭,誰家都不會富裕多少布票,緊巴巴的湊在過年換一身就不錯了,自己跑了一趟香江,再加上西城白領導無私支援的大量布票,都忘了這個茬。

“你把圖紙給我,我來想想法子,把你的尺寸也給我,到時候你穿出來,讓大家開開眼。”

何雨水臉皮一紅,這小朱還要自己的尺寸,自己一個大閨女,熟歸熟,但總歸不是真的一家人,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大哥,有我能穿的樣式嗎。”

小妹歪著頭問道,新衣服誰不喜歡,尤其是小妹這個年齡,一聽要給雨水姐做新衣服,忍不住了。

被小妹插了一句,朱雪峰看了一眼小妹,香江這個年齡的孩子需求應該也很大,的確應該考慮考慮,

“你的啊,這個現在還沒有,以後再給你畫幾個,哥哥讓雨水姐畫的這玩意是要正經事用的,忙完這個,就給你畫。”

本來隻是因為何雨水的專業和愛好,朱雪峰幫著提出了一些想法,隨手勾畫了幾筆,現在自己在香江有了服裝廠。

上次就留了幾個草圖樣子,也不知道現在什麼反響,這些是回來後的想法,也是想把這些想法變成產品,至少在華人圈子裡應該吃的開吧。

小妹一聽大哥是正經事要用,馬上縮了,不好意思的說。

“大哥我就是說的玩的,我可不缺衣服,你忙你的事,不用管我,嘻嘻。”

何雨水摸著小妹的頭,“你現在就想要嗎,要是不急的話,下週我再帶回來了,現在都在學校。”

“不急,對了,柱子哥,今天這些好東西看著都像是北邊過來的,你這又長行市了,這麼稀罕的玩意也能搞到手。”

“就是,這些山菇我都沒見過,不過真是好吃,何大廚,你做的真的比我大哥強一點點。”

傻柱一下子差點沒嗆住,“小妹啊,得,我不說了,你們吃好喝好。”

何雨水可是護著朱雪梅的,哪能讓他開口說小妹,瞪了自己哥哥一眼,傻柱也就閉了口。拿起杯子和朱雪峰走了一個。

朱雪峰隻是奇怪這都好幾個月了,傻柱現在還週末加班,可這打扮明顯是比以前整潔多了,才故意引到傻柱身上。

難道又有啥變化,傻柱去年相親失敗後,可是很快就變回了老樣子,這次居然保持這麼長時間,這不是他的個性啊。

“對了,許大茂的事,你知道了嗎。”

朱雪峰差點忘了,這許大茂被帶走,自己就去了學校,昨天纔回來,都忘了這混賬玩意,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今天去廠裡,領導也沒提啊。

“他呀,被派出所關了七天,派出所去他們家查了一下,好乖乖,全是問題,來我和你說說。”

原來派出所下去一調查,才發現許大茂的他爹跟著婁半城折騰這麼多年,底下也沒少撈。

家裡在農村置了地,就委託他二叔在管。

這次一調查,都清楚了,他二叔家是替他家背了鍋,又去搜了他爹媽的家,直接抄出了一些小黃魚和銀元,雖然沒有想象的多。

人放回來後,廠子裡又給了個通報批評,說他故意誣陷軋鋼廠的技術能手,存心破壞軋鋼廠的良好局麵,居心叵測。

“讓他在廠子裡廣播中做了深刻檢討,停職反省,得在廠裡勞動一個月,負責打掃廁所衛生,這下是有得受了。”

“一個月後,還得下去待半年,就在鄉下挨著村的放電影,工資按學徒工計,半年後看悔改的效果才給恢復,這下子,這小子有得好受了。”

傻柱說到這,開開心心的自酌了一杯,沒啥事能比看著許大茂吃癟更讓他開心的了。

“怎麼這麼處理,這不是相當於在廠子裡勞改一個月,再下放半年,真是稀奇古怪。”

傻柱滿臉興奮,“兄弟,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聽說廠長要當場開除他,被工會主席和其它領導攔住了。”

“說是沒有先例,誣告不至於開除,這才留了下來,後來不知道怎麼就出了這麼個處罰,估摸是領導們都認為,雖然不好開除,但必須得讓他贖罪吧。”

難怪書記和廠長都沒提及,可這才哪到哪,朱雪峰還等著讓他身敗名裂,無地自容呢,隻是這段時間沒回來,差點忘了。

許大茂要是下鄉,可算不上不好受,這是享福去了,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小子還在宣傳科?”

“這倒沒有,讓保衛科看著呢,每天都檢查,我見過兩次,那個臭啊,哈哈,還要下鄉,算算時間估摸也快了。”

這小子下去肯定不會老實,在廠裡吃了這麼大虧,肯定會從村裡找補,也好,正好收集點證據,讓他踏踏實實滾蛋。

可是,這事讓誰去幹呢,兜裡好像沒有合適人選,先不急,再想想吧,實在不行,就讓錢串子幫忙找人,隻要掏錢,不信找不到合適人。

傻柱又指指西南麵,大家都知道這是指賈家。

“這老太婆聽說也判了,直接來了個三年,這下我們院子能清淨幾年。”

朱雪峰喝了口菌湯,味道是真不錯,滑不溜的,這倒是聽弟弟妹妹說了,隻是不知道關在哪,當時偷走的錢票,早就還回來了。

“不是說棒梗來了個小姨,比他大不了多少,怎麼沒見著。”

“你說她啊,倒是個標誌人兒,剛來時看起來傻傻的,沒想到才半個多月,倒是和城裡丫頭沒啥兩樣了,倒是和她姐一樣,挺漂亮的,那一對小酒窩,還真是稀罕人。”

傻柱身體微縮,筷子也滯留在半空,瞪大了眼睛,津津有味的描述。

“她能和城裡丫頭有啥區別,還不是一個鼻子兩隻眼,不過這丫頭我看還挺機靈的,見麵還會主動和人打招呼,哥,你可別沒事就往人家眼皮子底下湊,人家才十四歲。”

何雨水不喜歡聽自己哥哥對別的女孩評頭論足,小女孩也不行,他哥一說這個,就兩眼冒光,她看著就煩。

“說什麼呢,真當你哥是個地痞流氓呢。”

傻柱也不生氣,隻是辯解一句,可別在妹妹眼裡落下個連小丫頭也不放過的形象,他可是要有家室的人。

“這丫頭也是個勤快人,一般這個點啊,都會去集市,過一會就該回來了。”

“集市?那個點了,集市這會還有東西賣?”

“要不說是勤快人呢,她是等集市收了攤,揹著槐花,帶著棒梗和小當去尋摸一點菜葉子什麼的,說是自己不能白吃飯不幹活。

朱雪峰搖搖頭,現在秦淮茹上班,賈家當時搜出來的三百多,最後肯定也會退回來,她們家現在糧食指標應該也齊全了,根本不缺這一分兩分的菜錢,這是做樣子給人看呢。

看菜都涼了,才意識到時間不早,朱雪峰抹抹嘴,和傻柱幹了最後一口。

“柱子哥,雨水姐,地窖裡我又放了點好東西,今天廠裡獎的,雨水姐一會自己下去拿,有些是平時的零嘴,帶點回學校和同學們吃。”

“還有些野味,柱子哥,你們平時看著做,都是好東西。”

兩家現在在這方麵已經不斤斤計較了,反正也分不清楚,尤其兩個上學的走後,基本傻柱有空就會給兩小做飯,都是混在一起吃,傻柱搞到好東西也是直接存在地窖。

“兄弟行啊,都有啥,先說說…。”

“對了,柱子哥,這大院開會的事,你給我講講,他倆都沒參加,我還挺好奇了,再一個,我可聽說你大發神威,怎麼,不好意思說啊,講講唄。”

“對了,上次在她們家搜出錢來後,大家意見很大,覺得被騙捐了,要求她們家退錢來著,這事最後怎麼處理的。”

傻柱嘆了口氣,“這事啊倒是鬧得意見很大,最後啊,還是讓一大爺給壓下去了。”

原來院子裡見賈張氏被搜出了這麼多錢,好多家都沒這個數,大家意見很大,強烈要求退捐,但最後一大爺說。

“賈張氏藏了錢是不假,可以前連賈秦氏都不知道有這筆錢,更指望不上,這日子過得苦大家也都看在眼裡,沒大夥的幫襯,當時還真過不下去,這個我沒說錯吧。”

“事情都過去了,上次捐助的名單和金額也報到了街道辦,這不上次還表揚過一次嗎,這錢咱們怎麼退回來?怎麼和街道辦交代,再去把當時的清單要回來嗎?”

“再說賈張氏這錢,現在也被收上去了,回不回得來都不清楚,這事啊,我看就算了,做了善事也心安,我在這裡表個態,我的不要。”

一大爺表了態,又放棄了追回,他捐的最多,而且說得也有道理,大家雖然心裡很不痛快,但也沒辦法,最後也就熄了念頭,不再提起。

“那你大發神威的事呢,我問倆小傢夥,他們非不說,沒法子,隻能問問你了。”

傻柱還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說了。

“這破事,你遲早會知道,先說好了,別埋怨我沒聽你勸,關鍵是,這破事太膈應人了,我實在是忍不住,才動的手。”

“喲謔,還動手了,你這可有日子沒動手了吧,快說說,啥情況。”

“哥,你和誰動手了,怎麼沒聽你說啊。”

何雨水也是吃驚,她現在除了回來過個週末,還是和以前一樣,和院子裡人基本沒有交往,還真不知道自己哥哥又動了手。

“這事,說起來,可真怨不得我,誰叫這孫子不是人,還有這二大爺也不是個東西。”

朱雪峰一聽,來了興趣,這意思是不僅揍了許大茂,可還有二大爺什麼事。

(本章完),傻柱是真愣住了,這是好玩意啊,食堂前不久才殺了一頭,朱雪峰卻有兩頭。朱雪峰走進倒座房,一會就聽見豬叫喚,拎著一頭小野豬出來,一棒子打暈。“柱子哥,先殺這個,一會還有一個.”說完,再次進到倒座房,隻聽一陣小豬的嚎叫,朱雪峰又拎出來一隻,接著打暈。其實小豬都在空間裡,實在是扔在外麵老是嚎叫,太麻煩。“我說,大兄弟,廠子裡養的野豬不會是你小子弄來的吧.”“您知道就得了,山裡麵的村子弄的,兩窩全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