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狼愛牛羊 作品

第319章 師妹求援(新年快樂)

    

秦淮茹的技能對他無效,隻好失落的回到賈家。有意想點撥秦淮茹幾句,想想還是算了,現在不是時候,說早了,人家厭煩,況且是不是那樣的人還得觀察觀察。現在看這個小媳婦其實還沒啥大毛病,後麵的佔便宜沒完的情形還沒出現,應該是處境還沒惡化到吧。折騰了好幾家才湊了一百二十四,朱雪峰也不同意往下讓讓,這下有點麻煩,還得讓賈張氏再湊五十。賈東旭看了看秦淮茹,向著賈張氏的方向努努嘴。看看賈東旭,秦淮茹明白男人怎麼想,...第319章

師妹求援(新年快樂)

朱雪峰點點頭,的確,太專業的東西,隊員們可能聽都聽不懂,再一交流,鐵定露餡。

“行,我去,具體是什麼時候,我也得安排一下,現在是期末。”

“不會耽誤你期末考試的,時間還早,具體時間現在還沒定下來,到時候會有人找你,也會給你配備武器,這個可千萬別讓你乾媽知道。”

朱雪峰點點頭,的確不能讓乾媽知道,上次春節時的反應可是極為強烈,也讓朱雪峰深深感動。

“算了,現在就把武器給你,你應該沒練過手槍,自己先找時間熟悉熟悉,記住不要在城區練習,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我給你講講,什麼情況下才能動槍,你可得記牢了,我倒是希望伱不需要這玩意…”

孔叔說著,下意識的看了看書房的門,還好,關著的,老王沒有聽門的毛病,真要有事,她都是直接進來。

“對了,我這次回來,聽說你要的電晶體現在已經開始實驗了,是不是快了,上麵問了好多次,就想早點拿到東西。”

“這個我知道,已經開始篩選實驗,不出意外,再有一個多月,第一批貨能出來,到時候就能生產,我圖紙都交了,外殼也早做好了,你們找個人一裝就行。”

“那不成,一事不煩二主,現在這東西我們還在保密階段,知道的人都沒幾個,這事啊,還得麻煩你,你不是說還要除錯嗎,這個我們可沒人會。”

朱雪峰從小包掏出一瓶酒。“乾媽,這是鹿血泡的酒,說是對人有好處,我拿了一瓶,您和孔叔先嚐嘗,要是能喝慣,我那還有幾瓶。”

“小峰的事,以後你少管,你管好你自己一畝三分地就行,抓幾個人,全國各地跑了小兩個月,你還有閒心思管小峰,連自己老婆被關了都不知道,我看你威風個什麼勁。”

直到見朱雪峰進了院子,才顧不得禮數,慌慌張張的迎了出來,大丫都沒拉住。

周曉玉不幹,他老子一氣之下就把她關了,說不讓吃飯,餓到什麼時候答應了,什麼時候放出來吃飯。

“你小子能耐啊,這些花了不少外匯吧,得,我也不問你那搞的外匯,注意別違法亂紀,現在我也管不了你。”

這是兩人約好的暗語,但不能讓孔叔兩口子知道真實情況,

“可能夠嗆,這暑假要下廠實習,實習單位已經報上去了,現在學校還沒通知呢。”

“老柳不是親自上門道過歉了嗎,你也別老放在心上,人家也是公事公辦,又不是想得罪你。”

兩人早已認定姓白的領導就是這位師兄找人辦的,沒見門口停著吉普嗎,現在有了事,隻有師兄有可能能搭把手幫忙,林依蘭這才慌慌張張的找上門來。

“慢慢說,不著急,不是人命關天吧。”

本來想隨口問幾句,可看到王主任要吃人的眼神,孔叔蔫了,反正朱雪峰鐵定不會幹啥壞事,也就不追問了。

“孔叔火眼金睛,這是在香江買的,還有些香水和化妝品也是香江買的。”

朱雪峰前世沒喝過,隻知道這是個好東西,王主任尷尬的接過。

孔叔臉有點黑了,默默的看著王主任,還是忍不住提醒。

前院的幾個還在練功,見了師兄趕緊打了個招呼,“師兄,林師姐來了好一會了,好像有急事找你,高師兄和謝師兄去找您了,您快進去看看吧。”

朱雪峰這才無可奈何的點點頭,一個多月後,自己很忙啊,還得偷偷跑趟香江。

林依蘭一向是溫婉,和周曉玉的潑辣果斷不一樣,沒想到也會有驚慌失措的樣子,朱雪峰不由得皺起眉頭,這是出了什麼事。

“師兄,不好了,小玉被關在家,我這是偷偷跑出來的,你可得幫幫她。”

“行了,什麼你們,是我們,也不瞞你,這東西保密等級很高,我們不想擴散,還是你來吧,再說是第一批,你總得把把關。”

林依蘭去問才知道,原來是周曉玉的弟弟找到個臨時工的事,可人家開口就要四百,要不就讓周曉玉和他們家兒子定親,這錢可以免了。

“嗯,上次走得急,沒來得及給您送過來,想著也壞不了,這不才給您拿過來,您試試,效果挺不錯的。”

“小峰還在呢,你和一個小警察較什麼勁,對了小峰,你大哥來信,還問你暑假有沒有空,他想讓你去他們部隊看看,順便教他們幾手。”

“你這孩子,唉,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有時候精明,有時候糊塗,這酒啊,我收下了,記住,剩下的千萬別再送人…。”

林依蘭見朱雪峰不急不忙,也隻好坐下。“師兄,不用了,剛才一直在喝,事情是這樣…。”

看看時間,快八點了,這時間過得真快,來到大院子,看著停在院外的吉普,昨天晚上沒時間去還,今天也不想跑了,明天晚上去一趟軋鋼廠再還吧。

能有什麼事,臨時工的事也打了招呼,廠裡表示沒問題,隻是還沒來得及告訴兩人,看來今夜註定忙碌,才進中院,就見大丫陪著林依蘭,林依蘭也是神情慌張,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

朱雪峰就是吃過腥的貓,活生生憋了一個多月,早就忍不住了,趕緊回大院練會功夫,發洩發洩精力吧。

可老張前前後後的據說泡了不少,這玩意可怎麼辦,總不能都留著自己喝吧,到時候林娜可就慘了,想到林娜,不由得有些心情激盪。

孔叔擺弄著吹風機。“這玩意應該不是國內的吧,比外事賓館的小巧多了。”

“孔叔,不會吧,這麼大一個單位,臥虎藏龍的,您別欺負我,幹你們這個的,這種算是基本技能吧。”

“你們繼續練,我去看看。”

原來上午周曉玉家裡來人,從學校把周曉玉叫了回去,林依蘭也就跟著,周曉玉一回到家就和父親發生了激烈爭執,直接被關起來了。

孔叔點點頭,這暑假要實習,各所大學都是這樣,全國各地都有可能,自己交代的任務好像也是暑假期間,到時候還得打聲招呼。

朱雪峰稀裡糊塗的出了院子,這酒莫非有古怪,現在沒有度娘,回頭得找老張問問,他會泡酒,應該也知道有啥用。

“你小子,本事真大,這幾種野味好些年遇不到了,都是你自己打的?你這運氣真不錯,還有那些…,都是些什麼花裡胡哨的東西,這也是你在南邊帶回來的吧。”

突然想起清朝的某個皇帝喝鹿血的典故,一下子恍然大悟,臉都紅了,難怪乾媽說自己,真是太唐突了,這事鬧的。

說起上次被關,王主任還有點意不平,麵上是揭過去了,可這心裡卻是彆扭,別小看街道辦,這級別可不低,王主任可是實打實的主任,十三級幹部,縣高官的級別。

兩人出了書房,乾媽也才清理完禮物。

林依蘭這才沉住氣,隨著朱雪峰進了書房。

“大丫,給林姑娘也沏杯茶,師妹,你也坐下慢慢說,到底出了啥事,慌慌張張的。”

“我倒沒怪老柳,他們那個陳副所長,也沒見他給小峰道個歉,你是不知道,他看見我就像是看見個大功勞似的,非要從我這挖點東西,還有那個姓劉的…。”

朱雪峰有些撓頭,這是人家家事啊,這可怎麼摻合,這年月,嫁個姑娘,彩禮都沒幾個錢,聽說有隻花五塊錢就娶媳婦的,人家免了四百,這擱誰家都樂意啊。

“那家人的兒子很不成器?還是有啥隱疾什麼的,小玉看不上人家?”

林依蘭說完,也覺得有些不妥,這家事師兄沒明目幫小玉出頭啊,這時聽了提問,趕緊回答。

“是我們西城食品廠廠長的兒子,人倒沒有毛病,可就是個街溜子,也不上班,就在外麵瞎混,我們倆打小就認識他,就是個壞種,小玉妹妹當然不樂意。”

“師妹,你說這樣行不行,歸根結底就是四百塊鬧的,要是給他爹四百,是不是小玉就沒事。”

四百可不老少,尤其是今年,大家過得更為緊張,這食品廠更是個好差事,幹個幾年,找機會轉正,這四百還真不多。

“可能能成吧,不過肯定得罪人家廠長,這工作我看還是沒戲。”

林依蘭也拿不定,誰知道周曉玉他爹怎麼想的,說不定就是想借機會結上親戚,這下兒子以後轉正也有譜了。

“她弟弟的工作關她啥事,得不得罪和咱們沒關係,我就關心,給她爹四百,她爹放不放她,走,就這麼辦,先去試試,不成再說。”

林依蘭還想說些什麼,見朱雪峰起身就走,隻好跟上,來到前院,林子見師兄師姐出來,趕緊問了一句。

“師兄,是有人欺負師姐嗎,要不要我們都跟著去…。”

朱雪峰擺擺手,製止圍上來的師弟們。

“沒啥事,你們練你們的,師兄又不是要出去揍人,散了散了。”

眾人這才嘻嘻哈哈散開,可見到後麵低著頭跟出來的林師姐,再打招呼,林師姐臉色卻是很不好。

“不會真有啥事吧,我看師姐心事重重的。”

“放心好了,有師兄出麵,你呀就別擔心了,再說就你那兩手功夫,師姐都發愁,你能有辦法?也就師兄出馬我看還成,你忘了上次師兄說的,真有事,師兄會安排的。”

眾人這才心有疑惑的再次散開,院外朱雪峰已經上了車。

“林師妹,上來,咱們開車過去,能快一點。”

林依蘭點點頭,拉開車門上車,吉普奔向西城地安門的教場衚衕,距離不遠,不一會就到了。

衚衕很窄,不少半大小子就在衚衕裡昏暗的燈光下玩耍,見來了個吉普,也不害怕,一個個擠了過來,朱雪峰隻好小心翼翼,慢慢的前進。

“就這了,一會可還得倒出去,這個可沒地方掉頭。”

“甭管了,先辦正事。”

朱雪峰特意將吉普直接停在小院的門口,引得衚衕裡鑽出來的不少半大小子就圍了過來看熱鬧。

“去去去,一邊玩去,沒見姑奶奶氣不順嗎。”

林依蘭伸手扒開圍上來的小屁孩,這些都是一個衚衕的,熟的很,嘻嘻哈哈的毫不在意。

“小蘭姐,這是你物件嗎,都開吉普了,肯定是公家人。”

朱雪峰也下了車,裝著不經意的樣子拿出配槍,似乎沒合適地方放,隨手裝在包裡,圍著的小屁孩眼見朱雪峰帶槍,一下子從他身邊散開。

“回家啃自己屁股去,姐姐今天心情不好,誰要是搗亂,我可就打屁股了。”

林依蘭沒注意到朱雪峰那邊的動靜,舉手作勢要打屁股,身邊的小屁孩們才一窩蜂的散開。

進了院子,跟進來的半大小子更是少了很多。

“這是我家,那是小玉家,咱們下一步怎麼辦。”

林依蘭是心裡一點底也沒有,全指望著朱雪峰了。

“你是回家,還是跟我去周家。”

“師兄到哪我到哪,我肯定得跟著。”

朱雪峰遲疑了一下,回頭問道。

“對了,她弟弟多大,今年就要上班。”

“今年十六,她兩個哥哥倒是都上班了,也不是什麼正經工作,倒是能混飽肚子,她爸最疼這個老疙瘩了。”

朱雪峰點點頭,來得太突然,很多事沒來得及搞清楚,有些魯莽了。

“一會別說咱們的關係,就說你們倆幫過我,我還個人情。”

林依蘭搞不明白師兄想什麼,但還是點點頭,現在隻能聽師兄的,她是一點主意都沒有了。

“去敲門吧。”

隨著門響,大門開啟,出來個二十出頭的青年,倒是和周曉玉有幾分相似,應該是她哥哥。

“小蘭,你又來做什麼,喔,帶人來了,這位是…。”

“我叫朱雪峰,是小玉的朋友,能進去談嗎?”

朱雪峰淡然的看著青年,青年略一遲疑,就聽裡麵傳來一個長者的聲音。

“小琥,是誰來了。”

青年雙手拉著兩扇門,回頭道。“爹,是小蘭帶了個人,自稱是妹子的朋友。”

“那就請人進來,哪有大門口說話的道理。”

看來屋裡的周父也不是蠻橫無理的主,真是太匆忙了,都沒來得及細細打聽,朱雪峰心裡一動,藉著夜色從空間取出來一個四色禮盒,遞了過去。

“打擾了,這不聽說小玉遇到點麻煩,來得匆忙,見諒。”

青年也不搭話,隻是伸手接過,這才開啟門讓了進去,林依蘭緊緊跟著,隻是奇怪,師兄的車上帶禮盒嗎,怎麼就沒注意到。

昏暗的燈光下,周父坐在八仙桌旁的椅子上,一盅熱茶,有些憔悴,看不出實際年紀,並不像幹過護衛的,到更像個賬房先生,隻有眼中偶爾一閃的精光,說明這位也是有過故事的人。

“爹,就是這位,說是妹子的朋友。”

“大爺您好,我是小玉的朋友,聽說她遇到點麻煩,特意上門拜訪,希望有機會能幫得上忙。”

朱雪峰也沒廢話,行完禮就開門見山。

“小友上門,倍感榮幸,請坐下說話,實在是不巧,小女身體不適,已經歇息,有事您說話,老頭能做得了主。”

(本章完)以前賈東旭都能完成,沒想到出了簍子。有點恨鐵不成鋼,脫下手套,重重的摔在工作臺上。“東旭,你這有點太不像樣了,就是一級工,也沒這麼大的廢品率,你這一上午就兩個合格,廢品半箱.”賈東旭滿不在乎,直接歇著了。“他又扣不了我錢,又處理不了我,讓他批評,我又沒少一根汗毛,怕什麼.”也是,這段時間沒少挨王主任批評,賈東旭也是說過就好兩天,轉頭又撂挑子,也不沒事嗎。誰也沒有想到,下午,保衛科馬科長就和王主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