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條 作品

第1章卑鄙同窗

    

同學你這也太不顧麵了!當初我創業失敗,可是你非要借錢讓我重頭再來的,然後還說啥時候還都行,現在卻來催我!再說當初我搞公司也是你提議的,最後賠的房子都沒了,這錢你還好意思要?!我都是被你害的!”蘇恒倒打一耙道。其實房子是賭博還了高利貸,但他知道這般說,能唬住林飛。果不其然,本來就覺不好意思催債的林飛,當即啞然!一雙眼看著蘇恒雖有怒,卻住了火氣,因為林飛在乎的是兩人的同窗友誼。“我有急用。”林飛又道。...第1章卑鄙同窗

華夏東海市,春江茶樓雅間。書趣樓()938小說網

938

林飛將一壺三百塊的龍井倒出了兩杯,微笑遞給了對麵的蘇恒一杯,兩人是大學的同窗在他看來很深,他鼓足了勇氣,終於開口道:“蘇恒……其實今天找你來沒別的事,就是你欠我那三萬塊,能不能還我了?我有急用。”

若非友家催著他買房,林飛真不好意思要,即便這錢已經借出去四年了。

喝茶的蘇恒一聽,當即臉拉了下來!

因為他手頭也不寬裕。

最近炒還欠了一屁債,整天被社會上的人追賬,今天接了林飛電話,本來還想朝對方借點救急,卻不想林飛也是來要債的,蘇恒可沒有看起來這般憨厚,而且下學之後一直混跡社會沒怎麼上班,養了吃喝玩樂,耍賴無恥的貨。

他瞭解林飛,知道這個老同學麵子,而且人木訥,心裡冷笑,便就有了主意。

“要錢?嗬嗬!老同學你這也太不顧麵了!當初我創業失敗,可是你非要借錢讓我重頭再來的,然後還說啥時候還都行,現在卻來催我!再說當初我搞公司也是你提議的,最後賠的房子都沒了,這錢你還好意思要?!我都是被你害的!”

蘇恒倒打一耙道。

其實房子是賭博還了高利貸,但他知道這般說,能唬住林飛。

果不其然,本來就覺不好意思催債的林飛,當即啞然!一雙眼看著蘇恒雖有怒,卻住了火氣,因為林飛在乎的是兩人的同窗友誼。

“我有急用。”

林飛又道。

“急用個屁啊!這種謊話我聽多了,這點屁錢你至於撒謊騙我過來嗎?!大學四年我可是沒幫你打架?幫你打飯吧?算我看走眼了!想不到你這幾年變得這麼勢利小氣了!”

“……蘇恒你……”

“閉吧,吝嗇鬼!我出門沒帶錢,這塊家傳的古玉抵那三萬塊,以後咱倆井水不犯河水!義斷絕!再見!這茶我請了!”

站起蘇恒在桌子上丟下一個玉吊墜,還有二百塊茶錢,轉氣呼呼的摔門走了!林飛懵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天經地義要個拖了四年的外債,竟然被人恥笑?還絕了?!

走出門後,蘇恒加快腳步出了茶館上了一輛現代車。

“恒哥,辦完了?”

“完了,一個傻帽還想借我錢,被我推了,老子有錢也是留給你花的,他算老幾!”

蘇恒討好道,邊剛上手的嫵子頓時笑的花枝,兩人隨即坐車去了不遠的快捷酒店。至於那塊所謂的古玉,蘇恒纔不稀罕,因為是花了二十塊小攤上買來裝壁用的,抵了林飛三萬塊,他賺了。

所謂義千斤,敵不過脯四兩!

林飛氣的膛起伏,臉鐵青!

他想要沖出去找蘇恒理論,卻沒那勇氣,不是他怕打架,而是心裡還有底線。

嘭的一聲!拳頭砸在茶桌上,四年同窗友誼與三萬欠款在他心裡瓦碎。林飛拿起那塊所謂的古玉,打量一眼就知是贗品,他在東海市嘉盛拍賣公司上班,多還是見過一些古玩,有些眼力的。

手死死攥住這塊古玉,林飛恨不能吼一嗓子。

哢嚓!

古玉竟然被他碎了!林飛更是憤怒,尼瑪這玩意假到了什麼程度?!展開手一看,還劃破了手掌,一道殷紅的鮮流了出來,他趕忙想拿紙一下,就在這時,手心卻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灼熱,就像是被火紅的烙鐵燙了一下!

接著腦袋眩暈不已,雙眼更是針紮般刺痛!差點倒地。

林飛趕扶住茶桌,過了四五分鐘才恢復正常,但臉卻是白的駭人,他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些,覺方纔很邪門,再看看被劃破的手掌,頃刻呆住了。

因為居然沒了!

連傷口都沒了……

林飛眼睛睜的很大,將手掌放在眼前,一臉震驚的看著先前斷碎,此刻卻變末狀的所謂古玉。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最後隻能用剩餘的茶水將手上的末沖洗掉,然後拿紙手,匆匆離開了茶館。

他現在很煩,因為三萬塊要不回來,就沒法湊齊首付買房子,那麼友的家人更要刁難了。

出門之後,林飛沒立即回家,而是一邊沿街走,一邊在思考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雙眼總有些發發的覺,林飛用手了幾下也沒在意。

走出三個街道之後,他被眼前黑的圍觀人群擋住了去路。

停步一看,原來是電視臺舉辦的鑒寶欄目,很多的市民都將家裡箱底的寶貝拿了出來,不僅可以得到專家的鑒定估價,最後選出的前五名古玩寶貝,還能給予證書以及獎金。東海市古代可是海運重地,有很多的富商高聚集,留下來的寶貝自然不。

鬱悶的林飛,索也看起了熱鬧。

青花瓷,青銅,紅木屏風,金銀飾品,還有不知什麼河挖上來的沉木,一件件擺上了展臺,供專家鑒定。

有些人寶貝被肯定,估價暴漲,便一臉激興,有些人被否定,寶貝了贗品一不值,便臉發白,或者惱怒,極其不爽的下臺了。

林飛看著看著,覺比自己鬱悶的大有人在,心反而好了很多。

就在這時他邊的眾人自覺閃出了一條路,然後便見一位材胖,脖子上戴著一條醒目金鏈子,頭大耳的男子走了進來,很多人還恭維討好的稱呼了一聲“劉爺!”

林飛因為看臺上看的出奇,一時沒有讓路,便被這劉爺的跟班,狠狠一推險些跌倒,一個踉蹌險險站在了一邊!“看什麼看,不服啊!滾一邊去,別特麼擋路!”跟班囂橫道。

而這劉爺更是輕蔑的掃了林飛一眼。

林飛觀察一下週圍人的表,就知這人份不低,他作為土鱉一個,沒權沒勢,自然知道與這種人理論,就是自找沒趣,於是選擇了沉默,心裡問了一下對方的祖宗十八代。

“劉爺,您今個也有時間過來參加鑒寶了?”

一位尖猴腮的男子笑道。

“對啊,看見沒?元朝的佛像,最也值幾百萬,我今天來,就是讓你們長長見識,也讓臺上幾個老專家給我評個證書!知道這佛像怎麼來的嗎?”

劉爺著鼓起的肚腩語調一轉,冷笑道。

邊另一外強壯的跟班,亮了一下懷裡抱著的陶製佛像,看造型確實是元朝的玩意,而且充滿了老玩意的澤與韻味,頓時令現場的人都是眼泛起羨慕嫉妒。

“……不清楚,應該是劉爺慧眼如炬,淘來的吧?”

尖猴腮的男子又借機拍了馬屁。

“哈哈,你小子真有眼!這特麼是鄰省一個傻帽上次去紅峰街出售被我發現了,想買他還不賣!老子領了一幫人現場就把他削了,丟下二十萬拿了這件寶貝。不過這錢不是買佛像的,而是給他的醫藥費!老子仗義吧?夠慷慨吧?!就怪對方不長眼,非要跟我玩,這不把自己玩殘了,佛像到頭來還是我的。”

劉爺輕描淡寫的道。

邊的眾人一聽,頓生一惡寒!

這明明是巧取豪奪的行徑,令人憎恨,而劉爺卻說的天經地義,甚至拿來炫耀,果真人渣一個!真沒辜負了他在紅峰街臭名昭著的口碑,而紅峰街正是東海市的古玩一條街。

不過現場的人,誰敢說他無恥?說他卑鄙?

隻能是沉默不語!

劉爺與跟班一看眾人表,更是囂橫得意。

尖猴腮的男子再次捧他幾句後,劉爺與跟班抱著佛像便上臺了。

林飛瞅著對方的影,敢怒不敢言,這種禽,如果他有足夠的能力,真想扇幾掌!周圍的人也悄悄低語議論,說著劉爺的那些卑劣事跡,讓人咬牙切齒。

上了臺之後的劉爺囂橫不減半分,甚至對幾個老專家指手畫腳,節目組一看對方像是地頭蛇,也不敢過分阻攔,隻能稍稍提醒幾句。

不過報應很快就來了!

四五分鐘的鑒定後,劉爺傻眼了,表發白!子僵住了!

現場一陣議論,譏笑!

這佛像居然是假的!

六位專家給出了一致的鑒定結果,甚至給劉爺對賭,如果鑒定錯誤,願意支出一千萬。上去時劉爺耀武揚威,神采奕奕,下來的時候卻是六神無主,有些鬱悶氣急了,誰也不敢招惹此刻的劉爺。

角落裡唯有林飛,一不神出奇的激!

此時此刻,他甚至都聽不到周圍噪雜的議論聲,耳隻聽見自己的心臟嘭嘭嘭在跳著,一雙眼簡直快要瞪出來了!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眼在盯著劉爺跟班手的佛像。

林飛無法形容自己的!

因為他的視線,居然奇妙的擁有了匪夷所思的視能力,直接穿了佛像表麵,鉆了進去!他起初以為是眼花了,再試幾次又是這樣!林飛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但子還是不爭氣的在微微發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渾的皮疙瘩更是冒了出來。

這種震驚無以復加!

恐怕是誰遇到這種遭遇都會如此。

視神眼角落裡唯有林飛,一不神出奇的激!此時此刻,他甚至都聽不到周圍噪雜的議論聲,耳隻聽見自己的心臟嘭嘭嘭在跳著,一雙眼簡直快要瞪出來了!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眼在盯著劉爺跟班手的佛像。林飛無法形容自己的!因為他的視線,居然奇妙的擁有了匪夷所思的視能力,直接穿了佛像表麵,鉆了進去!他起初以為是眼花了,再試幾次又是這樣!林飛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但子還是不爭氣的在微微發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渾的皮疙瘩更是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