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癡也啊 作品

第223章

    

托著江澈屁股往chuáng上走,兩人雙雙倒在chuáng上,江澈竟然發覺自己沒有那麽討厭他的觸碰。“你說允許我摸你的腿……”江澈現在恨不得打自己一大嘴巴子,為什麽嘴要那麽快。“我現在不許了。”“做商人這麽不講誠信?”“你……唔……”林霽一手捂住了江澈的嘴,咬上了他的喉結,“現在和你一筆一筆算我們之間的賬。”算賬?江澈握住他的手臂,睜大眼睛看他,對方濕熱的唇接觸到自己脖子上的麵板,牙齒細細地碾過自己...林霽恨不能當場就抱住他,卻礙於場景不合,克製住了自己。

江澈想吃點小點心,兩人就先去了甜品店買些吃的,江澈點了一份很可愛的抹茶蛋糕,還買了一份可愛的曲奇餅準備帶迴家去吃。

林霽又給江澈點了一杯奶咖,就坐在了靠窗邊的位置上坐下了。

江澈和林霽講了一些在關於公司的注意事項,明裏暗裏的讓他不要在公司裏和其他人走得太近,又提到說自己過幾天要出差去,不能在家裏待著了,讓他好好的按時吃飯,有空的時候可以迴家去和林東旭住住,方便照顧些。

林霽嘴上應下了,心裏卻想著不能迴家去當電燈泡,而且林東旭把何安順接迴家住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萬一有個不小心,自己發現了點什麽那就不好了,多尷尬啊。

“要去好幾天,挺久的,”江澈又道,“你別天天在畫室裏不出去,記得三餐按時吃飯。”

“知道……”

他話還沒說話,桌邊就突然出現了幾個女孩子,嘰嘰喳喳地,“江澈學長!”

江澈學長?

林霽微微蹙著眉,一聽到這四個字,他就知道這幾個人是哪裏來的了,又是江澈在網上的小迷妹現實裏兼學妹的小粉絲。

“怎麽在這遇見你啊,好巧啊。”

“緣分嘛。”江澈其實並不記得她們是誰了,但出於基本禮貌還是這麽說道,“出來逛街啊?”

“對呀對呀,學長給我們簽個名嘛~”

“行啊。”江澈說完,看了眼林霽。

隻見對方沉著一張臉,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江澈笑了笑,裝作沒看見的樣子低頭給她們簽名,就聽見幾個女生道,“誒,這是我們學校的林霽學長吧,林霽學長在我們學校超有名的,想不到學長你們認識啊,本人比電視裏的還要帥呢。”

“是啊,我們倆也是緣分嘛。”江澈把本子遞還給她們,笑了笑。

“我們可以坐在學長這裏一起吃嗎?”

江澈其實是想和林霽獨處的,但都是女生,礙於麵子不好直接拒絕,好不容易想和林霽一起輕鬆一下的,果然帶著林霽這個人太招搖了。

林霽似乎有想說話的**,上半身幾乎看不出來的微微前傾,臉部的肌肉動了動,似乎憋了個大的。

江澈不想讓林霽為難,馬上就想好了措詞,道,“今天不方便誒,和你們林霽學長出來有事商量,下次我請大家看電影吧。”

“好誒好誒。”

林霽聽見這話,臉就跟塗了黑炭一樣,瞬間就黑了,“不……”

那個行字還沒說出口,桌子下,江澈的鞋子輕輕碰了碰他的鞋子,腳踝微微搭著他的,似乎是安撫性地蹭了蹭,在林霽看來異常地撩人,不僅堵得他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還沒誌氣地紅了臉,林霽另一隻腳也上了去,夾住了江澈的小腿。

“那我們先走了,學長們再見。”

江澈和她們打了招呼,等人走了之後就好笑地看著林霽,“畢竟是生人,你的臉色像能吃了人一樣。”

“澈也是我的學長……”林霽伸手偷偷抓住了他的腳踝,又放了手,兩人的腿就貼在了一起,“我不喜歡她們纏著你……把她們嚇走纔好呢。”

江澈愣是看了他好一會兒,見四下沒人,向林霽招了招手,後者疑惑了一下,就乖乖向前探去。

江澈前傾,捧住了他的臉,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吻。

“放心吧,拿一輩子jiāo換了,還擔心什麽呢?”

原來從始至終,擔心的人不止是自己。

還有他。

第一百四十一章

番四(林x何)歸順

有些人永遠都是小小一個,會跟在自己身後不予索求,不計得失。

林東旭第一天把小個子帶迴家的時候,就想著隨便把他放在一邊,那時候眼裏隻有林霽和林氏產業,連學業也顧不太上,總有人盯著自己的位置覬覦林家的財產,別提有多煎熬,但無論如何總算是熬過來了。

什麽事情都擺上了正軌,可林東旭卻唯獨沒有把何安順放在心上。

那個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從來沒有什麽存在感的小男人,小小的一個,好像永遠都不會長大一樣,可是他總是這樣冷靜,似乎無論發生什麽,他都能臨危不亂,陪著自己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問題。

林霽和何安順不一樣的是,他從來不會在自己麵前裝作很qiáng大,一直有讓自己保護的**。

自己的弟弟,從小到大都可愛得要命,不管他私底下如何,可他在自己麵前表現出來的都是脆弱的一麵,無論做什麽都讓人心疼。

自然而然的,林東旭就會把目光多放在林霽身上一些。

重新審視何安順的時候,是在他和自己發生一些不可言說的關係之後。霽在一起,他覺得很有安全感,和喜歡的人一起坐在情侶座上看電影,一想到這個,江澈的淚點瞬間就低了。看著林霽拿著紙巾捏著自己的鼻子,江澈淚眼朦朧的就著林霽的手擤了鼻涕,一閉眼睛眼淚就落了下來,滴到了林霽的手上。林霽一驚,眼神忽然慌亂,“傻瓜,那都是假的,別哭了好不好?”給江澈擦gān淨,他才俯過身去親吻他的眼睛,“小哭貓。”“我隻是太開心了,”江澈的身體因為他溫柔的吻震了一下,壓低聲音竊竊私語,“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