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語 作品

第1章 這是你丈夫

    

在大理石地麵上。疼——伴著疼的,還有。然,押著的人完全不理會。哪怕磕破了頭,額頭跡斑斑,們仍舊摁著連磕了十幾個響頭。目驚心的,沿著臉頰落,流到角,濃重的鹹腥味在裡蔓延開。喻想喊,可裡塞了布,什麼也喊不出來。頭發被扯住,被迫仰起頭,看向前麵的床。床上,躺著一個男人。男人鼻如畫,立的五棱角分明,雖閉著眼睛,仍可看出這是張雕刻般的俊麵容。呆滯了一瞬。這,就是墨靖堯?比想象中的要帥很多。可再帥,也是個將死...“跪下。”

喻才被推搡下車,就被按在小木屋門口,跪了下去。

“磕頭。”又一聲低喝。

隨即,的頭被人強摁下,重重的磕在大理石地麵上。

疼——

伴著疼的,還有。

然,押著的人完全不理會。

哪怕磕破了頭,額頭跡斑斑,們仍舊摁著連磕了十幾個響頭。

目驚心的,沿著臉頰落,流到角,濃重的鹹腥味在裡蔓延開。

喻想喊,可裡塞了布,什麼也喊不出來。

頭發被扯住,被迫仰起頭,看向前麵的床。

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男人鼻如畫,立的五棱角分明,雖閉著眼睛,仍可看出這是張雕刻般的俊麵容。

呆滯了一瞬。

這,就是墨靖堯?

比想象中的要帥很多。

可再帥,也是個將死之人。

這樣的人,誰願意嫁誰嫁,反正不願意!

喻嘲諷的掀起角,耳邊倏然響起一道威嚴的聲,打斷了的思緒。

“喻,這是你丈夫,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同生共死的夫妻,你要好好照顧他,否則,他要是有什麼閃失,你懂的!”墨太太上前,麵溫和,眸底卻是一片涼意。

喻聞言,瞳孔猛地一。

同生共死——

原來,這纔是他們打的主意!

喻用力一掙,猝不及防中,居然掙開了押著的兩個人。

旋即,轉就跑。

同時,扯下了裡的布,一邊跑,一邊大喊,“救命……救命……”

還這麼年輕,的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跑得很快,卻快不過後追而來、訓練有素的墨家人。

兩個人很快就追上了,一人拖著的一條手臂,往小木屋的方向拖行著。

喻眼睜睜的看著活路離自己越來越遠。

“放過我……放過我,我求求你們了……”哭喊著。

“我發誓我不嫁一樣可以照顧他,他活一天我照顧他一天,他死了我給他守墓,我以後就住在他的墓園裡,每天守著他好不好?”

隻要能活著,哪怕讓一輩子留在墓園守著墨靖堯,都願意。

“喻,這是你的命!要麼你自己進去,要麼我們推你進去,你自己選。”墨太太婉儀退開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喻,語氣裡滿是不容質疑。

“我不要進去……”喻搖頭,可墨家的人全都無於衷,眼角瞥見幾步外從跟過來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的喻景安,黑眸燃起希,爬了過去,扯著喻景安的角,拚命的搖,“爸,你救救我,我以後一定會孝順你的,你說什麼我都聽,絕不惹你生氣……爸,你帶我回家好不好?”

仰起頭,致的小臉上全都是淚水和的混合,十分狼狽。

可喻景安隻是靜靜地站著,他一聲不吭,一不,彷彿一座雕像。

喻的眼簾被和淚模糊了,漸漸地,鬆開了手。

這一刻,徹底死心了,明白爸不可能幫。

畢竟,就是爸將送到這裡的。

隻是不懂,爸為什麼要對這麼狠心!

爸該知道,墨靖堯瞳孔渙散,他活不久了,爸也該知道,墨太太是什麼打算,卻還是將送了過來——

喻絕的著喻景安,心如死灰。

沒有這樣的爸爸!

還有眼前的這一個個的人,也全都是恨極的人。

“時間到了,把送進去。”後,傳來婉儀冷厲的聲音。

隨即,喻就被人架了起來,直接推進了小木屋。,爬了過去,扯著喻景安的角,拚命的搖,“爸,你救救我,我以後一定會孝順你的,你說什麼我都聽,絕不惹你生氣……爸,你帶我回家好不好?”仰起頭,致的小臉上全都是淚水和的混合,十分狼狽。可喻景安隻是靜靜地站著,他一聲不吭,一不,彷彿一座雕像。喻的眼簾被和淚模糊了,漸漸地,鬆開了手。這一刻,徹底死心了,明白爸不可能幫。畢竟,就是爸將送到這裡的。隻是不懂,爸為什麼要對這麼狠心!爸該知道,墨靖堯瞳孔渙散,他活...