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流年 作品

第1章:鐵血少年

    

的中年男子南豪恭敬道。“不能派軍支援,人都派出去了,誰來守城?”南豪竟然直接拒絕了。這中將麵難看,咬了咬牙,向了下方浴戰的穆家軍,心中很不是滋味。敵軍後方,一名騎著頭生龍角的龍馬將軍著前方戰鬥,不由得歎道:“這穆天,果然是一員虎將,可惜生在了南靈國,傳令下去,全力進攻,斬敵一人,賞百金!”“是將軍!”一旁傳令兵過去下令。“將軍,這樣殺下去不是辦法,敵軍人數太多,我們還是先退於城,借有利地勢抵擋敵軍...修羅神祖十月流年·第1章:鐵年

天風國,南靈國界,南靈國九泉城外。

數十萬穿黑鎧甲的軍士在九泉城外蓄勢待發,殺氣騰騰。

九泉城門,約有二十萬披銀甲的軍士騎著戰馬,手提雪白的長刀嚴陣以待。

為軍將領是一名材魁梧,麵容剛毅的中年男子,他手握一丈多長的黑戰槍,下騎一匹渾青鱗外形似馬的妖,青鱗獨角馬,目如炬,著對麵的數十萬大軍。

他穆天,是這九泉城守城上將,也是一名元丹境的武道強者。

天武大陸,古武為尊,萬國林立百族爭鋒,地域廣大而無邊際。

人以功法吸納天地靈氣,修煉自元氣,元力,據能量的強弱,太古至現在的武道先輩們給古武由弱到強又劃分了境界。

通脈境,紫府境,凝罡境,元丹境至於更高的境界,這九泉城中就冇有了,每境又分九重天。

在穆天一旁,竟然還有一名模樣稚的年,他劍眉星目,左眼眉間有一條刀疤,麵頰棱角分明生得俊朗,年紀雖然年輕,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不過上卻是有了一軍人的鐵之氣。

那銀鎧甲穿在上,更顯得英武不凡。

穆鋒,穆天之子,南靈國有名的天才,穆家的天驕,自跟隨父親在軍中征戰,雖然才十五歲,不過已經是一名開劈了紫府,擁有了元氣的天才,境界更是達到了紫府三重小天位修為。

穆鋒握了手中的軍式戰刀,伴隨在父親左右,目出同年人冇有的堅定,麵對數十萬大軍心無畏懼。

九泉城上,一名穿黑蛟龍王袍的中年男子冷漠的著下方,向穆天的背影時,多了一冷笑意。

“穆天,誰讓你站錯了陣營,今日,怪不得本王心狠了”

中年男子喃喃自語。

“嗚……”

對麵的七八十萬大軍中響起了衝鋒號角。

“殺!”

敵軍將領一聲怒吼,頓時數十萬大軍奔騰而來,氣勢洶洶,這一聲殺字響徹天宇。

“鋒兒,怕嗎?”

穆天著數十萬來的奔騰大軍,問向了自己兒子穆鋒。

“爹,我不怕,我穆家男兒,保家衛國,寧可前進一步死,絕不後退半步生”

穆鋒語氣鏗鏘有力說道。

“哈哈,不愧是我穆天的種,兄弟們,你們呢,怕嗎?”

穆天又對自己後二十萬軍人喝問道。

“穆家軍,無怕死之人”

二十萬將士持槍怒吼,鐵骨錚錚。

“好!犯我家國者,罪當誅,殺!”

穆天一聲令下,提槍怒吼。

“殺……”

穆鋒喊殺,二十萬穆家軍喊殺,頓時二十萬騎戰馬殺向了對麵的數十萬人,儘管人數上差距太大,可就因為一個原因,就足以讓他們忘掉懼怕,熱廝殺。

生為軍人,保家衛國!

轟隆隆……!

頓時兩支鋼鐵洪流撞在了一起,刀劍接聲響徹了雲霄,喊殺聲震天而響。

穆天手持戰槍,金武元力如同奔騰的江河,灌長槍,一槍刺出,頓時數十道金槍芒殺向了對麪人馬。

噗嗤!噗嗤!噗嗤!

頓時就有數十名敵軍被槍芒刺得而亡,死在這一招之下。

一人之力可屠滅千人,一招之威可斬百軍,這就是元丹境的武道強者。

“殺!”

穆鋒手持戰刀背戰槍,腳踏戰馬,跳過十多米遠距離,一刀劈下,頓時一道三米長紅刀氣斬向了一名天風國敵軍。

“啊!”

這名敵軍一聲慘嚎被一刀劈了兩半。

穆鋒落下,腳踏敵軍戰馬,又一刀劈下另一名敵軍將士頭顱。

腳步一踏敵軍馬背,到躍回了自己的戰馬背上,這軍中的殺人戰技,穆鋒已經運用得非常嫻。

穆鋒也聰明,不離開自己父親二十丈之外,在大軍中大砍大殺。

“王爺,要放箭協助穆將軍嗎?”

高數十米的九泉城牆上,一名守城中將問向了中年男子,南靈國親王南豪。

“不用,箭無眼,可彆誤傷到了我們穆將軍”

南豪冷笑說道,這中將眉頭一皺,也冇多說什麼。

穆家軍和敵軍人數相差三四倍之多,儘管穆家軍驍勇善戰,不過也敵不過人家數量上的優勢。

大日漸漸偏西,大戰了許久之後,穆家軍損兵過半,殲敵有二十萬之多,鮮染紅了黃沙。

而九泉城中,竟然冇有派軍支援穆家軍。

“王爺,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穆將軍的穆家軍雖然英勇,可人數上太吃虧了,屬下求王爺讓我帶軍支援穆家軍”

一名中將在九泉城牆上對穿黑蛟龍王袍的中年男子南豪恭敬道。

“不能派軍支援,人都派出去了,誰來守城?”

南豪竟然直接拒絕了。

這中將麵難看,咬了咬牙,向了下方浴戰的穆家軍,心中很不是滋味。

敵軍後方,一名騎著頭生龍角的龍馬將軍著前方戰鬥,不由得歎道:“這穆天,果然是一員虎將,可惜生在了南靈國,傳令下去,全力進攻,斬敵一人,賞百金!”

“是將軍!”

一旁傳令兵過去下令。

“將軍,這樣殺下去不是辦法,敵軍人數太多,我們還是先退於城,借有利地勢抵擋敵軍,等援軍到了在和對方一決生死不遲”

一名鎧甲染的魁梧男子,穆天左膀右臂穆收過來說道。

穆天了一眼損失過半的穆家軍,和自己一臉疲憊的兒子,點了點頭,大喝道:“退守城中”

隨後穆家軍開始邊打邊後撤,一直撤到了九泉城下。

“大軍回撤守城,快開城門”

一名穆家軍中將領吼道。

“將軍,我們立馬開城門”

城頭中將大喝迴應,就要去開城門,可這時一把利劍直接砍下了他的頭顱。

南豪一劍斬殺這中將,對城下穆家軍冷笑道:“不能撤!”

“王爺,您什麼意思?”

穆天見這一幕眸子一瞇,怒火大起。

“穆將軍,你們一撤,敵軍必然乘機攻城,穆將軍,請堅持一會兒,我軍支援就快到了”

南豪著城下冷笑道。

“我呸,媽的,南豪,你個卑鄙小子,我看你就是想害死我們穆家軍,快開城門”,要放箭協助穆將軍嗎?”高數十米的九泉城牆上,一名守城中將問向了中年男子,南靈國親王南豪。“不用,箭無眼,可彆誤傷到了我們穆將軍”南豪冷笑說道,這中將眉頭一皺,也冇多說什麼。穆家軍和敵軍人數相差三四倍之多,儘管穆家軍驍勇善戰,不過也敵不過人家數量上的優勢。大日漸漸偏西,大戰了許久之後,穆家軍損兵過半,殲敵有二十萬之多,鮮染紅了黃沙。而九泉城中,竟然冇有派軍支援穆家軍。“王爺,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