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袈裟理科佛 作品

第一百一十六章 與神挑戰。

    

一。而說話之人,則是民團的女將邵雯祺。南宮雲眯著眼,說:“你放心,我花門暗線,就算是委身男人,也不會神魂顛倒……”“是嗎?”邵雯祺聽了,卻似笑非笑地說道:“既如此,卞玉京為何失聯?陳圓圓、柳如是、董小宛幾個,又怎麽沒有再傳迴訊息?”聽到這話,南宮雲不由得下意識地瞪了父親這個最得意的弟子一眼,咬牙說道:“能不聊這個嗎?”邵雯祺也就刺撓一下對方,隨後說道:“看起來,儒門那幫老烏龜,終究還是不捨得……”...當生命達到了半神的這個境界……

許多概念,都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但再不能理解。

一切皆有一個“度”……

陳九暮現在的狀態,已經不僅僅是半神這個境界了。

似乎又有了另外一種程度的拔高。這就相當可怕了。

說起來——作為半神,隻要不想死,還真的很難死去……

八思巴是因為陳九暮引發天道,而他本身的身份就比較敏感和特殊,故而被天道給清洗了。

佐佐木呢,多爾袞現在也迴味過來,是死於大明的【國運反噬】。

如果不是這兩招的劍走偏鋒……

半神怎麽可能掛掉?

就算是現在,他多爾袞隻要想走,拚去了半條性命,隻剩一縷魂魄,也是可以的。

但有的時候——可以,但沒必要。

他剩下一縷魂魄離開,恐怕要苦修十年、幾十年,方纔能夠重新迴歸現如今的巔峰狀態。

而等到那個時候,黃花菜都涼了。何必呢?

於是多爾袞嚐試著與陳九暮溝通:“不打了,聊一聊?”

看著原本狀若瘋狗,此刻又恢複了理智的多爾袞……

陳九暮有點兒想笑。

他問:“談什麽?”

多爾袞說:“我退迴遼東,恢複入關之前的局勢,大明江山,讓給你墨家來坐——如何?”

陳九暮忍不住笑了,說:“你不談什麽劃江而治了?”

多爾袞搖頭:“你跟佐佐木那個傻子不同……”

陳九暮卻搖頭,說:“不行!”多爾袞瞬間怒了:“為什麽?”

陳九暮笑著說道:“我放了你,然後讓你迴遼東養精蓄銳,等到天下再一次動亂,你再來一個席捲天下?”

多爾袞搖頭,說:“不,我可以給你起誓,絕對不會再入侵南國……”

陳九暮看著一心求和、毫無霸氣的東虜之帝,突然間很想笑。

他說:“此情此景,我忍不住想要念一首詩!”

多爾袞一愣,問:“什麽詩?”

世人都傳,這個墨家钜子,是個瘋子,沒聽說過他還懂什麽詩詞格律啊?

這時陳九暮卻自顧自地吟誦道:

“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多爾袞:“……”

陳九暮唸完,多爾袞沉默了幾秒鍾,說:“我讀書不多,但你這詩詞,總感覺不對勁——鍾山是哪裏?而且這裏是洛水,又不是長江……”

他還待再說,卻瞧見陳九暮,又化作了一股狂風。

幾分鍾後。

多爾袞:“別打、別打!再聊聊……”

陳九暮手腳不停,攻勢越發兇猛。

多爾袞終於忍耐不住了,怒聲吼道:“你不能殺我……”

陳九暮終於停下:“為何不能?”

多爾袞伸出手來,舉起一枚蠕動不休,周圍有上白天血色觸須的令牌,咬牙說道:“我這兒也有一枚蟲牌,並且還是母牌,上麵的血肉出自血月之主心髒附近,如同至尊親臨……”

陳九暮渾不在意,不置可否地說:“哦?”

多爾袞繼續說道:“你若殺了我,會被血月之主盯上……”

陳九暮笑了:“盯上又如何?我早被那狗東西盯上了!”

不隻是陳九暮,整個雲頂墨家,都因為蒼耳子,被血月之主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多爾袞搖頭:“這迴不同——你若殺我,它將會引動終極印法,跨越虛空,將你抓入月宮之下,將你擊殺!”

他誠懇地說:“你一定要信我,之前都是小打小鬧,這一次至尊的決心很大——不脫困,毋寧死'的那種!”

多爾袞耐心解釋著,陳九暮卻露出了“魯豫”式的笑容。

真的嗎,我不信!

又幾分鍾後,兩人再次糾纏在一起。雙手抵住,氣息瘋狂湧動著。

此時的多爾袞,早已沒有了之前的風采,他死死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你真的是個瘋子!”

陳九暮笑了,終於迴應道:“七門那條臭蟲,它要有本事就下來,或者等我攢一攢,上去找它——一個囚犯,在這兒跟我裝什麽逼呢?”

多爾袞紅著眼,說:“別以為你占盡優勢,就能囂張!想殺我這個半神,你還不夠資格!”

話剛說完,卻聽到遠處一聲慘叫。

兩位半神,終於將注意力,落到了遠處。同樣是在洛水邊。

大玉兒慘叫過後,卻是已殞命當場。小鬼後與陳巴子,正朝著這邊望來。

陳巴子躍躍欲試,一副“哥你快看”的興奮模樣,而小鬼後則沉穩許多,朝著陳九暮這兒遙遙一拱,表達恭敬之意。

很顯然,陳九暮對她無比忌憚這事兒,小鬼後是知道的。

但她將大玉兒擊殺,也是為了交上“投名狀”……

這一幕,落到兩人眼中。

陳九暮不置可否,甚至都沒有任何表示。

而多爾袞卻是勃然大怒,大聲吼道:“陳九暮,還有你的這幫狗腿子—終有一日,我多爾袞一定會血債血還,如違此誓,永世不得翻身……”

大聲發著毒誓的多爾袞,氣勢陡增,彷彿要跟陳九暮拚死。

這同歸於盡的架勢,讓人動容。

但下一秒,那家夥卻爆出大片血霧,人則化作一縷疾光,陡然飛去。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眼看著多爾袞即將逃遁成功,卻不料陳九暮這時喊道:“幺傻,到了就來幫忙!”

唰!

黑暗中,浮現出了一抹凜冽的寒光。

多爾袞終究還是沒有能夠逃走。

一個渾身包裹於黑衣中的身影陡然浮現,給他來了一擊。

摔倒在地的多爾袞,艱難地抬頭,看向了那個散發著恐怖魔焰的家夥,艱難說道:“魔、魔門?”

那個黑衣人並不說話,而是平靜地等在前方。

不說話。

宛如死物一般。

這時陳九暮趕到,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此劍名曰“山河”!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裏目,更上一層樓。

陳九暮即將下斬,多爾袞舉起手中蟲牌,艱難地吐血說道:“你、你不能殺我!”

唰!

一道炸響,這位踩著兄長屍體,登上皇位,並且成就半神之境的男人,被陳九暮的一劍,斬成了兩截。

多爾袞,死!

轟!

小鬼後春四娘,與陳巴子,雖然相隔甚遠,卻依舊感受到了一尊半神的隕落。

劍光過後,那裂開的殘屍,迸發出來的氣息,直衝雲霄之上。

原本還是白天。

盡管陰沉沉的,但一切似乎都還算正常。但幾秒鍾之後。

天地一片昏暗。

頭頂一輪圓月,陡然浮空而現。圓月血紅。

並且彷彿心髒一般,不斷收縮與顫抖。如此持續了十幾秒……

突然!

那圓月之上,浮現出了數十排對稱的雙眸。

那眸光,越過空間,陡然落到了地上。

落到了剛剛斬殺了多爾袞的那個男人身上。

男人毫無畏懼。

拔劍迎向了天空,彷彿瘋狂一般地大喊:“來!”

空間扭曲。

幾秒鍾後,那個陳九暮直接化作了一縷青煙。

然後……

消失不見了。

原本歡喜無比的陳巴子,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地哭喊:“哥!”

來如風雨,去似微塵。陳九暮,死了嗎?

就在陳巴子哭得傷心欲絕之時……

一道弧光,悄無聲息地浮現。

緊接著,他的肩膀上,被人輕輕一拍。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耳邊緩緩傳來:“老二,你超凡了啊?”

陳巴子猛然迴頭,看著身後的兄長,止住了哭勢,重重點頭:“嗯!”

嗬……

陳九暮看著曾經幹瘦如猴的小弟陳巴子,不知不覺,又迴想起了剛來這個時代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還隻是一個小小屯丁。家中斷著糧。

陳巴子和小妹陳巧兒,幾天沒吃飯,餓得跟個小雞仔一樣……

過去了,都過去了啊!

陳九暮沒有理會走上前來、試圖搭話的小鬼後,而是將目光,掠過了不遠處靜立的小幺傻,又掠過了旁邊的洛水。

然後朝著天空望去。

這時……

太陽穿過厚重雲層,將光芒,灑落到了大地之上。

也落到了陳九暮、陳巴子,以及旁邊的小鬼後,和遠處的小幺傻身上。

感受到那金色的溫暖陽光,陳九暮閉上了眼睛。

這一切,就跟夢一樣。好睏……

好想睡一覺啊。

希望……

不是夢!

今日導讀

更完今天,血色大明的正文部分,基本上就已經結束了。

那天有個讀者跟我說,洛陽之戰,其實已經猜到了結局,就等著趕緊結束,並且還有人覺得這一週的更新,太繁冗細節了,顯得有點水。我仔細想了想,也確實是,雖說我想更多的體現大戰之中的小人物,以及各種積累,最終烘托出“人人如龍”的氣氛和寫作本意……

但一場大戰太繁複,卻是影響閱讀的體驗和感受,沒必要在正文中體現太多。

所以到了今天這一更,第八卷《蟲皇七門》也就正式完結了。

後麵還會有十幾章番外,講述的是洛陽之戰後,整個天下格局的變化,以及各個人物的後續和歸屬……當然,也包括陳九暮去往血月,親自探詢血月之主的情節副本(這一段,會有一個巨大的反轉,你們絕對想象不到……)。以及蒼耳子、零的番外。

不過後麵這些,全部免費,從本次更新之後,不再有收費內容。

我這幾天歇會兒,重新捋一遍整本書的內容,然後盡量把所有的坑,在番外給填上,至少也給出人物結局和變化。下一次的更新,大概在24號左右。

當然,整體的文章,盡可能在年前結束。

番外寫完之後,會有一個完本總結,然後就正式結束了。

然後,開開心心過大年!

以上大概就是我的計劃,謝謝大家的一路支援。

謝謝大家!��ॡ����0�2�0�2�0�2�0�2ꐾ�ĺ�γ��������L����ɽ�ӄ����0�2�0�2�0�2�0�2�L�����֣�ꐾ�ĺ����ǰ���ѽ��n����ǰ�Ăt����܊��•��푏�ȫ��������ī�ң����������0�2�0�2�0�2�0�2�ཇ}���ཇ}���ཇ}ཡ����0�2�0�2�0�2�0�2�x�Y��߅��˾̖�T��ֱ�Ӵ�����n�h̖���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