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清泉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八章 封賞

    

對血親的排斥和不信任都沒有了。她承受著他們的愛,也願意敞開心扉愛他們,把他們當成真正的親人。隻一樣,公主娘和另一個小哥哥的麵目更加模糊了,她想等到能拿筆時把那兩個模糊的麵目畫下怕是不可能了。李嬤嬤可憎的麵目依然清晰。丁香怕忘了,一天要想好幾遍。還有那幾個關鍵名字,也記得牢……剛喝完羊奶,院門就啪啪響起來。張氏笑道,“你爹他們從縣城回來了。”丁立仁滑下炕跑去開門。幾串腳步聲飄進來,丁立春大著嗓門說,...梁戶(蘇興)後人及蘇家罪大惡極,數罪併罰。

誅梁戶的全部子孫後人,誅蘇家三族,誅伍家主家,蘇家一黨官員按罪量判。

判金嬸“木驢刑”,涉案人員二十幾人處斬,上百人坐牢流放。

梁戶已死,挖出屍骨挫骨揚灰……

目前為止,梁途和蘇貴妃仍然失蹤。給梁家後人和蘇家人上了大刑,也沒得到梁途的一點蹤跡。

那些人細皮嫩肉,該招的都招了,梁途最核心的秘密他們並不知道,包括花精丸的真正用途。

先太後蘇氏被貶庶人,屍骨移出皇陵,挫骨揚灰。

蘇貴妃被貶庶人。

雖然她們是梁戶的女兒和孫女,因為給皇上當過女人,仍被稱蘇氏。

高奉及其妻子兒女被貶庶人,終生圈禁。

皇上又問董義闔有什麼請求。

董義闔說什麼都可不要,但必須誅殺梁戶全部後人,包括嫁出去的女子,及女子後人,高奉除外。

他膽子再大,也不敢說誅殺高奉,高奉目前還是皇上的兒子。

藉口是以牙還牙,血債血償,當初梁戶和梁途就是這樣對待董家人的。

梁戶親生閨女及孫女並不多,除了閨女先太後,“孫女”蘇貴妃,還有兩個出嫁孫女。

而另一些嫁出去的蘇家女,是蘇家血脈,並不是梁家血脈。

皇上滿足了他的夙求,併為董家平反昭雪。返還董義闔奉恩侯爵位,世襲罔替。返還被朝廷抄沒的一個五進大宅,及十萬兩白銀。另賞五千兩黃金。

當時查抄董的家產可不止一個大宅和十萬兩銀子,也隻能這樣了。

封董義闔五軍都督府都督同知,從一品武官。

董義闔力辭。說自己年少時就當海匪,大半時間浸在海裡,身體不好,難當大任。他之前提著一口氣在軍裡任職,就是為了揭露蘇家,為董家平反。

皇上又讓他當十軍團副總兵、東大營統領、水軍都督府副都督,都為正二品。

他一一力辭。

最後,勉強受了五軍都督府僉事一職。雖然同為正二品,這個官卻比前幾個官差多了。這個職位是閒職,多為有功卻老邁、甚至殘疾的武將養老。

董義闔知道,皇上給那些官隻是試探,真正想給他的,是這個職位。

他壓根不想當大黎朝的什麼官,但不願意讓皇上看出他還心存怨念。

董義闔第一個不是為妻兒或下屬討封,而是為已故的姑母董如月討封。

他沒說因為董如月忍辱負重活下來生下兒子,才讓他找到帶有香氣的後人,是董家除他和丁香之外第二大功臣。

而是說,董家其他姑奶奶哪怕死了也有誥封,隻有董如月嫁去鄉下,日子艱難。

為了不讓丁香引人注意,在他所有的說辭中,都極力淡化韓家後人的“香”與韓家命運相關聯,更沒表現出他對丁香的偏愛。

這種說辭雖然有些委屈丁壯,但丁壯和丁釗都滿意,這也是他們的想法。

皇上聽了董如月的經歷,也覺得該女子頗為不易,追其為正四品忠孝夫人,賞銀二千兩,玉如意兩柄。

並封賞了在此次事件中的有功人員。

封王慶,也就是秦海,京城南大營遊擊將軍,另賜及五千兩白銀。

封荀千裡正四品京兆府少尹。

封朱戰南大營都司。

範將軍、秦震、丁立春、孫與慕等數十人都升了官,連丁二富都升了個八品委外把總,獲賞白銀不等……

朱戰恢復本名,董平。秦震也恢復本名,王震。

封丁釗為工部員外郎,從五官,賞銀一千兩。

這個官依然主管鋼鐵技術,平時管自己生意,朝廷有事再去參議。

五品官是能為母親妻子請封誥命的。母親已經是四品誥命,等到年後回了京城,再為妻子張氏請封五品誥命。

另外,賜丁盼弟自由身,賞一千兩白銀。

董義闔又送丁盼弟二千兩白銀,京城一座三進宅子,並承諾會負責她未來相公的前程。

送龔掌櫃和丁四富各五百兩銀子、一百兩銀子。

丁盼弟目前跟丁四富一起住在京城九鹿織繡坊。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她要再想想。

丁盼弟一再叮囑,她的任何行蹤都不要跟丁有壽及大房其他人提及,她不想再跟他們有瓜葛。

董義闔暗勢力沒暴光,洪大個等人他會私下用錢補償,包括丁香……

丁釗遺憾道,“玄通大師言外之意,高奉是梁家骨血,但沒有證據。事關天家血脈,大表哥也不敢提出異議。高奉及他的三個子女隻能暫時留著……”

他沒明說,董義闔以後肯定會想辦法除掉他們。

必須“絕楚”。

丁香很是失望,安福宮的那個洞口至今沒被發現。還有蘇家的另一個洞口,也沒被發現。

她提醒道,“梁途和蘇貴妃怎麼可能人間蒸發,會不會有暗洞什麼的?”

丁釗道,“聽說金吾衛把蘇府該搜查的地方都搜了,內侍也搜查了安福宮,沒發現暗室暗洞。梁途的頭像鋪天蓋地,想出現在人前並不易。蘇氏到底當過皇上的女人,沒把頭像張貼出來。”

又說,丁立春在京城忙碌自家宅子,一個人在那邊過年。

董義闔和王慶等人去膠州處理家事,他們及家人正月底之前必須返京。

丁釗把這裡的事忙完,全家二月底或三月初啟程去京城。

主要是給董如月按製修墳。都給她都重新修了,也必須給丁壯的父母,祖父母,以及齊源鎮的太祖父母修繕。

丁釗還會去一趟膠州,把丁宅的某些東西搬去京城,包括仙女貝。

這裡的安全警報解除,洪大個和洪小哥也算圓滿地完成任務,明天就能回家了……

丁釗又回答應了丁香的疑問,水怪是什麼,跟金龍扳指有什麼關係。

水怪是一種大型水蟒,有巨毒,被人用一種藥養大。祭天前夕放入滄明河,滄明河同金豔河相連,又刻意把它引去金豔河。那個模仿的金龍扳指上抹了藥,水蟒會尋著藥味攻擊人……

丁釗說完,把二千兩銀票拿出來,再把追封董如月的聖旨給丁壯看,一字一字念出來。臭小子惦記上。”把爹爹孃親接回家,吃了幾顆葡萄,丁香又繼續去門口等兩個小哥哥放學。終於看到丁立仁的身影了,怎麼隻有他一人?丁香跑上前問道,“三哥在鋪子裡陪爺爺不回家?”丁立仁驚訝道,“弟弟沒回來嗎?他今天上午捱了先生的戒尺,哭得不行。下晌說頭痛,跟先生請假回家了。放學時我去鋪子看了爺爺,弟弟不在那裡。”丁香道,“三哥也沒回家。”小兄妹緊張起來,趕緊跑回家跟爹孃說。丁利來不喜歡跟村裡孩子玩,也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