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清泉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亮了

    

忘了,一天要想好幾遍。還有那幾個關鍵名字,也記得牢……剛喝完羊奶,院門就啪啪響起來。張氏笑道,“你爹他們從縣城回來了。”丁立仁滑下炕跑去開門。幾串腳步聲飄進來,丁立春大著嗓門說,“爺在富來銀樓給妹妹買了瓔珞圈和銀鎖,還買了滷豬頭肉。”丁壯腳步頓了頓,才忍住沒去兒媳婦房裡看孫女。說道,“把香香抱來上房。”張氏用被子把丁香包起來,抱著她也去了上房東屋。東屋的炕特別大,佔了半邊屋。下晌張氏就把炕燒上,幾...中年男人上前一步,給丁壯躬身抱拳道,“姑丈,侄子是薛進,她是我二弟的閨女薛恬。冒昧上門,打擾了。”

薛恬給丁壯屈了屈膝,喊道,“姑祖父,香表妹。”

薛進是薛平富的長孫,薛家大老爺。

丁壯趕緊道,“大侄子,侄孫女,快,快進屋。”

董如月已經磕頭認薛平富為“義父”,哪怕她恢復本姓,他們這種稱呼也沒錯。

丁壯又一迭聲讓張氏準備好酒好菜。

薛進走進門,薛恬跟進來,丁香眉開眼笑地上前牽著她的手。

幾人進了東院東廂,薛進跪下給丁壯磕頭,“姑丈,對不住了,有些事情非得已。”

薛恬也跟著跪下。

丁壯趕緊把薛進扶起來說道,“大侄子客氣了,本該我先登門拜謝。我想等到有確切的訊息後再去,哈哈哈……”

誰知他們先來了。

丫頭上茶。

幾人寒喧幾句落坐,薛進遞上禮單。

薛家有錢,禮物不菲。

下人退下後,薛進先解釋了薛家老老太太逼董如月投河,以及薛家不敢認幾次上門相求的丁持的不得已。

丁壯道,“嶽父嶽母大義,對我們一家有大恩,我及家人永世難忘。我一直想著,等案子落定,便會帶碰上兒孫去給嶽父嶽母磕頭上香,告訴他們好訊息。”

客氣幾句後,薛進說起了來這裡的真正目的,“老父被接進大理寺,至今沒有一點內部訊息傳出。我們著急啊。”

薛進的三弟薛儉同薛老太爺一起去了京城,老太爺進了大理寺,薛儉在外麵打點關係和打探訊息。

薛家最大的官是薛恬的父親薛通判,還在石州府。薛儉花了大價錢,也打聽不到一點有用的內部訊息,薛進隻得來找丁壯。

為了更好地拉近兩家關係,專門帶上前兩年跟丁家女有過交集的薛恬。

丁壯感激薛家,把自己知道的訊息都告訴了他們。

聽說皇上已經認定蘇家是梁家後人,坐實董家蒙受不白之冤,父親便不會有事。再聽說曾經的帝師荀老太爺和荀駙馬也參與其中,而且已經跟丁釗相認,薛進更是喜極。

當初祖父救“逆臣”之女的事隻有祖母和父親知道,祖母去世後父親才把這件大事告訴他。二弟當官時,又把這事告訴了二弟。

可以這麼說,自從把董如月帶進薛家起,薛家知情人就一直提心吊膽,生怕自家被朝廷和蘇家滅掉。

如今董家沉冤得雪,自家不僅能過安穩日子了,還會因為捨身勇救忠臣之女迎來光明未來……

丁壯讓人把洪大個和洪小哥請過來,丁香把薛恬拉出去玩。

剛才都是大人們說話,氣氛也很凝重,兩個小姑娘沒撈到說話的機會。一出來,兩人都發出歡快的笑聲,手拉手極是親近。

薛恬笑道,“上次沒再見到妹妹,我難過了好久呢。”

丁香笑道,“我也是。”

薛恬先去西院給忙碌著的張氏見了禮。

回屋後,丁香給薛恬看了自己畫的“全家福”,薛恬極是喜歡,讓丁香給她畫了一張帶顏色的畫像。

她又送給小姑娘一個銀邊小玻璃靶鏡。

薛家有錢,也有十幾樣舶來品。但這麼精緻別樣的玻璃靶鏡還是第一次見,極是喜歡。

晚上,小姑娘又鬧著想跟丁香一個床睡。

丁壯讓人把小榻搬去丁香臥房,小姑娘睡榻。

雖然有些遺憾,但能睡一個屋,薛恬還是高興。

她們說笑到深夜才睡覺。

次日繼續留薛家二人玩一天。

第三天上午,送走薛進和依依不捨的薛恬,又送了一車厚禮。

臘月中的一個下晌,天空飄著大雪。

突然響起一陣鑼響,夏裡正的大嗓門透過密實的門窗傳進來,“村口集議,聽朝廷公示……”

丁壯趕緊跑了出去。

丁香和張氏著急,都站在院子裡等訊息。

兩刻鐘後,丁壯紅著眼圈跑回來。

“李麥高,準備祭品,我要去告訴如月,董家翻案了,董家不是逆賊,他三哥不是奇渥溫後人。蘇途纔是梁家後人,他們狼子野心,想推翻大黎朝光復大楚……”

丁香猴急問道,“蘇途和蘇貴妃被抓住了嗎?”

丁壯道,“告示沒說。走,跟爺一起去告訴你奶好訊息。”

李麥高和衛嬸明白了大概,其他人莫明其妙。

如月,董家,他們是誰?與主子有何關係?

丁壯牽著孫女,李麥高和衛嬸拿著祭品,洪大個和洪小哥跟著,頂著風雪一起上山。

來到“薛氏”的墳前,丁香跪下磕了三個頭。

“祖母,我又看你來了。”

丁壯邊燒紙邊絮叨,“如月,天亮了。以後,你不需要再隱姓埋名,可以堂堂正正姓董,閨名如月。唉,是我無能,沒有護好你,

“否則你能親眼看到大侄子義闔和他的後人,看到梁家被剿滅。我會重新給你打墓碑,刻上‘董氏如月’,還要重新修墳……”

平頭百姓再有錢,先人的墳墓也不能越矩。董如月是侯門女,還是忠臣之女,將來肯定要按製修墳。

李麥高和衛嬸子完全明白了。

衛嬸子想得更多一些,自己的舊主子一定是董家後人,這麼多年的謀劃才推倒蘇家。

怪不得朱夫人說小主子將來會有大造化,小主子原來是這個出身。

丁壯沒有心思請流水宴,心裡又特別高興,想村民們一起跟他樂嗬。他拿出五貫錢,讓李麥高去買兩頭殺好的豬,分給村民們過年。

村民們歡天喜地。

幾天後,丁壯死了二十幾年的媳婦薛氏是忠臣董家女的訊息在村裡傳開。

不是丁壯一家傳出去的,而是從京城傳到縣城,再從縣城傳過來。

郭守備、縣太爺師爺、錢家夫婦都來丁家打探訊息,接著是親戚朋友及村民。

丁壯沒承認也沒否認,具體怎麼說,要等丁釗回來後再說。

老頭兒雖然平時愛吹牛,又凡爾賽,但大是大非麵前決不含糊。

老百姓一知半解,按照自己想法議論著,把看過的戲和話本的內容聯絡起來,坊間出現了多種侯門女落入民間嫁給醜漢的傳聞。做個香夢,把丁持和唐氏找出來,但找到他們又有什麼用呢?把丁持打殘打死,還是得要自家還錢。三天內一下籌集這麼多錢,她真的沒有法子。畫幅不一樣的畫,手指頭不靈活,也沒地方賣高價。盜版話本拿去賣,暫且不管別人把不把她當妖精,這麼短的時間寫不出宏篇钜著,小故事也賣不到幾百兩銀子。賣菜方子,家裡沒有原材料,父母不會聽話地買回來……隻得讓張氏編點不一樣的絡子賣,也值不了多少錢。還不起的錢隻能繼續借高利貸,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